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书楼】华林书院:性属族院,独重文学(上)

胡氏宗亲网2018-05-15 13:46:03

这次在江西奉新县的寻访,得到了樊明芳先生给予的鼎力帮助。樊先生原本是奉新县第二中学的副校长,他退休之后,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他所挚爱的当地乡邦文献研究方面。毛静先生开车带我来到了奉新县。进入县城之后,他立即打电话给樊先生,而后在樊先生的带领下,我们首先参观了当地的帅氏藏书楼。


自由自在的小香猪


在这个过程中,樊明芳找来了不少当地的乡贤,聊天时方得知这些人都姓帅。通过樊明芳与他们的谈话,我就能感觉到他为了研究当地的乡贤,他几乎跑遍了奉新县的大小乡镇,也为此跟这些名人后裔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通过这样的人来寻访,其便利程度最令我感到惬意。


参观完帅氏藏书楼,又得到了当地多位帅氏的集体宴请。酒足饭饱之后,樊明芳带我和毛静接着去看华林书院遗址。我原本以为这座书院应当建造在奉新县城内,但樊明芳告诉我,书院距县城有50里的路程。书院又不是寺庙,为什么要建在离城镇这么远的地方呢?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樊先生和毛静分别讲出了他们的理由,而愚钝如我者还是没有明白这其中的内在原因。


路遇塌方


前往华林书院的路,前半段基本都是乡间公路,约驶出20公里后,渐渐进入了山区。车在盘山道上蜿蜒前行,这跟我进深山里访寺院的感觉完全相同。书院不是修行之处,而是学子们的上学之点,他们为什么要步行这么远到这深山之中来读书呢?


上山的路虽然不宽,但基本上都是水泥路,想来古代不会有这么现代化的修路方式,而毛静的车一直在开到无路可走之时,方才到达华林书院的范围之内。如此说来,进山的这条路是华林书院的专用道,因为在进山途中,我未曾看到任何的村庄与叉路,真不知古人要费多大力气才能走到这大山之中。在这条路的尽头没有看到人影,唯一迎接我等者,乃是两只大猪带着一只小猪。这些猪倒是长得很漂亮,是浅粉色的身体夹着黑色斑,毛静说:这叫“香猪”,原本是一种观赏猪,不知怎么来到了这里。


清澈见底


把车停稳之后,樊明芳带着我二人向一片山谷之地走去。展眼望去,这片谷地三面环山,但中间却是一片开阔的缓坡,樊明芳说:这片面积巨大的缓坡,当年都是华林书院的旧址所在。站在入口之处,我仰望着周围的大山,能够听到偶尔一两声的鸟鸣,而脚下的小溪流水淙淙,水量虽然不大,却能清澈见底,这番美景让我本能地联想到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在这片开阔地入口的侧方,立着两块告示牌,上面标明“华林山景区主要景点分布示意图”以及“华林基址图”,而后者显然是从方志等线装书上翻拍下来者。由此可窥,当年华林书院的规模是何等的宏大。


看到了华林书院的介绍牌


沿着一条小径向开阔地走去,路的两边显然做过整修,但不知为何,新种的柏树全都是一副枯死的模样,樊明芳说:县里建起了华林书院遗址保护的相关组织,但因为没有配套资金,所以到如今也并没有将这块遗址充分地建造起来。我对这种状况也是一种矛盾心理,有时会感慨重要的历史遗迹无人维修,而任其发生天灾人祸;另一面也会担心人为地过度开发历史遗迹,反而破坏了原有的风貌。


继续沿着小径前行约二百米,在路当中有一个体量较大的石牌坊,旁边的说明牌称此为“万年公牌坊”,细看上面的介绍文字,原来此牌坊建于明弘治七年,而今这个牌坊已经是奉新县文保单位。说明牌上称,该牌坊的两侧刻有楹联,其上联为“八百洞通三岳境”,这显然道家口吻,毛静说这华林公原本就是道家福地。而樊明芳则告诉我,这里的“八百”二字不是形容词,乃是道教人物李八百的修行之地。在此前,我未曾听闻过有这么一位道家中的著名人物,樊明芳说等参观完华林书院遗址,会带我再去看李八百的修行之洞。


后来想到可能是盗墓者之车


穿过牌坊继续前行,不足百米之处又有一处历史遗迹。从外观看,这个体量不大的石建筑像是一座佛龛,但前面的石牌坊既然是道家所建,似乎这个石建筑也应该跟道家有关,而樊明芳也说这正是道家所建者。我向这个石建筑内张望一番,看到了里面刻制的浮雕图像却是佛家的三圣,虽然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些佛像已经有些风化,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可是从整体轮廓上看,我还是觉得这是佛像,但又怎样解释它与之前看到的道家牌坊的关系呢?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旁边的介绍牌则称此处叫“召神台”,然上面的介绍文字却未曾讲到是佛还是道。


万年公牌坊


站在这个台址上,樊明芳指着远处的一棵高大树木说:“那就是华林书院的遗址所在。”顺其所指望过去,这棵树也已干枯,仅剩的枝杈特别像中国移动在城区内建的发射塔,可能是担心塔周围居民的反感,这些信号塔都被装饰成了大树的模样,但怎么看都有些假,而眼前的这棵大树却跟那种信号塔的伪装外观颇为相似。樊明芳对我的这种比喻颇为不满,他说这是实实在在的树,并且是华林书院创始人胡仲尧所手植者,至今已经超过了千年。


