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伊叙战场上的城市攻防战术

光明军事2018-06-19 14:30:25



自2016年10月中旬以来,伊拉克军队经过4个月的战斗,于2月16日收复了摩苏尔东部地区,现正准备对西部地区发起攻击。自2016年8月以来,土耳其发动代号为“幼发拉底盾牌”的军事行动,越境进入叙利亚北部,与叙反政府武装合作打击极端组织,于2月14日从极端组织手中夺回叙利亚重镇巴卜的大部分地区。截至目前,随着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联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多条战线上进攻,“伊斯兰国”节节败退,控制的地盘逐渐缩小,士气低落。而这场旷日持久的地盘争夺战,都是围绕城市而展开的拉锯战。


城市作战是未来战争的主要形式之一。联合国预测,到2007年,一半的世界人口生活在城市地区,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三分之二。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冲突将发生在城市。尤其是反恐、解救人质等城市作战则成为主战场。




伊拉克反恐战场:摩苏尔收复战是美军“幻影愤怒”行动中费卢杰城市战战术的翻本


 根据城市地形的特点,城市进攻作战通常运用以下战法:集中优势,重点突破;立体突击,直击要害;边打边剿,打剿结合;封打围击,多法并举;多路攻击,分割围歼。



2004年11月8日,美军和伊拉克军队正式展开了旨在消灭费卢杰城内反美武装的代号为“幻影愤怒”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使用美军精锐的海军陆战队打头阵,采取多路攻击,分割围歼战术,为美军很快攻入并控制费卢杰大部分地区发挥了重要作用。作战中,海军陆战队从城西次要方向开始。7日晚,海军陆战队以强大空中火力、地面火力对费卢杰西城进行狂轰乱炸,同时坦克突然从西方发起猛攻。这一行动不仅使美军在8日凌晨占据了位于幼发拉底河上两座通往城东的关键性桥梁以及费卢杰总医院,而且极大地吸引了反美武装的注意力,使人们误认为美军是从西面发起主攻。在人们关注幼发拉底河以西战况时,美军于8日夜间,选择三个攻击方向,从西北、东北、东南方向同时向城中心突然发起猛攻,对敌实施多路向心突击,将其分割为相互隔绝的孤立部分,分散敌人的防御力量,使其顾此失彼,漏洞暴露,然后分别予以各个歼灭。


时至今日,伊拉克政府军模仿美军“幻影愤怒”城市进攻战中采取的多路攻击,分割围歼战术,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围攻摩苏尔,展开摩苏尔城市收复战。伊拉克军方第一阶段攻城战的目标是收复摩苏尔东城,抵达底格里斯河东岸,然后部队将渡河进入人口密集的西城,彻底肃清“伊斯兰国”势力。2014年夏天,“伊斯兰国”从邻近的叙利亚横扫伊拉克,占领了伊拉克近三分之一的领土。此后,伊拉克政府军在美军的空中支援下,逐步收复了一些城市和市镇,先后夺回了提克里特、基尔库克、拉马迪等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城市,并在2016年6月收复距离首都巴格达仅50公里的费卢杰,10月预计夺回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



2016年10月17日凌晨,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收复摩苏尔战役正式开始,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围攻摩苏尔。在伊拉克军队从“伊斯兰国”这个强硬的逊尼派组织手中收复摩苏尔的战斗中,美国领导的联军为伊军提供空中和地面支援。战斗开始前,伊拉克政府军除了不断向当地调兵遣将,美军空中的战机则不断空袭费卢杰城中各个可疑地点,以防止“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继续埋设地雷或者在进攻前进路上设下障碍。在费卢杰城市外围,伊拉克政府军构筑了多个防御工事,并在许多重点地区构筑了沙袋掩体,防止城中的极端组织突围外逃。经过三周激战,伊拉克政府军已抵达北部和东部战线指定位置,为城市攻坚战做好准备。10月31日,伊拉克政府军对摩苏尔发起总攻的战役拉开序幕,但遭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顽强抵抗,进攻缓慢。


2017年1月31日,伊拉克政府军全面控制摩苏尔东部地区,2月7日控制“伊斯兰国”占领的摩苏尔60%的地区,现正准备对该市西区发动总攻,以彻底收复摩苏尔。


叙利亚反恐战场:巴卜、拉卡城市收复战将是俄军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格罗兹尼城市战战术的再现



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军认真汲取了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进攻受挫的教训,在经过周密准备计划之后,把格罗兹尼划分为几个作战地域,采取先围后攻,分割围剿战术,以三路大军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最后将战线推到了格罗兹尼。从战术运用来看,俄军先后包围了格罗兹尼、阿尔贡、乌鲁斯马尔坦、伊图姆卡列等大的城镇,将敌人切割成几块,彼此相互不能支援,然后再对孤立城市之敌发动进攻各个歼灭。对被围之敌的战斗,不是采取强攻的方法,而是采取先外围后城内,逐步盘整压缩守敌的防御范围,削弱其抵抗力,最后聚而歼之。采用非线式作战的方法,战斗几乎在车臣全境同时展开。航空兵昼夜对车臣非法武装的所有重要目标实施空中打击。在地面部队实施平原地区作战的同时,空降兵和特种部队预先进入山区和边境地区,占领了所有要点,控制了山口隘路,封锁了边境出口,切断了车臣武装的退路及与外部的联系,为以后山区剿匪创造了有利条件。总之,由于战略指导正确,战术运用灵活,俄联邦军队和内卫部队密切配合,取得了这次车臣战争的胜利。


