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暗香|君子攸宁—南泉先生及其凤麓别墅

小城二三事儿2018-02-05 07:25:01

未曾想到,在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一位先生。

她的故事里有旧时光唱片机的味道。

       七月流火,暑气仍濡衣。凤麓别墅里的这株亭亭乔木绿叶婆娑,苍翠硕大如华盖的树冠荫蔽着一幢中西合璧的华堂高屋。三开间前立面青砖砌筑,清水磨面红砖如描眉拱劵,欧式科林斯柱撑开宽大气派的前廊,水泥花柱围栏走廊宽厚得能挡雨避雪却要风有风还放得进阳光,安下二桌咖啡尚能宽舒走人。

       跨过玻璃格扇木门,进入磨石子地面的厅堂,只见五六张齐腰高单床横卧其间,银针艾灸的病人或俯或卧或坐,草香袭人,轻烟袅袅。


       周老师口中的多才多艺奇女子胡广生诊所主人阿泉,乍看白云初晴,恬淡如菊,稍观之性味甘、辛、平,举手投足间疏朗旷达,落落大方,面目清爽得让人猜不出年龄。陈台生老师是周老师引见专程前来拜访,我从随而已。一时不知如何称呼最为妥帖,事后想想还是先生两字胜过老师与医师并能配其德艺双馨。


       延至后院,一个三合院围就的天井,浓如绿毯而枝蔓如经络交错的青藤架下,南泉先生气定神闲燃香煮茶分食。三位师长或桃李天下或弟子有成,载笑载言间机锋绽露。我内心里执晚辈礼,不敢恋坐,留出一面与天地。


      藤架下角眠琴二床,一伏羲式琴下摊开《阳关三叠》曲谱,风动书角,莫不静好。西医有钢琴疗伤之说,中医诊所镇静宁神再没有比古琴适宜不过了。架外绿树修竹,水池苔藓,盆景蹲坐于柱础石雕,芷兰青青,宜室宜家。

      当别人还当古旧如废物时,南泉先生已慧眼识宝,早在六岁那年,跟着母亲出诊,看到病人家门脚挨着个秋叶美人青石,心生欢喜,后来有缘成为其第一件藏品。多年来已累积不菲,其中不乏有来历者,如秋瑾义姐画家吴之英的八副画作,厅堂中一幅国画牡丹图出自牡丹之王崔廷玉之手。有的稀有难得,如二块和田玉雕件。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增值百倍计,但她对所藏身家从无心机估算,也不屑于盈利,只为出自内心的喜爱。一味贪婪买入叫收购,具备一定鉴赏素质的才是收藏,放置与环境相适不突是方家功底。目之所及,室外石刻,室内硬木老家具,墙上字画,无不随形就势,而整幢房子就是一个被时光淬去了火气的文物。《黄帝内经》说:“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拥宝而淡然处之则又是一种举重若轻的境界。


       南泉先生施银针作刀剑祛病去痛的素手也是红袖添香的酥手,忙碌辛苦的行医生涯中,偷闲挥毫,自诩以缓解墨瘾之涂鸦是蛰居寒舍的蜗牛爬行所留下的丝丝金光十色之痕迹。诗文兼涉,一年时间就写作随笔日记二百多篇,去年辑成一本书画摄影尺牍《白水零星碎玉集》。

   

       书法造诣颇深,少时拜奉城名家为师,受过“奉化一中”题字的作者书画家汪泉先生熏陶点拨,资质聪明加上勤学苦练,各种字体皆举轻若重,风格自成,很早就是中国书法家协会成员。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半是交流半为检验自我,墨迹虽然被许多书法爱好者收藏,但并不肆意张扬,信奉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周末每筵茶会,往来有琴棋,谈笑是书画,剑胆付琴心,以致陈老师欣赏之余喟叹不已奉之为佛手。正如其厅堂间楹联所书:情钟书墨香老宅,师尊华佗名小巷。率性在广电对面开一苑琴心书画,也不重利,多为同好切磋。有用之知识技术是为生活,无用之艺术是为活得更美。

