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客 气

格珍格多2018-06-12 04:05:59






是一个有颜值担当的平面设计师,偶尔装文艺青年(小学经常抄某人作业)偶尔写写小文案做做小策划。最近在运营自己的公众号,发文章、编故事、合成图会是我主要的原创内容,还有我的小商城,在我的小商城你也许会见到不常见的物品,或小或大、或残缺或精致或有味道...寻找 发现不一样的它。





客气是礼貌也是陌生感。

从小就喜欢到外婆家玩,数不清去外婆家多少次了,离外婆家没多远顺着山下的马路上车大概一小时,然后就改成登山了,外婆家在山的高点,爬上去都是一种挑战,起床稍早些可能就在云端了。


屋子很大外边还有个大水泥平地和一个高围墙再下面就是水田和三三两两看到瓦背的木屋了,每一次都舍不得离开外婆家,附近的小伙伴也是混的滚瓜烂熟,枪战,捉迷藏是常玩的游戏,只是到现在都很少联系了· · ·




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当时年龄还小记忆不是很好,可能是在办喜酒吧!挺热闹杂七杂八的各种声音,灯光照亮了大半个山头。我走去大门旁站了会风轻轻的吹着,稻田里也是蛙声一片···哈哈外公带我去打猎去了,我外公个子还凑合只是肚子特别明显标准的八戒肚。


拿着一把手电筒一把自制的泥鳅铁叉不大,还挎着一个小竹编框,我跟在后面看见山下灯光点点有暗有明身后不时传来划拳的声音像是要火拼的感觉,下了几节水泥梯子就到了稻田的小路上,有点窄一边是稻田一边是草,路就夹在它们中间了,再下面又是稻田像楼梯一层又一层。


外公把手电筒递给了我,我们轻声细语缓慢的走着生怕惊动水里的泥鳅,外公在我前面走着稍稍弯下了腰观察水里泥鳅的动静。望向屋子灯光通明,各种声音还能听清只是声音稍微小了点,蛤蟆叫的声音倒是此起彼伏呱 呱 呱 !


走了没一会就有发现,外公缓慢蹲下身子准备用叉子扎下去,我用手电筒照着难逃的泥鳅(奇怪那泥鳅竟然动也不动)。灯光打在水面上也反射在那位当时还算年轻的人身上—我外公,记得当时扎泥鳅的动作,蹲着就像一块大石头还记得那超大呼噜声,整个屋子都能听见

 · · ·


出来工作后,已经很久没跟外婆家联系了。得知外公生病住院后当时并没什么感觉,没过几天我拨通了外公的电话,电话里没有歌曲嘟 嘟···好几声才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听见小时候外公经常叫我的那名字现在也是那么叫我···我说了两个字 “ 你好 ” ,我怎么了  怎么突然感到陌生了。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