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2015:同心丁塘悲情母亲砍杀两亲子案尘埃落定,妈妈患有癔症精神病,情绪失控酿惨剧

西吉万象2018-05-15 12:03:00


就是在这个炕上,两个孩子正在睡觉时遭遇不幸


2015:同心丁塘悲情母亲砍杀亲子案尘埃落定,妈妈患有癔症精神病,情绪失控酿惨剧

2015年8月2日,同心县丁塘镇窑岗子村发生母亲杀害亲子悲情惨案后,备受社会关注,如今此案尘埃落定。马三(化名)的妻子小梅(化名)经宁夏宁安医院精神病鉴定中心鉴定,患有癔症性精神病,有精神障碍,其责任能力评定为限制责任能力。同心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小梅的行为已经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小梅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事发地

悲情血案,何以失控发生?

小梅归案后供诉称:2015年8月2日晚7时30分许,我上完厕所返回途中感觉头疼的厉害,就一个人在厕所旁边的玉米地里坐着,我给丈夫马三打电话,他关机,便自己坐着生气,晚上10点左右,马三到院子找我,我没有应答,看到丈夫马三回屋睡觉不管我了,我便想着将两个儿子宰了然后自杀,有了这个想法后,我直接走进厨房从抽屉里拿出菜刀,走到两个儿子睡觉的位置,先伤害了大儿子马甲,见马甲哭了后,我又过去抓住二儿子马乙,使劲伤害了两下,伤害孩子后,我就用菜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割了一刀,因菜刀太老(钝的意思)我又到梳妆台上又拿了一把刀子,此时三个女儿相继惊醒哭喊着,我就往自己肚子上戳,意图自杀时被女儿拉开,听到女儿哭喊声的丈夫进来将我控制并报了警。




事发后,正在医院急救的小龙


延伸阅读:
案发第三日,记者调查,惨剧发生在午夜

丁塘镇通往窑岗子村的道路基本上是半水泥路半土路,几日前的一场雨,让空气中还弥漫着些许泥土的芳香,道路两旁的玉米郁郁葱葱,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 

“娃娃很乖,只是可惜了!”“这家人毁了。”通向村庄的路上,村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人摇头,有的人一脸惋惜,他们的目光不时望向村子里一户叫马三(化名)的人家。

2015年8月2号晚上,我睡得迟,快12点了才钻进被窝,刚睡下,旁边的邻居就敲我家大门喊着‘快开门,马三家的女人把祸闯下了,两个儿娃子不行了……’”马生成(音),今年50多岁,是马三的邻居,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他匆匆趿拉上鞋,就往马三家跑。  

“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屋里哭声、喊声成了一片。”马生成对两天前的事情记忆犹新,地上、炕上一片片血迹,炕沿上马三的第5个孩子小虎(4岁,化名)满身是血,第4个孩子小龙(7岁,化名)脖子上鲜血正“咕咕”往出流,第3个孩子丫丫(9岁,化名)一边哭喊,一边用手极力捂着弟弟的脖子,而马三抱着媳妇小梅(化名)倒在地上,目光呆滞。“太惨了。”马生成叹了一口气说,他将手放在小虎的鼻孔处试探有没有呼吸,“小龙,小龙,你咋啦?”马生成喊着,小龙勉强点点头。马三的第1个孩子静静(14岁,化名)和第2个孩子婷婷(12岁,化名)早已哭成一片。


躺在病床上的小龙

“后来屋里、院里的人越来越多,几个前来帮忙的大老爷们一看这阵势也慌了,大家想拨120、110,但手抖得却拨不出去了。”马生成吸了一口烟,继续说:“就在我们报案准备叫车救娃娃走医院的时候,小梅突然发狂,几个男人半天才把她制服。”此时,小虎的气息逐渐减弱,小龙的呼吸还算正常。

弟弟没了妈妈走了:

顺着村民手指的方向,记者找到了马三的家,屋里没有人,只有门口的大狗冲来人吠叫。 

不远处的坡下,静静和婷婷拿着一个半旧的大塑料盆走上来,两个孩子无精打采,脸色蜡黄。马三的父母还未从这起悲剧中缓过来,浑浊的眼里不时流出泪水,嗓子早已哭哑。  


孩子生前照片

“当晚我们10点睡的觉,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妈妈啥时候进屋,我是被妈妈跳下炕的声音惊醒的……”婷婷说着说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我妹喊了一声,我和三妹也吓醒了,只见两个弟弟身上、脖子上都是血,靠近窗台的炕边放着一把菜刀,妈妈跳下炕准备拿刀时,被我和二妹拦住了,三妹吓坏了,喊了一声‘妈’后,我感觉到妈妈身子软了……”静静补充道。

姐妹俩说,紧接着爸爸就跳进屋里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妈妈。 

“妈妈被警察带走了,小弟弟死了,大弟弟在医院,我感觉心里空了。”姐妹俩几乎同时转过身去擦拭眼泪。

曾经和睦的一家

在马三的家里,一面墙上挂着20余张奖状,这些都是3个女儿的。据马三的父亲讲:“这原本是和睦的一个家。”马三经常外出打工,小梅有时做些零活,平时在家照顾孩子。马三和小梅结婚十几年,邻居们说:“没有听说过他们俩打过架。”

小龙今年幼儿园毕业,要上小学了,“我那死去的小孙子还没有上学,但是娃娃很机灵。”马三的父亲边抹眼泪边说:“我家人多,条件不好。”大女儿静静告诉记者:“一放假我们就早早把作业写完,等到摘枸杞的时候,妈妈带着我们,凌晨5点出门晚上8点回家去外面摘枸杞,我们小,干活慢,姐妹3人,一天的收入不到200元,这一夏天的收入就攒着供我们下个学期上学用以及家里的开支。”静静上初中后在县城住校,每星期除了饭卡上的饭钱外,她只从家拿10元车费。


图解:墙上挂着孩子们的奖状

家庭悲剧发生后,小龙每天的治疗费用在6000元左右,这些钱也是马三东拼西借凑来的。记者离开时,马三骑着电动车才从外借钱回来。

小龙脱离生命危险

4日,记者在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外科大楼病房里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小龙,此时,小龙脖子被厚厚的纱布裹住,鼻子还插着氧气管,两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因小龙无法说话,小龙的姑父、姑姑坐在床边不停和小龙说话,给孩子解闷。

小龙二叔回忆,当天,孩子被送往同心县医院时,因伤势太严重,转到银川,经过5个小时手术,孩子命算是保住了。 

小龙的主治医生闫医生介绍,当天,孩子来时,脖子右侧被锐物割开,颈部血管外露,气管断裂,排泄物已进入肺部。

孩子母亲为何失控:

为何母亲狠心将孩子杀死?马三的父母称,儿媳一直有病,就是当地人所说的疯病,“几年来一直领着去看病,但都没有检查出问题。”马三的妹妹也这样说。  


来源:2015-8-5:新消息报,

转:同心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栏目声明:

宗旨:为心灵的美好坦诚相约、为生命的辉煌彼此照耀”

投稿:新闻、信息、特产、文学、书法。绘画、家乡美景、民间奇人故事。

分享:为家乡做一个移动的名片。

主编微信:kpf661.。   投稿邮箱:QQ:1778358562

小编很辛苦,求您点个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