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雾灵山日月

佩秋阁2018-01-12 19:33:25

雾灵山是燕山的主峰,海拔2118米,在那里可以观云海日出。

头天是个艳阳高照、蓝天白云的好天光,心里祈祷着,但愿一睹那喷薄欲出的璀璨,让生命如新生儿般的沐浴在霞光里,感受生命的新鲜和多彩。

日出的预报时间是早晨四点四十九分,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在凌晨三点动身,坐车行驶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山顶。我们按时出发了。虽然是酷暑,但山村的凌晨还是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困倦也很快被凉风吹得一干二净了。当中巴一路漫坡向山上开去的时候,心还是有点紧张,因为在莽莽的大山里,这中巴犹如一只慢慢游动的甲壳虫,发出嘶嘶的鸣叫,但又被大山无声地吞没了。一侧的悬崖像一只巨兽的嘴巴,洞开着,我感到生命的脆弱。山像一位睿智的老人,它用沉默告诉来访者:安静点!山上的生命都还没有醒来。

车子越往上开,山上的植被越茂密,你能感觉一股潮湿的松香夹裹着野花的清香从玻璃的缝隙里瞬间覆盖了你,你成了山的俘虏。那是种心甘情愿的放松,是心绪徐徐张开的接纳,是城市钢筋水泥的森林和人造的园林,永远无法达到的境界,是离心灵最近的地方。

前车灯打出的两束强光,引诱来一只黄褐色的山兔,它在光的追逐中,一路狂奔。我想,它一定是奔光而来的,它一时还不明白,这光对它意味着什么?司机减着速,尽量躲着这冒失的小家伙。在这山路的转弯处,它还回头睁着探寻的目光,像是在寻问:你是谁?来这里干吗?我则希望这小家伙赶快明白过来,回到它自己的家,这路上不是久留之地。很快的,在转过两个弯之后,这个小家伙果然不再受光的引诱,它一路向山上的草深处逃去,很快就没有了踪影。

我在心里轻嘘了一声,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我把目光重又投向窗外,这时,我发现在左窗前,一轮大、白、圆的月亮挂在天上,在山腰上行驶的我几乎是和月亮平行的,它就那样朗朗地照着,洒下一地清辉的幔帐。我从心里震撼了,久违了,多美的月光啊!同行中,不少人也发出同样的赞叹。我望着这无遮无拦的月亮,它的边缘极清晰,饱涨着银白的辉,那一刻,我想起满月二字,满则溢,今晚的月光是要洒满山上的角角落落的。山上的草树在微风的鼓动下,尽情地抖落一身的清辉,似觉还不尽兴,又把身上的美丽纹路展给你看个清楚,整个山地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那晚的月亮,是我有意识以来认为最美的月亮,它是不经意间突然闯入我的视线的,并且是如此深深地打动了我,也使我一时陷入了沉思:这古老的月光是从什么时候在我的视线中消失的?我什么时候没有了抬头仰视的习惯?我清点着记忆,觉得是那样的遥远,那是一个女孩的无数的夜晚,趴在木格窗下的那一方玻璃上,仰头数天上的星星,盼着月亮快快出来,有月亮的夜晚,乡村是无比的明亮!

那晚的盘山公路上,那枚硕大的月亮一会儿在我的左窗,一会儿又忽的不见了,待又急急的寻去,又出现在我的右窗,我的眼睛左右地追逐着月亮,一路朝山上驶去。

我们是第一拨看日出的人,到了山顶,才知道是如此的寒冷,早有山民在帐篷里等候,一摞军大衣摆在你面前出租,十元一件,你别无选择,那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使每一个人在暑天里对棉大衣情有独钟。

穿上军大衣,感觉自己笨的像一只陀螺,离最佳的观测平台还有几十米的台阶,东方的云已有些许洇红了,日头马上就要出来了,看来今天是不枉来一场的。

等待日出的时刻,我感觉时间过的好慢,虽然凉风习习,但我发现,还有比我坚强的生命,那就是开在我面前的一丛丛蓝色的野花,开在高崖上是那样的热烈,在风中简直是凛然不惧,风把它的身子一次次折弯,它又一次次挺直,是在风的间歇瞬间婷婷玉立的。我叫不上它的名字,但它使我的困顿消失了,心底升腾出一种力量,当凉风再次吹起我的头发扬向空中的时候,我则任它飞扬。

日出前,它是早早地把消息传给你的,首先是它把东天的白云染成一朵朵橘黄,就是这橘黄就有你好一阵子的看,当你心里有点等不及的时候,它还是不慌不忙的,用它的彩笔再把那橘黄一划划地变深,变成橘红,像燃烧的火烧云。这时,我的眼睛已不敢向别处望,就那么定睛地盯着,生怕错过哪怕微小的一瞬。等待的过程再短也是漫长的。

当那一团光轰然四射的时候,简直是瞬间的裂变,太阳出来了,它像一个刚出炉的新鲜面包,芳香而圆润,那一刻,你感觉眼前一片明亮,暗影在下降,新的一天来到了!





微信号:peiqiuge 
佩秋阁


 

如果你喜欢原创文章和名家书画,请长按图中二维码识别关注,每天你将免费收到精彩文章和名家书画欣赏。我们追求原创文章的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及个性艺术的多方呈现。

喜欢书画的朋友请拨打垂询电话:      

13831606229

佩秋阁微信公众号:peiqiuge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