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歙县河西西干山,一片荒芜中找寻徽州先贤

黄山八〇后舍2018-01-12 21:08:09


歙县河西西干山,一片荒芜中找寻徽州先贤

司马狂/

说实话,之前河西经常过去,太白楼、新安碑园、太平兴国寺也都时常到访,却不晓得背后倚靠着的这座山叫做西干山,更不知道山上景色极美,风水上佳,很多歙县历史上的名人都埋骨此处。PS:本文会有很多徽州著名人物的坟墓照,不喜者,就不要继续阅读啦!

西干山的干字应该读第一声,意思是涯岸(水边),结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河西桥的岸边。古时候,过了河西桥,这一带寺院林立,故有西干十寺的称谓。这里所谓的十寺并不是说确切的就有十座寺院,而是泛指寺院多。这其中,太平兴国寺又是统领诸寺的丛林。现在的太平兴国寺,是后来在树脂厂宿舍的基础上修建的,古迹早已经不可寻觅。但伴着太平兴国寺的长庆寺塔却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远远望去宛若一位老僧,不悲不喜。

我是由披云山庄和隔壁小区中间那条道进的山,幸亏遇到一位老阿姨,指引我从一片荆棘中,硬生生寻觅着曾经有的羊肠小道,往山上走去。看着这一地的杂草丛生,不禁感慨,如此重要的徽州文化圣地,居然连条路都没有人来割草!悲哀啊!不说重修一条水泥路吧,至少总要将杂草清理掉吧……

(右下角红色圆圈内是指示牌上原本的路,现在全部都是杂草!上图所示汪采白墓隔壁三座墓分别为:京城第一读书人汪世清;安徽省第五届政协副主席郑家琪;著名化学史家、画家曹元宇(但是指示牌上写成了曹元宁!))

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第一处到达的是汪采白先生的墓地,墓地旁歙县政府立的汪采白墓石碑,居然已经斑驳得看不清字迹。呜呼哀哉!且不说此处已经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就是以采白先生之成就,也不能落得如此境地啊!附录:汪采白先生祖父“江南大儒”王宗沂相关文章,直接点击蓝色标题就能跳转。你知道“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究竟是谁说的吗?答案在这里!

拜别汪采白,继续上行,途中有一些歙县普通人的坟墓,从墓前残余的纸钱可见其子孙后代还时常来祭奠,奈何汪公坟前却是遍地杂草。距离采白先生不远处的山坡上,曾经以自家老宅建立行知小学的许士骐先生与其妻贝聿(yu)玿(shao)合葬于此。据说,这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夫妻塑像和整座墓的设计都是贝聿铭先生亲自完成的。


现在的歙县年轻人,提及柯庆施,基本都不知道这是何许人也。更有甚者,这位曾经官居国务院副总理的歙县水竹坑出生的我们歙县老乡,其实最终埋骨在这西干山上,亦未有几人知晓。一片松柏簇拥下,柯老(毛主席也这么称呼柯庆施,点蓝色标题了解柯老生平:柯庆施:党内的徽州“怪才”)与夫人就长眠于此。墓碑上,只有“诚实”二字,不知道,这是否是柯老临终所言?还是柯老的座右铭呢?

行至柯老伉俪墓前,总算看到了石板路,这一段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被称为“披云古道”,我想披云山庄的得名应该与此有些关联吧。据友人透露,这条路一路能通往雄村,屹立山顶的披云亭还能一览整个歙县县城的全景。只是入得此山的时候,已然是下午四点多,也就不曾继续前行,甚为遗憾。

顺着披云古道往山下走,途中还有新安画派开派宗师渐江和尚的墓。老和尚一生,妙笔如花,以画为生,圆寂后在一片绝妙的山水之间长眠,或许正合了大和尚的心意。

自西干山出来的时候,我在想,此处环境绝佳,有古道,有古亭,还有诸多名人埋骨于此,再加上悠久历史的河西桥,太白楼、新安碑园、太平兴国寺、长庆寺塔,缘何就不能作为歙县文化旅游的一张牌打出去呢?君不见,西湖边,钱塘苏小小的墓,人山人海。后人杜撰的行者武松之墓,也是整天门庭若市。而西干山呢?如果不想做旅游,那么是否也能给西干山锄锄草,修修路呢?这么多的徽州先贤在此安息,我辈后人,岂能如此漠视?

本公众号文章皆由歙县南乡人“司马狂”原创完成,司马狂,本姓方,徽州灵山方氏后裔,旅居杭州,因生于八〇后,故将本号定名为“黄山八〇后舍”。本号文章禁止其他公众号和运营机构转载,有未经授权转载者,我会维权到底!想看我更多文章,请长按下图指纹,然后点击关注。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