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美文||【樱花开时风满袖】◆刘丽丽

齐鲁文学2018-02-12 06:01:02

作者简介

  
     
刘丽丽,女,70后,生于鲁北。先后在《人民文学》《山东文学》《青年作家》《时代文学》《岁月》《文苑经典美文》《鹿鸣》等杂志发表作品。现为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滨州市作协理事。


《樱花开时风满袖》

这个春天,似乎来得格外迅猛。从第一棵草萌生出绿意,从第一朵杏花鼓起花苞,我的目光便一路追随。当鲁北大地还略显荒芜寂寞的时候,网络上却已经热闹开了,从南疆到北国,从QQ空间,到微博、微信,就算足不出户也能领略春天的踪迹。印象颇深的,当属武大的樱花,那一树树的柔媚,在春的荒凉面前显得格外亮眼。跟朋友抱怨说:看看人家南方,果然山水秀美,连樱花也出落得格外妩媚动人。我们本地呢,杏花已经开败了,梨花桃花鼓出的芽苞还小,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刻。于是,周末只能待在书房枯坐,神游四方,心却不知道在哪里安放才是。恰在那时,接到友人打来的电话:看到网上武大的樱花了吗?我知道一个地方,樱花开得还要美,还要多。……不用跑到湖北,就在家门口。嗯,一山的樱花等着你。对了,明天是个大晴天。有专职司机,有地主负责接待。去不去?

这样的盛情相邀,焉有不去之理?电话这头,我快乐得几乎要拊掌大笑了。友人说的地点就是邹平县的樱花山。邹平的几个老朋友也是很久没有见面,看花又看人,一举两得。

第二日阳光果然晴好,天空干净得似乎能拧出水来。驱车一个半小时后到达樱花山下,一路走来,草木萌芽,树木吐绿,老老少少举家出游者众,人人一脸喜色,山下的停车场似乎也紧张起来。进山的手续却是严格的,一切井然有序,避免了盲目混乱。跟着几位老友,从山脚下爬起,向腹地挺近了几百米,只觉得山风扑面,碧水荡漾,还不曾看到樱花,心就已经醉了三分。范老师一边走一边介绍樱花山的由来。原先这里是一片荒山,很多山头都没有名字。“栽树,第一年下来,苗都瞎了。”“为啥?缺水!”“后来找人专门设计,先通水源,有了水,草和树才开始成活……”范老师详尽的介绍,让我们对景区有了更多的了解,再去看这里的山山水水,不由得增添了许多敬佩。

一句:“到了!”收到指令的一行人齐刷刷止步、抬头,“哗”,我们的眼前,猝不及防地展现开一片世外桃源般的美景。惊叹之下,言语是苍白的。站在那里,我只有满腔的赞叹,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道旁两侧的樱花树,枝条交融,形成一座立体长廊。它们仿佛一夜之间接到讯号,齐齐整整地绽放开来。漫山遍野,触目所见都是白色的花朵,腾腾烈烈,明媚鲜妍。仔细听,似乎有战鼓擂响,那是进军的信号,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是信号的遵循者,忠实地遵守生命的时序,不拖沓,不抢先,熙熙攘攘奔赴一场盛大的生命典礼。

女作者们抢着在樱花树下拍下美丽的照片,男作者们跟上,游人也开始多起来,樱花树下,很快汇集成一条人的河流。熙熙攘攘,挨挨挤挤,和树上的花朵一道,泛起涟漪,向着纵深处流淌而去!游人如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式各样的面孔,操着不同地方的口音,在樱花开放的这一周,齐齐地聚集到了这座山上来。树上是春色,树下是人间。人间有春色,春色满人间。连日来的荒凉和寂寞心境,被这优美的景致渐渐冲淡了,消融了。

随着人流向着山顶攀登,道路两旁,樱花开得烂漫,不时有走累了的人就地歇息,山路两侧迎春盛开,黄色的花朵也格外醒目。人们停靠在树下拍个照片或者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走累了,我们也休息一会,好在山不算太高,路也不陡峭,这里的山路,修得很随性,并不是那种需要奋力攀爬的绝壁、陡崖。休息的时候,才发觉有山风,温和的吹。樱花的花瓣就飘飘摇摇地落下来,直至下午时分,落英缤纷,接一朵在手(几乎都是散落的瓣子),樱花是五瓣,中间的蕊似细长,泛着红色,难怪在图片上远远看去显出粉红的样子。透过斑驳的花枝仰望苍穹,蔚蓝的天空格外明净。低头,看那些落花之后的树枝,萎谢之后,枝柯间忽然变得幽阗沉寂,如同终于了结了心愿的女子,从此甘愿开始另外一种静默的人生。

繁荣的背后,是什么?岂不是生命的荒芜和清凉!

只是阳光下这些来赏花看景的人们,在树下经过的时候,在回头怀想的时候,可有知花之心,可有惜香之心呢?

风吹花落,拂了一地还满。山路上,渐渐积了一层花瓣,有高跟鞋碾过,有运动鞋踏过,也有些人就不忍得去踩踏,于是从两侧水泥台基上绕行。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本来跟着大人走,可是落在后面,大人攀上台基过去了,可是他不能,站在一层厚厚的落花前,着急得要哭: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因为用力,他的脸蛋红扑扑的,他的追问声,在山径上传得格外遥远。

还有人和这个孩子一样,对生命也怀了怜惜吗?

