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厉害!莒县有9株过千年的银杏树,每一棵都有一个故事!

莒县2018-06-15 02:05:55



古苍的树干,道劲的树枝,斑驳的树皮,历经沧桑的古树名木,或固守着某处古迹,或述说着一段传奇,或记载着逸闻掌故,或联系着先贤明达……


正如周谷城先生的七绝诗:六朝文物越千年,古寺禅林尽荡然。银杏一株今尚在,从知润物有渊源。



1、莒县浮来山天下第一银杏树



此树生长在始建于南北朝时期的定林寺(莒县浮来山)前院中央,参天而立,形若山丘,冠似华盖,高达26.7米,其主干高2.5米,胸径4.09米,冠幅26米×34米,树冠投影面积884平方米,折1.33亩。树下碑碣林立,其中清朝顺治甲午(1654)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所立文碑记载:“此树盖已三千余年”,并赋诗赞曰:“大树龙盘会鲁侯,烟云如盖笼浮丘。形分瓣瓣莲花座,质比层层螺簪头,史载皇王已廿代,人经仙释几多流。看来今古皆成幻,独子长生伴客游。”算至今,该树树龄应在四千年左右,被称为“天下银杏第一树”。


《左传》云,“鲁隐公八年(公元前715年)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浮来。”《重修莒志》中则写道:“鲁隐公八年,鲁隐公与莒子曾在此树下会盟修好。”由此可见,莒鲁会盟时,她就是一棵大树了。所以有首古诗这样描述:“蓦看银杏树参天,阅尽沧桑不计年,汉柏秦松皆后辈,根蟠古佛未生前”。人称银杏之祖当之无愧。相传,很久以前有位女子在树下避雨,使得要丈量此树的人十分为难,只好量了七搂,又量了八拃,从此,这株银杏的粗度便有了“七搂八拃一媳妇”之说。


定林寺南面怪石峪的古藤翠柏间,建有一座六角飞檐红亭,郭沫若题名“文心亭”。此处有一巨石,上书“象山树”三个篆字,落款为“隐仕慧地题”。慧地即我国古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刘勰出家后的法号。相传刘勰为定林寺住持时,见寺内银杏树巍巍壮观,宛如山丘,遂题书刻石,形容其如山之雍容宏伟。


这株古银杏树历尽劫难,约在110年前,由于进香者不慎,香火引起火灾,烧焦了树皮,蔓延主干,以后虽愈合,但其痕迹至今清晰可辨。1995年秋,又遭受一场龙卷风的袭击,折断一根直径0.8米、长25米的大主枝,但因其生命力极强,至今仍枝繁叶茂,生机盎然。近几年,加强了对该树的保护,重修了围栏,以10余根高大的水泥立柱支撑主枝,并填塞枝干孔洞,从而使这株“银杏王”更加生机勃勃,枝繁叶茂,正常结果。有时在那几搂粗的树干皮缝间,还能结出一个个金灿灿的果实,加上那一个像钟乳石般倒挂在枝杈的聊(瘤),实乃一大奇观。



2、招贤镇后仕阳双心银杏树



位于莒县招贤镇后仕阳小学(原石佛寺)院内,树龄1400余年,树高16米,干高3.8米,冠幅17米,胸围4.24米。据康熙五十年重修碑文记载,石佛寺建于南北朝时期。1400多年来,此树历经劫难。

宋末元初,石佛寺遭元兵火焚,银杏树遭灭顶之灾,主干被烧毁。之后从根部周围发出树枝,其中东西两株并肩生长,逐渐结为一体形成双心树,成为双胎姊妹。另据碑文记载,康熙五十年,同治年间、民国九年,分别遭遇火灾。20世纪50年代,一村民又在树的缝隙中火烧马蜂窝,随之起火,多亏救火及时才免遭火焚。千余年的风风雨雨,历尽艰辛,见证了历史的变迁,银杏树依然生机勃勃,枝繁叶茂,年年硕果累累。



3、洛河镇北汶村银杏树



位于莒县洛河镇北汶村小学院内。树龄约1400年,树高25米,胸围5.53米,树冠覆盖面450多平方米。唐朝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修建佛塔寺时,银杏树已成大树,生长在佛塔寺西。清朝康熙七年(1668),莒县发生大地震,佛塔寺全部倒塌,而银杏树得以生存。后来由该村战太明重建该寺时,将寺移至银杏树后。目前,银杏树枝繁叶茂,群众称它为“银杏王”。该树树干的小枝上亦结果,一到秋天硕果累累,金光灿灿,煞是惹人喜爱。