看上去像信号塔


我来到华林书院时,已经是寒冬腊月,但奉新县的华林山上依然郁郁葱葱、植被茂密,唯有此树孤零零地戳在这里,确实有着“刺破青天尚未锷”的气势,远远望去,这棵笔直的大树上没有一片树叶。闻我所言,樊明芳长叹了一口气,而后告诉我这里原来并排着两棵大树,而给华林书院所绘之图中,都是这样描绘者,更何况他小时候来到此地时看到的也是两棵,可惜的是,另一棵因为遭雷劈而枯死了,现在的这一棵也在近些年干枯掉了。千年古木就这样完结了,让我听来也颇为感慨,但樊明芳强调,这后一棵树属于自然死亡,因为它到了年龄。


枯死的小树


我等四人边说边来到了树旁,在这里又见到了华林书院的介绍牌,而此牌的对面就是那棵高大的古树,树下也有一块介绍牌,上面称这棵树叫“江南杉王”。原来这是杉树,并且已经称王。介绍牌上还称:“相传为华林书院创始人胡仲尧手植,距今1200余年,其中一棵于1989年4月被雷击烧毁,现存的这棵堪称‘江南杉王’。”


原来,这两棵树死掉了一棵,而另一棵就可称王称霸了,这让我想到了西方集邮史上的一个小故事:有个富商花了一大笔钱买到了一枚珍贵的邮票,他没想到的是,若干年后又出了同样的一枚,于是他又花了一笔钱把另一枚买到了手,之后他在一个重要场合将这其中的一枚卷成了烟卷,当场让这枚邮票化成了青烟,于是乎他手中的那一枚就成了人间孤品,由此身价暴涨。


来到了“江南杉王”的近前


我觉得这个小故事跟眼前这棵巨大的杉树有一比,但就刚才的所言,我能够感受到樊明芳对奉新县的山山水水均有着很深的情感寄托,他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宠爱之物有所亵渎,于是我决定闭起嘴。


毛静说树前的这块空地就是当年华林书院所在地,这块土地望上去约两亩地大小,跟旁边的那块开阔地相比要小很多。毛静解释称,这里的大片空地主要是胡氏家族所居之地,而书院就是这么大一块地方。这跟我的想象有了较大的差异。


对于华林书院的介绍,宋代徐铉在《洪州华林胡氏书堂记》中说:“乃即别墅华林山阳玄秀峰下书堂焉。筑室百区,聚书五千卷,子弟及远方之士,肄业者常数十人,岁时讨论,讲席无绝。又以为学者当存神闲旷之地,游目清虚之境,然后粹和内充,道德来应。于是列植松竹,间以葩华。涌泉清池,环流于其间;虚亭菌阁,鼎峙于其上。处者无斁,游者忘归,兰亭、石室不能加也。”


顽皮的狮子


看来,华林书院旁边的这座山名叫“玄秀峰”,而当年的书院也有上百间房屋之多。徐铉乃是跟书院创始人胡仲尧同处一个时代,想来他的所言应该不是靠传说,但也许古人的房屋面积很小,这么论起来,说不定这块地方也真能建得下百间房屋。


但我对此还是多少有些疑问,徐寒主编的《中国历史百科全书·教育卷》中,讲到胡仲尧所建书院时称:“这里有正厅、茶厅、小厅、客厅,有凉亭、水阁、内竖门、鼓门、勾曲门、前槽门、元门、石梁。从留存至今的平面图和宋代名贤题咏华林书院的诗句看,那里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胡仲尧的弟弟称‘筑室百堵,介处于下乡’。百堵之屋,非区区小数,可见规模的巨大。”


石龛


既然书院有这么大的规模,显然眼前的这块空地无法容纳,也说不定前面的这片坡地也同样是在书院的范围之内,这只能等专家们发掘遗址进行考证了。而我眼前所见者,已经完全没有了建筑物,只是在空阔的地面上遗留下了一些石构件。毛静与樊明芳均来过此地多次,他们向我描绘着前些年所见时的情形,而后他们向我一一指点着每个构件当年的位置所在,可见两人对此已经进行过仔细的测量与研究。


石龛里雕造者像是佛像


在遗址的后侧方,我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矩形的小方洞,于是向二人请问此洞原有的用处。我的所问让二人颇为吃惊,因为他们之前从未在平地上看到过这个洞,二人坚称肯定有盗墓贼光顾过这里。现在的盗墓贼设备先进,他们手里拿着像探雷器那样的工具,很容易找到目标,而这个小方洞内一定有什么物品藏在这里,今日已经不知到了什么人手中。


看到了一个被盗挖之洞


正在感慨期间,我突然听到山坡的侧面有挖土声,走近细看,有一个人正挥镐在地上刨土,毛静马上高声地问对方在干什么,对方称在刨竹笋,樊明芳马上制止此人的行为,说这里是文保区域,禁止在此动土。但此人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大声地争辩着,我听不懂他的方言,但从其语气上能感觉到此人气焰之嚣张。


毛静跟我说,有很多盗墓贼都是以挖笋的名义在此翻土,遇到人时他们就说是挖笋,没人时就接着挖墓。而我注意到在山上刨土之人,不远处还有两位,他们个个手拿工具,显然,如果硬来,我们三个肯定不行,于是我劝樊明芳打电话给有关部门,让这里的管委会解决此事。


貌似挖笋的盗墓者


这个过程中,我猛然想到在我们停车的地方有一辆不错的轿车,当时我以为这是游客的车,然而在山中却未曾遇到任何游客。


如此说来,那辆车就是这几位号称挖笋人开来者。竹笋这种东西在当地司空见惯,价钱又如此之便宜,怎么可能开这么豪华的车来挖竹笋?仅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肯定这些人绝不是挖笋者,而毛静也同意我的判断,于是他也催促樊明芳赶快给有关部门打电话。电话拨通之后,我感觉像完成了件重要任务一样松了口气,于是继续着我的遗迹探访。



微信号:zhilanzhaiweili

藏书家韦力的古书之媒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