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批评】——阴澍雨(2016年第34期)

书法报·书画天地2018-02-12 09:54:13

【当代美术名家批评】






阴澍雨  1974年出生于河北香河。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研究所,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中国美协会员。



阴澍雨   国画花鸟








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画家,需要很多前提。在今天,做一个画家并不太困难,甚至你不懂笔墨色,只要有想法,照样可以成为一个画家。阴澍雨还是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画家,不光是受过专业训练,就作品而言也是本中国画传统笔墨之道,气贯意畅,图式中和,还工写兼备。画家笔下的题材很广泛,多有可观,是通常意义上能画的画家。我没有想过画家为何存在之类的问题,只隐约觉得可以把画家粗粗分成“好画家”和“有意义的画家”,好画家只要跟前人画路走,有意义的画家是为自己而创作。好多有意义的画家都从好画家上前一步而来。祝愿阴澍雨也上前一步,成为好画家外另一个阵营里的画家。

——唐吟方(媒体人、评论家)




由于某种原因,胡适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提出“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的口号,并没有得到更多的重视。然而,这一主张却是每个做学问的人,不能不重视的问题。而阴澍雨恰恰看到了这一点。在他不无老旧的作品中,我看到“整理国故”般的师承,也看到“研究问题”的努力。等待阴澍雨的,似乎不是艺术的天分,而是庄稼从抽芽、生长到收割整个过程所必需的时间。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生长态势,阴澍雨慢慢磨,也会成为名家。问题是,艺术不是庄稼,它主要依靠的是天分而不是天时。所谓“诗有别才”,也依旧绑着“天分”二字。但“天分”这东西,不开天眼看不到。怎么办?还是古人套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过这样的折腾,所有无关天分的意义都会如筛子过沙般漏掉,留下的只是阴澍雨必须抱紧的“天分”。

——张 渝(批评家、陕西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




画花鸟的人很多,就像书法家一样多,花鸟画跟书法一样都很难,该有的动作仿佛古人都做过,该有的门道古人也都走过,不变的是人们对花鸟画的基本审美要求,变的是它生存的传统文化环境,想想都替“阴澍雨”们捏把汗,但看看他那么从容,总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到我们这一代学习是赶上了好时候,社会太平,出版发达,博物馆不停地替换着古人本该秘藏的经典,系统的科班教学都让他们有不错的拟古功夫。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大概知道自己想往哪里去,就是不太知道自己是谁?澍雨怎样从这群人中走出来,想想都挺难。阴澍雨之所以值得批评,就是在这不容易的夹缝里挤出他自己的存在空间,花鸟画像书法一样,与传统有天然的血脉关系,要想跟传统切割,那肯定会画成大花布,澍雨好像从明中期吴门画家和林良、吕纪中捣鼓了一些本事,还有元人不是飘逸而是古雅的资源,再加上他的写生,写生几乎是当代很多传统派画家突破瓶颈找出路的基本手段,澍雨也不例外,当然面对写生,又是各有各的观照方法。

——王 犁(教师、画家)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