4、浮来山定林寺三教堂前银杏树



位于浮来山景区定林寺三教堂院中,为唐代所植,树龄1300多年,树高 20米,胸围6.8米,冠幅东西 55米,南北68米,干形通直,色泽灰褐色开裂纵裂,质地较平滑。树雌性,年年果实挂满枝头。大树裸露的根隙中又长出了三棵年幼的银杏树,大的胸围4米,最小的一棵也超过0.6米。不论是根生还是种生,都是算母树的子孙,络绎不绝的游客,都称它为“四世同堂”的公孙树。



5、夏庄镇薛家石岭村银杏树



位于莒县夏庄镇薛家石岭村小学院内,树龄1300余年,树高27.7米,树干胸围5.30米。据传说,这棵古银杏树栽植于唐初,当时在这个岭顶上建一寺院,名叫“古刹寺”。

在寺院正殿前15米处栽有一株银杏,也就是今天我们看见的这棵古银杏树,传说是立寺后不久,为了美化寺院,两个和尚徒步来到浮来山,花了两天一夜的功夫从浮来山定林寺里移植了一棵幼小的银杏树苗,因此也有了“浮来银杏落石岭”的说法。历经风风雨雨,动乱劫难,银杏树以它顽强的生命力在贫瘠的岭顶上茁壮成长。寺院在民国期间被毁坏,唯独这棵银杏树在刀光剑影之中昂然挺立,顽强的存活下来。

这棵古老的银杏树,从它伤痕累累的枝干中,让我们知道它所经历的苦难,成为沧桑历史的见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它阳春吐叶、开花,金秋奉献果实。让人感到惊奇的是,近年来树干也常生叶、开花、结果,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古老的银杏树,在广大师生的呵护下,长得枝繁叶茂,生机盎然。



6、招贤镇北黄埠村夫妻银杏



位于莒县招贤镇北黄埠村,树龄1210余年,两树南北并列,相距4米,一雌一雄,一大一小,真乃大男小女夫妻树。南株为雄树,不结果,胸围4.5米,干高6米,树高24米,树冠300平方米,呈扇状,树身挺拔,枝繁叶茂,生长旺盛;北株为雄树,干围2.45米,干高3.8米,树高20米,树冠80平方米,呈塔状,树干直立,年年果实累累,因每年采摘果实,短枝多折,树叶稀疏。

当地流传这这样一段故事:初唐时期,罗成、谢映登的兵马剿完寿圣寺的罪僧之后,收兵回营。走到红土埠北端岭下,见一小村落,西边是袁公河,树木郁郁葱葱,东边是土岭,岭上岭下遍是野花,象一坐风景秀丽的大花园,其中一住户,四合套宅舍,座北朝南,门前有两株白果树。罗成就此下马,将马拴在白果树上,想去出恭。正在这时,有二位老者开门,看到有人拴马,定睛一望,高声喊“罗贤侄到了,快,快进屋一叙”。

原来,这位老者姓陈,在京里做官,与罗成相熟,并叔侄相称。因年事已高,告老还家,在此居住,人们都叫他陈员外。所以这次相逢,十分亲热,礼毕,互让进屋。

陈员外得知消灭了罪僧,胜利回师,甚是高兴,于是就在树下设宴庆贺。将士们喝得很畅快。罗成喝至酣,忽见墙上挂一支竹箫,忙取下吹起来,乘酒兴吹得十分优雅,优美的旋律引来了一凤一凰,这真是:箫彻袁公河,声和凤凰舞,花盈土岭堙,香引蝴蝶飞。凤落雌株,凰踏雄株,随着箫声翩翩起舞,众鸟也飞来捧场助兴,形成了百鸟朝凤的壮观场面。罗成看着看着,拍手叫好,忘记了自己是吹箫人,欲拍手,箫落地,凤凰一惊,象两支带有彩绸的飞箭,直奔东岭顶去了。所以,直到现在人们管这两株白果树叫夫妻银杏树,管东岭叫凤凰岭。有歌为证:

袁公河畔北黄埠,凤凰岭下夫妻树,

当年罗成曾拴马,吹箫引来凤凰舞。



7、碁山镇净土寺银杏树



位于莒县碁山镇驻地大庄坡村西北2.5公里处的净土寺故址,树龄约1200余年。银杏树有雌雄两株,西为雄株,树高21.5米,干高4.2米,胸围3.5米,冠幅南北长16.8米,东西宽17.7米;东为雌株,树高16米,主干高3米,胸围2.2米,冠幅南北长12.1米,东西宽15.2米,均为唐代太和年间所植。

