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诗歌】南正街

漆宇勤说2018-03-22 14:27:55

南正街

南正街

沿着护城河走,通济桥,北桥码头,河流转弯

亨泰桥,沿着东门桥上岸,小孩子在青石板路上追着货郎跑

老县衙门口的北正街、凤凰池,南正街

招牌变幻、商贸场景由唐代缓慢变更到民国

老九和瓷器行、惠元斋、吉庆堂、同乐酒楼、杨胡子米面

都是沾染生活气息的事物

现在,他们充满隐喻

古老的南正街脏,乱,但我爱着它

爱着一日三餐身边的日常事物


傍晚我又来到这里,来到南正街

南正街色调明暗交错,房屋轮廓清晰

这画风简单、朴素,使人欢喜

推独轮车和赶两轮车的人在石板路上压出辙痕

——现在已经在水泥路面之外两米深处

翘角的屋顶和青色的砖墙在烟雨里散发出古朴

——现在已经被低矮的水泥建筑所替代

对于南正街的最初印象

所有的知情者都已经涉过忘川

冬天里晒着太阳炫耀闲暇与温柔的老人

比南正街的叙事者低了五代,或更多


我做VR,最简单的记录

画面移到城墙外,萍实桥,进出城门人来人往

南门旁稍小的禹门,方便城乡居民进出

穿过禹门是孔庙的大门。我们缓慢进入

之后越过南门桥,宝积寺的大门缓慢推开

小西门,香溪桥又叫义安渡,西门桥

金鳌洲上鳌洲书院看着对岸山上的萍乡中学

这就是南正街的全部了——

除了情感,除了对老城思念的人

除了对南正街恋恋不舍的人此生的念念不忘

——我还忘了拍下十年来日渐空旷的南正街

拍下南正街脚印日渐稀少,长草的墙头寂寞


事实上不是这城市容不下几条旧街巷

而是低矮的棚户有着乡愁也有着困苦

而是南正街的身体内部尘埃四起狼奔豸突

深爱着南正街的人也不再爱着它的全部

深爱着南正街的人下定决心给它换一张地图

明代的戏台子不演清代的戏

清代的戏剧不念民国的唱白

民国的唱白不配今天的服饰

南正街,被时间的斧凿斫得遍地漏风

既然如此便没有留恋了,南正街

吃过这次长街宴,街坊们各奔美好生活

各奔南正街在新城里投影的一部分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