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法国“朴素派”女画家萨贺芬传记剧情片《花落花开》:“我的画受伤了!”

菩提之恶花2018-01-12 21:53:02

                                                  


别让水面起涟漪
我想看到它无限清澄
目光深入流动的深处
深邃如心智的深度
深邃如天空的尽端
或者比我的眼睛深沉
在阳光闪耀的竹叶上
低语的笛声翻转出柔美的歌


——  








《花落花开》--“我的画受伤了!”

▷菩提之恶花

 

1

 

《塞拉菲娜》就是《花落花开》,很文艺的一部电影,演绎了一个文艺女中年,如何在杂乱无章的生活中,用绘画宁静心灵的故事。喜欢里面的景色,还有她绘画的颜色,以及诸般隐藏的赤子之心,闪烁在昏暗却整洁的居室,安静、干净的街道。

 

这个中年邋遢女人自己做颜料,喝自己酿的酒,用手作画,一边大声唱着歌,夜以继日,独来独往,在画布上画画,对树自言自语。人生无常,有的女人本身就是风景,没有俗世的藩篱,漂亮的皮囊又如何?还不是百年白骨?

 

她不漂亮,年纪大,贫穷,卑微的女仆,没有绘画基础,也算不上谈过恋爱,这又算得了什么,在那些五彩缤纷的颜色之中,她依然是最迷人的女人。

 

现实里的小巷尽头,油桃树和老槐树高低错落,平静的老妇人独自蹉跎着仿佛停滞的时光,漆黑夏夜,她说不完的狐仙,孩子们围着散了,一片尖叫弱弱的飘去,书是《聊斋志异》,看《花落花开》碟片走神间隙,回忆童年的青石巷,还有那永远没有到来的“妖孽”。

 

这部电影是法国素朴派女画家萨贺芬的文艺传记,那些画绚丽的令人兴奋又令人难过,远远超过影片本身,如今物质堆砌钢筋水泥的禁锢,对人身心的伤害,缤纷颜料涂出的忧伤成了灵魂在现世的唯一出口。

 

天使已经出发,一天,清洁妇塞拉菲娜看到新房客伍德独自在床头悲泣,轻声对他说:每次我感到悲伤就到大自然里和青草、树、云彩说话,慢慢地一切就好起来,就好起来了。上帝的门就此打开了,伍德发现了塞拉菲娜的涂鸦,并被终生吸引。






2

 

画布上弥漫着浓郁的色彩,只一眼,却是一世的惊艳,“如果我还想着他,或许他偶尔会想到我”,文艺女中年问大叔,“有一天您会不会用漂亮的笔迹写一封真正的信给我?而且是通过邮局寄给我?”

 

很羡慕有天分的那些人,在别人辛苦耕耘无所得的时候,于天才便是一蹴而就,惟其身俗鄙,故其心缥缈。猥琐、痴狂、悠然、绝望的塞拉菲娜,她唱着画着,像涓涓河流,圣洁、奔腾不息,涌动着生命的爱意,忘我臻于天籁。

 

“仁慈在于,只要你往前走,他总是给路。在神的字典里,行与路共用一种解释。路的没有尽头,便是他遥遥地总在前面,保佑着希望永不枯竭”,因此“命运并不受贿,但希望与你同在,这才是信仰的真意,是信者的路。”

 

“许多年以后她想起那个早晨,风吹起她的嫁衣,请带走我的血,埋葬我的身体,因为我的画受伤了”,与之类似的梵高,那个荷兰男人,或许任何一个艺术天才都和她一样,内心有着异乎常人的坚定信仰,对于陌生人世,始终在自我的世界里蜕变与超然。

 

喜欢在树下听风吹动叶子的声音,长满青草的斜坡上,一棵大树下,摆上一张凳子,阖上眼睛,诸神睡去,从前慢,听风的呢喃和树的低语。这是春天绽放的季节,向日葵撑满了天空,蔚蓝的骄傲,而朴素的心情,轻轻拂过树梢,花落花开。






    

 【油画:萨贺芬(法国)】



- The End -




【菩提之恶花】

公众微信号:zhl172901515,欢迎关注原创微信公共帐号

个人微信号:ahzhanghl,欢迎添加交流

 

纯属个人呓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微词,微下便知,点击右上角,即可分享、关注,读书、看电影,让我们一起在路上用心灵旅行。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