唐太和年间(835年前后),碁山净土寺建成,为象征佛寺长盛不衰,在山门内东西各植一棵银杏树。在僧侣们的管护下,树长得很旺盛,到元代已成为大树。净土寺也像银杏树一样,几经重修,寺庙规模大了许多。特别是元代皇庆年间和明代嘉庆年间两次重修,使净土寺成为莒北一带的名寺。当时寺内有大雄宝殿、葛仙祠、关公殿、禅室、山门等。

因其“晨鼓暮钟”与其它寺庙不同,所以在明初“山寺晚钟”成为城阳外八景之一,可想当时寺庙盛景。净土寺在清代被毁,银杏树也受影响生长变弱。同治年间净土寺虽经重建,但规模比以前小了许多。1946年寺庙被毁,南面庙基被拆,造成水土流失严重,银杏树长势渐弱,树冠比1946年前小了近三分之一。



8、碁山镇庞庄银杏树



位于莒县碁山镇庞庄村中,树龄1000余年,树高31.5米,主干高6米,胸围6.2米,冠幅南北35米,东西28.4米。为雌株。此树在村中间,土壤肥沃,水肥充足,长势旺盛,蔽阴840多平方米。

据传,北宋初年,太师庞文因罪全家被抄斩。其一庶出之子,带幸免遇难的家人逃难。经一个多月的昼宿夜行,逃到了莒县北乡,驻足一打听,此地距东京汴梁已有数千里之遥。此地已是人地两生,已无人知晓庞氏为在逃的罪犯。庞氏见此地不仅水美田沃,而且人们善良淳朴,觉得到了安全避身之地,就此安居下来。置些田产,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由于人口繁衍,人户渐多,遂以姓氏名村为庞庄。后庞氏日子越过越好,不仅盖起了深宅大院,而且在宅舍之后建了一个大花园。花园内除栽植花草外,还栽了一棵银杏树。后在明代中期,管氏、王氏迁此居住,庞庄已扩展为数姓居住的大村庄。

清代初年,银杏树已长成两个成人才能搂抱的大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庞氏一族也和银杏树一样人丁兴旺,家道殷实,所以,庞氏把银杏树视为家族视为兴衰的的象征。可是,到了清代中期,银杏树出了毛病,刚到夏季就枝衰叶黄,果实脱落,连续好几年没有好转。为了弄清原因,庞氏族长请来了地理先生。地理先生经过一番观察掐算,说:“看是树的毛病,实是老天示警,庞氏居此六七百年,脉气已衰,树的枝叶发黄事小,殃及人口事大!”族长请教破解之法,地理先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选址迁村!”在封建社会,人们迷信风水,所以庞氏从清代中期开始,逐渐迁往东乡的姚头村(今属五莲县)。

到清代末年已全部迁走。庞氏的遗物只剩村中的这棵银杏树和村西北的十多亩大的庞家林。解放初期姚头村的庞氏一族还有到庞家林上坟祭祖的,后经整地改土,庞家林已成一片农田。



9、东莞镇大沈庄银杏树



位于莒县东莞镇大沈庄村,树龄约1000年,胸围4.9米,冠幅东西南北均25米。生机盎然,年年果实累累。

大沈庄,又称大沈刘庄、沈刘庄、沈庄等,乃箕国所在地,据1951 年出土的钟鼎文所证殷商侯国也。后为箕邑,东汉并与东莞县。《太平环宇记》载;箕,汉县。宣帝封城阳荒王子文为侯,既此邑。综合《山东通志》、《重修莒志》、《中国历史地图册》、《莒县地名志》所载,今大沈刘庄小盆地既殷商箕国,汉初箕城,后汉废邑并入东莞县。箕,山名,在大沈刘庄之北。古名曾有箕山、箕屋山等称,乃潍水源地。山上三官庙元碑记
曰“…….沈刘庄古银杏、逎箕城志树,与此山三鸭脚同龄也…..。”近年来在大沈刘庄附近出土过大宗汉陶片与汉画像石,以此进一步证实大沈庄是殷商侯国,西汉古邑。后汉废邑入东莞,此古树当属汉物无疑。

据说,在村后武山前怀曾有4棵银杏树和现存的银杏树差不多一样茂盛,可惜1958年遭砍杀。近几年,前来考察的专家、学者和游人络绎不绝。在驻地东莞村立有高5米的刘勰石雕像,与古银杏树遥相辉映,构成一大景观。


真是厉害了我的莒县!

来自:莒县旅游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