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蒙甲兴:【盯梢】

三秦文学2018-02-12 21:27:40

  盯  梢  

蒙甲兴

【作者简介】:蒙甲兴,陕西省彬县香庙镇奇埠村人,农民。县作协会员。


      安顿完家务活天就黑了。


     冬天的夜晚特别长,睡早了人会纠缠在梦里。儿媳妇便拿起总也织不完的毛衣,去邻居家串门子消磨时光。


      屋子里的灯光明晃晃亮,孙女爬在桌上做作业。


      冯老婆子洗了半天衣服,累得腰酸腿疼,本想上炕早点歇息,可看见儿媳妇串门子去了,大脑里的神经线绷得紧紧的。


      是呀,真正累的不是身而是心。儿子去南方打工,老头子也进城给一家工厂看大门,家里只剩下清一色女人了。这女人之家,不但夜夜防盗贼,还要天天防淫贼。特别是儿媳妇还年青漂亮,能否耐得住寂寞谁敢保证!


      平日里,只有万老头来串门子,再无异性光顾道也安然。随着日子的流逝,冯老婆子发现儿媳妇魂不守舍了,总找借口去邻居家串门子。起初,冯老婆子并不意,邻居家走动走动密切一下关系本是一件好事。



      可是,有一天夜里失眠,辗转反侧,冯老婆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邻居家的男人拴柱没有外出打工呀!儿媳妇去他家串门子,会不会是放长线拋诱饵另有所图?这一来二往时间久了会不会节外生枝红杏出墙,给儿子戴绿帽子让家门受辱?想到这里冯老婆子只觉得头上冒冷汗。怎么办?这种事不能等到生米做成熟饭了再找后悔药,必须防患于未然。对,她要运用婆婆的威严阻挠震慑。儿媳妇还算听话,不让串就不串了。可时间久了紧箍咒失灵了,照串不误,而且还报怨:“这屋里能把人憋屈死!”放手不管那是万万不可的。冯老婆子眉头一皱生出一计——盯梢。她要盯住儿媳妇的一言一行,确保她永不出轨。


      然而,不读一家书不知一家理,盯梢原来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儿媳妇在明处,她在暗处;儿媳妇坐在热炕头,她蹲在冷墙角;儿媳妇谝得笑声飞扬,她却大气不敢喘小声不敢吱……总之,苦啊!可为了儿子为了家门,她甘愿受苦咬牙坚持。……


      儿媳妇离开家门足有五、六分钟了,冯老婆子的心早就忐忑不安,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外挪动。她又要去盯梢,绝不能让儿媳妇钻空子。


      “好好写作业,奶奶上一趟茅房。”冯老婆子对孙女说。


      “你烦不烦?”孙女已经十五、六岁了,对她的行踪心知肚明,十分反感。


     “傻孩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冯老婆子自感委屈,“我要为你爸负责。”


      “那——?”孙女反问,“万爷爷来了呢?”


      “他不会来了。”冯老婆子把握十足地回答。


      “为啥?”孙女歪着头,眼睛里射出犀利的目光。


      “中午他来过了。”冯老婆子解释道。


      “那也保不住晚上有人去回访呀!”孙女的话怪怪的。


      “你这话是啥意思呢?”冯老婆子一脸茫然。


      “没啥。”孙女把笔往作业本上重重一放,大声说,“我也想对爷爷负责!”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