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原创小说|丧尸永不为奴(9-10)

火马科幻2018-02-12 21:42:55

 本文已经作者授权,转载于知乎网站原创小说家陈野亮。


前面的内容忘记了?



没关系,戳下面,回顾一下


原创小说|丧尸永不为奴(1-3)


原创小说|丧尸永不为奴(4-6)


原创小说|丧尸永不为奴(7-8)


新的篇章即将来临:



 

Part 9.
士兵倒了下去,那群丧尸站了起来,个个嘴角都沾着血迹。

“8号被咬了!8号被咬了!”兔子的对讲机里传出人类惊慌失措的声音。

兔子拿起对讲机说:“我知道,我看到了!你们给我冷静一点!先让丧尸冷静下来再杀,不要激起他们的凶性!”

可是那两个人类士兵无法冷静下来,他们的枪已经开火了,子弹从那些丧尸的后背打进去,再打着旋儿从他们的前胸飞出来,一时间工厂里的子弹像野蜂似的飞舞,打出的火星子此起彼伏。

之前被扑倒的人类士兵正在迅速的丧尸化,丧尸对丧尸没有兴趣,所以都离开了那个已经变成了丧尸的士兵。

这些丧尸喝了人血,正处在亢奋时期,他们已经忘了被人类支配的恐惧,只剩下愤怒。所以他们一个个地扑到人类士兵身上,但防化服有一股他们讨厌的气味,所以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7号被扑倒了!重复!7号也被扑倒了!”

说完这句话,仍站着的最后那名士兵冲着丧尸群开火了,他的火力连同他的同伴一起也罩进去了。

“蠢货!别对着自己人开枪啊!”兔子冲着对讲机叫道。

血水从丧尸堆底下漫出来,看来那个7号也死了。他们的防化服只能防丧尸,不防流弹。

兔子拔出腰间的配枪交给翻译,说:“还是要我来解决,你留着这个防身。”

他给手里的霰弹枪上了膛,用枪管敲敲我的头,又对翻译说:“你看好这一只,这一只很机灵的,要小心。”

兔子朝工厂走去,路上偶有落单丧尸,他对准它们的头部就是一枪,一路上留下好几滩碎肉黑血。

如果说7号、8号、9号那些士兵的战斗力是5,那兔子的战斗力就是100。很明显他对付丧尸有自己的一套,从他的各种细微动作来看,他对丧尸的行动了如指掌,甚至连丧尸的心理都摸透了。

霰弹枪的子弹打完了就换背上的自动步枪,在兔子的屠戮之下,工厂里成了修罗场、丧尸坑、万尸冢,被打碎的腐肉和骨头如同皇家礼炮般在他头顶抛洒,从丧尸身上的破洞里喷射出的臭血如同庆祝的香槟,把工厂的水泥地浇得打滑。

他很快穿过丧尸群,接到了仅存的那个9号,那小子把面罩一掀,喷出几缕鼻涕,说:“衣服破了,不过没被咬。”

兔子懒得再对他说话了,只冲他挥了挥手,意思是跟紧,便继续前进。越来越多的丧尸被血的气味吸引,从其他车间游荡过来。

两人走了没多久,兔子胳膊上忽然一紧,他缓慢地回头,发现9号咬住了他的胳膊,嘴巴上的豁口已经快开到耳根了。

9号丧尸化了。

这次,丧尸群终于接近了兔子,并淹没了他。

 Part 10.
我从兔子最后的眼神里读出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并不太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当然,也许只是因为我不太善于表达。

我从来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丧尸,我只擅长从一堆不好的食物中找到好的食物,就比如这次,我从兔子的感受中读到了我的机会,读到了我的未来。

“吼乌拉!吼唔吼哩噜啦!吼吼!”(快去救他!我不会跑的!)我对着翻译喊道。

“吼哩,噜噜啦吼!”(不过事后你们要放了我。)末了我又补上一句。

藏在防化服里的翻译歪着头看了我很久,似乎在考虑我的话的可行性,于是,他松开了踩在我脖子上的脚,提着手枪,头也不回地工厂里走。

其实我最初真的是那样想的。我是一只丧尸,丧尸不会说谎。我真的想让翻译把兔子捞出来,然后让他们手下留情放我一马,他们回去好好过日子,我继续留下来当我的领班,大不了换一个车间,但是我实在没有料到事态的发展。事情后来起了变化,这些变化导致我的真话变成了假话。