       南泉先生出身书香门第,从医世家,祖辈经历并不平常。母张莹,毕业于北京中央针灸实验所,是建国后第一批针灸学生,上代双亲皆医。父胡广生国民党特别刑事法庭少校法医,精通各科医术,六十年代初因制造收音机被捕,判刑青海劳改农场十五年,羁旅二十年后辗转回乡开设西医内科诊所。


      祖父胡为乎毕业于湖南讲武堂,同盟会会员,为人仗义好善,1928年在家乡捐建了武岭学校驻岭分校供乡人免费读书,1930年建造凤麓别墅。曾资助蒋介石留学日本,后应其邀请任黄埔军校机要室主任,广州孙大元帅行营机要室秘书,1938年被蒋以通共暗杀。


      曾祖父胡水心为晚清举人革命志士,去世时蒋与民国元老谭延闿题字吊唁。去年春后,我踏青武岭学校驻岭分校,正逢胡水心墓前蒋撰文谭书写的四块字碑被盗二块,所幸后来失而复得,想不到今日无意中遇其后人。早先读中学时经常路过凤麓别墅西洋式大门,看着重檐半圆顶繁花簇拥的红十字,好奇里面的世界。


       中医认为,不通则痛,通则不痛,唯有彻痛过的人一旦觉悟,修行更快、悟性更高,与其痛楚之真彻有莫大关联。南泉先生孩提始就与凤麓别墅命运一样历经曲折,备尝艰辛后孑然一身,但并不孤独,与兄长门生弟子济济一堂。何况孤独是因为不自信渴望得到肯定,对于成熟的心智来说,不过是能够与自己相安。


       鸽子时而飞翔,时而下来啄食,平和如此。小叭儿狗们萌萌撒欢,长毛巧克力静静趴卧地上把头搁在门槛慵懒如猫,安逸如此。青藤架下地面石板筛漏出光影斑驳,状若一旁水面落英与池中沉鱼身影,娴静如此。 曾沐浴过欧洲社会风气的南泉先生,博爱之心泛滥于一切有生之灵。德国工作生活的五年间,在当地学院的中国节上,其娴熟的书法与针灸受到媒体关注,而后往返中德两地自觉地成为民间文化交流的使者,令人称奇的是,语言天赋使她学说德语并无大碍。

       学些文武艺而不货与帝王家,就要南山采薇。做不了高士大隐,就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快乐俗人,我孤且骄任逍遥。凤麓别墅开山主人胡为乎姓名取自《诗经。邶风。式微》,暗藏功成名就身退之隐士情怀,冥冥之中门风似乎有了延续。从此悬壶济世,不为良相,宁为良医。


      南泉先生从母亲手里继承了诊所的金字招牌并将其发扬光大,针灸方面精益求精,独创“瘦燕”针进法,快速无痛,动作优美。南泉先生的眼神和其墙上挂着的母亲一样明亮如始,通透出来的是普济二字。传说古树有神明,胡氏祖辈神灵就象院内的老树看护着家人,保佑着后世,时时告知仁心仁术济世疾。


       南泉先生是性情中人,一言不合,请便不送,一言即合,留下吃饭。正是午餐时分,兄长与友人车马麟麟,戛然骤至,江湖侠气扑面。十人满桌围坐就餐,隐隐然有些食客三千的战国四君风度。席间牛肉干面因腚骨熬制的高汤火候功到,回味无穷如这座老房子。


       走出中堂,正午烈日灼灼当空,蝉噪声声,凤麓别墅在百年小叶玉兰的庇护下微风习习不用空调也清凉惬意。《诗经。小雅》有云:殖殖其庭,有觉其楹。哙哙其正,哕哕其冥。君子攸宁。意即平正大院有深庭,有廊有柱雕窗棂,向阳之处花粲粲,背阴之地闲且静,君子安身以休宁。

摄影:渔之乐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