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日照水库、童年旧事】系列之故乡

记忆印象派2018-05-15 11:45:4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日照水库、童年旧事】系列之故乡

许多年来,一直想写一篇关于老家的文章。奈何提起笔来,满腹的惆怅与愧疚,不知如何落墨。那绵延的乡愁,如同发酵的酒,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清冽,愈加醇厚。“日照尹氏,老家张古庄”简单的两句话,仿佛一张名片,刻着我的姓氏,刻着我的籍贯,刻着我的童年和我对故土的满腔爱恋。
故土难离,那份难以割舍的乡情始终在心头萦绕。自从在外求学以来,整整十五个春秋,那从指尖划过的朝朝暮暮,满满的,全是眷恋。故乡的景物历尽沧桑变幻,随着光阴的流转,已渐行渐远,最后只留给我那一抹抹温馨的记忆,就如同日照水库里面的水一样温软、甜美与静谧。每当回想起童年的一幕幕,眸子里,总是闪烁着晶莹。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故乡,对那一汪清澈的碧水爱的深沉。
童年时候的张古庄,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氤氲着一份古朴的气息。站在时光的路口,我仿佛看见了我那悠悠的往事和精彩纷呈的童年。时光侵蚀着记忆中的那扇木门,低低的门栏和吱吱呀呀的户枢依旧留下锈迹斑斑的印记。每当想起那个成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老屋的木门和老屋旁边的日照水库便像子弹一样,击穿我的记忆,俘获我的灵魂。
穿过层层叠叠的记忆,故乡绵延的土山和清澈的湖水,就如同从画板上走了出来风景,一下子将我拉扯回那个生动活泼,欣欣尚荣的年代。
那是一个没有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的年代;那是一个宗族观念尚存,民风古朴的年代;那是一个物质虽然贫乏,但精神无比富足的年代。那个时代山清水秀,黄发垂髫自得其乐;那个年代的青壮年守着自己几亩薄田,种桑耕田,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个年代极少有人背井离乡,异地漂泊。
物质匮乏,民风却很淳朴。那时候的乞讨者,不要钱,是真正的要饭的。袁家庄的“大麦”和张古庄的“潮吧一孩”是西湖东乡两个闻人。“大麦”要饭总是说“大妹妹,给点吃的呗”也不管女主人年龄的大小,一律称呼大妹妹。而“潮吧一孩”只是标着人家的门口一言不发,直直的看着。即使那时候那么穷,但谁家剩口吃的总会给他们一点,让他两虽然卑微但一直倔强的活着。
娱乐稀缺的年代,一场露天电影就能引起整个村庄的轰动。那呼儿唤女,热闹纷腾的场面,即使现在的万达影城大片上映也没有这么热闹。西湖电影放映员,范家庄的范开链和马安陈祥京是十里八乡的名人。你可以不认识党委书记、乡长,但没人不认识他俩。荻竹那个卖瓜子和“软daozi”的老人,有着洁白修长的胡须,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看完“少林寺”后,我一直在想这个老爷子到底是那个山头下来的高人?回不去的童年,不再谋面的小伙伴,跑到电影幕布后面找一晚上子弹壳的你,是否还记得那南征北战壮烈和小兵张嘎的风采?