随着聚集到我们车间的丧尸越来越多,我当回领班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翻译好像真的捞出了兔子,两个人正在一起屠杀丧尸,看现在的样子,恐怕等会儿他们很难控制住自己不顺手宰了我。

我溜进我的车,发动了它。我准备跑路。

我最后看了工厂一眼,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此以后,我恐怕要和江滩边那些捞鱼的丧尸过一样的日子了。说不定哪天就饿晕在路边,从此再也起不来。

我驾车,碾过几滩丧尸的碎片,离开了这里。

希望他们没有记住我,希望再也不跟他们见面。

结果车刚开出去没2公里,周围的广播忽然响起了警报声,并开始播报:

“B区人类请注意,B区人类请注意,国防部检测到该区出现了丧尸叛乱,基于国家正常安全保障考虑,现决定在72小时后,向B区投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消灭该区所有生物,请B区所有人类在听到广播后,迅速撤离该区,过时不候。重复一遍,B区人类请注意……”

“吱——”我一个急刹车,调转车头,又往工厂开去。

哈哈哈……我只是想做一个普通的捞鱼的丧尸而已,人类果然容不下我吗?

我再次回到工厂的时候,工厂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这里似乎发生了连环爆炸,导致整片厂区都毁于一旦。这其实相当正常,发生了这么激烈的枪战,不炸才怪。

我走到废墟中间,找了一堆比较平整的沙砾坐了下来。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度过这三天。

比较令人欣慰的是,这三天我不用上班。

正在我安静地看着天上的云的时候,我的后脑忽然挨了一腿,云朵全变成了星星,我从那堆沙砾上滚了下来,几片玻璃炸到我眼窝里了。我正准备像只王八一样抬起头,又被踩住了后脖子。

一个声音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吼啊!吼吼!”(放开我!)

“想活就别乱动。”那个女人说。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翻译。

“从你们这里回人类的区域,需要多久?”女人问。

“吼……呜呜,吼,噜噶,唔唔嘎鲁,吼吼……”(回不去的,要从这里走二十公里,过长江大桥哨卡,到B2区,再经过防御壁,通过汉阳钢铁防线,到B1区,再走好多路,才能到人类的警戒线……)我一通解释,说了好久。

“我没问你那么多,就问要几天?”女人问。

“唔噶!吼噜噜噶,吼吼吼!”(我也没走过,怎么知道!大概3、4天吧!)

女人沉默了。我趁她不注意,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摔倒在地,骑到了她背上。

她的防化服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不过灭火似乎很及时,皮肤没有烧坏。她的腰比我腿还细,屁股和胸部却比我的头还大,趴在地上就像个葫芦。如果不是我每天都吃人腿,自制力非常好,现在早就一口啃到她身体上了。

“吼噶!噜噜……唔噶?”(兔子呢?)

女人指了指废墟:“在这底下。”

“吼吼!吼唔,嘎嘎,噜噜噜噶吼,吼唔吼噶?”(你知不知道,3天后这里就要被炸了?)

女人没有回答。

“吼噶唔噜噜!”(用你的直升机带我走!)

“炸成两截儿了。”

(叫人来接你)。

“通讯设备不知道被你的哪个同伴给捞走了。”

(那不是我的同伴,我没有同伴。)

“我管不着。”

(如果你想活命的话,我带你穿过B2、B1区,你至少要带我到人类区域,你要保证把我送到A区,你要保证。)

女人的眼睛亮了,说:“我保证。”

我无法判断她此刻说的是不是实话,因为即使是实话,形势也有可能发生变化,实话也有可能变成假话。但是我没有选择。现在我必须和她一起,穿过这片丧尸丛生的城市,回到人类的社会。


……


(没过瘾?不着急,后续继续更新)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