目前,在叙利亚反恐战场上,叙利亚政府军、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和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对“伊斯兰国”盘踞的城市也采取先围后攻,分割围剿战术,现正对重要据点巴卜形成合围之势,下一步将夺取“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自2015年9月俄罗斯出兵叙利亚以来,叙利亚局势朝着有利于叙现任政权的方向发展,美国和沙特对叙利亚危机的影响力日益削弱,而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危机的影响力则在逐步提升。2016年3月,叙利亚政府军经过激战,从“伊斯兰国”手中收复巴尔米拉。2016年12月,“伊斯兰国”重新夺回这座古城。2016年12月22日,叙政府军在俄军空中支援下完全收复反对派大本营阿勒颇市,致使叙利亚战场形势出现重要历史性转折,为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未来谈判铺平道路,拉开了叙利亚城市收复战的序幕。代尔祖尔是唯一一个几乎全部落入“伊斯兰国”手中的省份。


2017年1月23日,叙政府军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代尔祖尔省发生激战中,俄罗斯6架图-22MZ远程轰炸机从俄境内机场起飞,对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指挥部、军火库实施了空袭,空袭摧毁了所有预定目标。为切断巴卜与其外围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联系,2017年2月2日,叙政府军收复了阿勒颇省东北部地区约250平方公里的土地,并重创了“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和武器装备,摧毁多个防御工事和数十条地道、拆除数百个爆炸装置,切断连接阿勒颇市与巴卜的部分公路。截止2017年2月,“伊斯兰国”占领控制叙利亚的巴卜、拉卡两座城市。



拉卡战役于2017年2月6号打响,土耳其以及得到土支援的力量从北部进入城市,联军对极端组织的地面目标进行了空袭,叙利亚政府军从城市南部逼近,三路大军合围巴卜,使得恐怖分子在该地的处境非常艰难。在夺取巴卜之后,下一个目标是向拉卡发起进攻。据说,解放拉卡的行动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孤立拉卡,切断这座城市同外部的主要通道。该阶段主要由叙利亚民主军来完成;第二阶段是从三个方向挺进,最终夺取拉卡的控制权。有消息称,叙利亚政府军已占领巴卜通往“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的最后一条道路,切断了“伊斯兰国”两个据点间的联系。2月初,美军对叙利亚伊德利卜附近的“基地”组织目标实施了两次空袭,共炸死11名恐怖分子,其中包括一名该组织头目。2月8日,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进行的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行动“幼发拉底河之盾”取得重要进展。经过数周的激战,土军已经进入了巴卜市中心。叙政府军地面部队已进驻位于大马士革西北郊的主要水源地——巴拉达河谷地区,反政府武装人员将撤往其在叙北部伊德利卜省的据点。


“伊斯兰国”挖空心思创新战法,采取空地一体战抗击城市进攻


“伊斯兰国”城市防御作战,通常采用巧妙利用地形地物,充分利用窗口洞口、墙壁街角,设置狙击手,暗箭伤人;在便于进攻机动的道路和交通枢纽等处,预先设置爆炸性障碍物,或进行自杀炸弹袭击;利用熟悉地形的有利条件,占领房屋门窗、楼顶地下,开展冷枪冷炮的袭击行动,使对方处于腹背受击之中;使用市面上随时可以买到的小型无人机,创新防御手段,采取无人机+炸弹或人弹空地一体战,企图扭转被动态势,挫伤对方进攻锐气。


2017年1月20日,“伊斯兰国”炸掉摩苏尔西部的一座地标式旅馆,显然是为了防止伊拉克军队将它用作攻打这座城市的根据地。“伊斯兰国”预先在城内埋设大量爆炸物,并依托地道、水泥墙等防御工事,强迫居民转移到老城区(摩苏尔西区),企图利用地形优势与伊拉克政府军进行巷战。以密集的建筑为掩护,拿无辜平民当“人肉盾牌”,穿梭于复杂的地道中,伺机伏击伊拉克政府军。使用狙击手、火箭弹、迫击炮、自杀式汽车炸弹抵挡伊拉克政府军攻势,让一度势如破竹的军事行动陷入停顿。2016年初,“伊斯兰国”就开始研究无人机+炸弹或人弹新战术,当时部署在伊拉克北部的土耳其军队就发现空中有玩具似的无人机,接着15分钟后,遭到了来袭火力的准确攻击。2016年12月29日,伊拉克军队重新对摩苏尔城市进攻时,却遭到“伊斯兰国”城市伏击、自杀炸弹袭击,尤其是遭到空中无人侦察机绑上炸弹或手榴弹投放袭击,致使伊军巷战进攻步履艰难。此后,除了侦察和投炸弹外,“伊斯兰国”又采取地面自杀炸弹袭击与无人机+人弹的地空一体战并举,致使伊拉克政府军进攻受挫。“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政府军进攻方向上派出小型无人机进行侦察,掌握其机动方向。接着,“伊斯兰国”的无人机在伊拉克政府军必经之地投放小型爆炸装置,或引导地面自杀性汽车炸弹袭击者击中目标。据说,“伊斯兰国”近年来在摩苏尔居民区的仓库内设立无人机车间,通过到市场采购电线、硅、电线插头、电缆、旋转器等无人机配件,组装小型无人机。



 转载请注明来源





欢迎关注光明军事微信公众号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