想起一段旧事。一个小镇,一个紧靠集镇的小村,疏疏朗朗的在月光下散布着。这户人家,前面站着水塔,旁边睡着池塘,她的家就建在池塘旁边。据说往北走还有一座土地庙,后来被拆除,只留个地基。神和人,塔和池塘,都服帖,满足,守候着各自的一片小天地。

也是在月光下,她的母亲讲起她儿时的故事,如何不忍心踩踏蚂蚁,都是低着头走路。家里杀鸡她必然哭闹不休,害得两个哥哥只能跑到亲戚家去解馋。

老人的话我是深信不疑的,她是我的同桌,敏感,也热情,看不得别人伤心,不等别人哭,她先掉眼泪了。我们曾经在初中毕业前结伴住宿在一起,那样的夜,她在灯下复习,北风呜呜作响,我们被安排在最里面的房子里,床板厚实。她的脸蛋胖嘟嘟的,皮肤白皙,像个洋娃娃。她的成绩也好,和另外一个班级的男孩子经常争夺年级第一。老师们也经常在课堂上做比较,列举他或者她如何刻苦,如何聪明,以此来做大家的表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好上了。写信或者传纸条。她的眼睛有时哭得红红的,忽然又破涕为笑,有时会望着窗外呆呆的想心事。有一回晚自习,非要拉着我去外面走走,神秘的,又带着无比信任的让我看一张贺卡,正面一行字:“倘若心意相通,即使路再遥远,心也是近的。”背面是男孩子的名字。她说: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说话时,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才知道,那一天是她生日。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有个美好的未来,我也掐算着他和她几时高中毕业,考上大学,恋爱结婚修成正果。直到听说她休学,在家养病,后来说精神出了问题的消息。那一刻,我钉子一样地钉在那里,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似乎坠落进云雾里,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我怀疑这传说是假的,也亲自去她的老家探查过,那水塔和池塘还在,可是她的家门紧紧地关闭着,一把大锁锁住了一切。问邻居,邻居说他们早搬走了。黯然道谢,返回,不知道为什么心会那么疼。

多年以后,我看到《心经》中有这样的句子:“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陲;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这些句子告诉人们:得到与否,并不重要,因为心中没有牵挂,所以也就没有恐怖。远离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才能到达彼岸。多年之后的我终于明白,所有的贪恋哀伤,都是自己执迷。可是,我该如何解释给她听,她才能入心?我要到哪里才能找到她呢?

这些年,我也走了一些弯路,过了一些消沉的日子,可是痛苦过后,我心里有牵挂,知道不能一头栽下去,而是告诫自己,高高低低的路啊,走过去,总能看到尽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再疼再疼的日子,熬过去,就会慢慢看到光亮。

可是,她不是。她一直是那个心意执着的孩子,她的一颗心里,有了蚂蚁就没有路;有了一个人就再也没有自己。天宽地阔,多少人只想着自己,心中无挂碍,洒洒脱脱,可是她却做不到。

不知为什么,面对满山盛放的樱花,我突然想到了她,那个生着一双干净眼睛的韶华女伴。在后来陆陆续续听到的关于她的消息里,母亲带她去投奔了外地工作的父亲,病情得到控制,等精神好一些,她嫁人生子。只是,我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孩子可健康?男人待她可温和善良吗?黑夜里,她还会点亮台灯温书到深夜吗?月下,她还会拉着别人的手诉说惊喜,脸上可还有瓷娃娃一般的闪光?

风,细细的吹着,拂过时光,拂过往事的灰烬,也拂过一树树眼前芳华。似乎是一位旧相识在对我轻轻絮语,也像一双温和的手,抚摸一个别人未知的痛处。微风过处,我慢慢舒了一口气,祈祷:只要她健康,所有的消息都是好的。

而每一个心意执着的人,她或者你,你们,不都像那个心思纯明的孩子?在花下,在风中,只考虑花的疼痛,而忘了自己和周遭的世界。

生命就是这样吧?萌芽有时,含苞有时,盛放有时,凋零有时。有不曾预料到的打击,也有已经为疼痛准备好的坚强。无论静谧还是壮烈,都是生之姿态,都值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去眷恋,去不舍,去感谢并珍重。所以,我也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飘落的花瓣,仿佛踏过生命的爱与忧伤,向着这一径生命的漫漫长途,向着美的纵深处继续走去。

                               

情系齐鲁★文学先行

   《齐鲁文学》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坚持“发表原创,繁荣文学”的办刊路线,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须知: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

     2、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文学评论等均在征稿之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有删改权,来稿请附作者简介、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在其它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本刊)

     4、作品要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入选《齐鲁文学2016年选》者寄样刊一份。投稿邮箱:xibuzuoja@126.com


    高端文选,时代  探索

    执行主编:罗永良 金芳

    情系齐鲁★文学先行!

    齐鲁文学杂志社,《齐鲁文学2016年选》欢迎您的参与。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