除了放电影,还有“耍把戏”,胸口碎大石、卸膀子、耍猴、耍长枪,看的我们目瞪口呆。第二天,这些走街串巷的艺人,会拿一个搪瓷缸子,挨家挨户的收缸子粮食,这是城里人或者现在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童年的时候,人们习惯了慢生活,村里村外都是生长缓慢的大槐树和老榆树,没见过现在遍地都是的速生杨。一到五月,槐花开遍整个村里村外,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丝丝的味道。遍地的槐花吸引了养蜂人的注意,每年槐花盛开的季节,都有养蜂人在村边临时逗留。父亲是一个爽朗热情的人,和养蜂人交上了朋友,每年养蜂人来的时候都会送几天鱼,让出门在外的养蜂人打打牙祭,当然养蜂人也会给父亲两块蜂蜡,一点蜂蜜。那蜂蜜真甜、真香,从来没有再吃过这么纯正的蜂蜜。岁月流逝,两种味道记在心头,一种就是这蜂蜜的甜,还有一种就是父母第一次给买的“三鲜伊面”,用半包调料泡制的方便面的香。
后山山林是一片果树园,是童年最大的乐园,堪比现在的迪士尼。假期写完作业,跑到自家承包的果园树底下乘凉。大片树荫,一张草毡,几声蝉鸣,就是悠闲的一天。果园的果树都是很老的品种,苹果有“国光、金帅、香蕉”,桃子有“四月半、五月红、六月鲜、秋风蜜”,现在再也吃不到故乡那老式的水果,再也见不到那高大威猛虬枝嶙峋的果树,再也不曾见过那么多“节流龟”爬满树干的情景。
后山果园临水,碧波荡漾的就是日照水库,我们童年的露天浴池。如果说大中午的,谁家小子不在家,没错,绝对跑到水库里洗澡去了。在水库里洗澡,绝对是男孩的最佳运动。大的、小的、成群的、结对的,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在水里秀自己领悟出来的游泳技巧,仰泳、蝶泳、狗刨、扎猛子;小的孩子,躺在浅水里,晒着日光浴,松软的沙滩,凉爽的风,悠闲惬意比一比谁的鸟露出水面多。水延上都是村里人种的方瓜,南瓜,调皮的孩子会挑一个圆的当游泳圈,几个人围着抢;“坏孩子”有时会将人家的方瓜扣一个窟窿,拉上便便,太坏了。当然偷几根黄瓜,摘几个柿子这种不拘小节的事情是比较常见的,大人们一般都不会计较的。不过,有一个小伙计,思维不和大伙一样,一般情况,我们都是今天这家摘一个,明天那家摘一个,这伙计见天逮着一个地方偷,把人家的小黄瓜纽子都摘没了,那黄瓜的主人逮着那我们那伙伴一顿好训。
水库物产丰富,鱼鳖虾蟹应有尽有。一个鱼钩,一根竹竿,用尼龙线一连,系上块泡沫就是一把上好的渔具,钓的鱼一点都不比现在专业渔具钓的少。再简单一点,蚊帐布撑起来的笼子或者罐头瓶子系上尼龙绳,放上骨头渣子果子饼,逮起小鱼小虾,效果非常好。有时候会跟着家里大人,用敌杀死拌上沙子撒到水里,不一会小虾们就晕头晕脑的往水边撞,只要沿着水边捡就可以啦。当然用抬网抬银鱼,淤泥里跩河蚌,打崴子钓鳖,摸泥鳅逮蟹子,捉蝈蝈豆子变小孩······都是童年经常干的事情。
后山背面,西面荻竹二村,北面是荻竹一村,一面临水,三面挨村,是我们童年的风水宝地。水泥船,电灌站,长长的铁管子,黑乎乎的渠道都是童年最爱玩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日照水库一个辉煌的地方,从儿时开始没落到现在彻底消失,只留下一段断壁残垣,诉说着当年的风采。
西南岭海眼河通东海,一年四季水流不断,不知道现在断了没有?西山的板栗园,也已经砍伐殆尽,只剩下光秃秃的裸露的岩石和一个个长满青草的坟头,埋着儿时一个个曾经熟悉的面容。那已经填平的妇女坝还有变成居民楼的西沟,都变成记忆埋在心底。
回不去的童年,找不回的故土,在这个沧桑巨变的时代,希望我的家乡张古庄越来越好。

作者简介
 
冰哥
叶枫红暖冰
尹兵:江湖人称冰哥,网名叶枫红暖冰,日照西湖人,现居济宁。
喜欢胡编乱造。我姑且写之,你姑且看看,我们都不当真。
 
库区人自己的公众号
公众号:yb11298902
微信号:w11298902
关注是情义;转发是情怀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