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南市回忆片段——大悲庵胡同

天津记忆2018-02-12 19:50:07

大悲庵胡同(栾希春 2004年摄影,原载于天津市档案馆微信公众号)


今天我想写一写我的出生地——大悲庵胡同。此胡同坐落在闸口街日本地范围之内,日本地和中国地划分,是从大悲庵胡同口的华洋商行门前划分开的。

很久以前在胡同内有座寺庙,名为大悲庵,是座姑子庙,称为庵。故称为大悲庵胡同。我小时候依稀记得庙内院子很大,有座小亭子,还有个大青石板(应该是亭子的台阶旁的青石条)很是光滑,小孩们都在上面打滑梯玩。大殿非常庄重,威严殿门总是关着,听大人讲别去吵闹神仙,所以小孩们从不去大殿门前玩,甚至都不敢朝大殿方向看。

1958年大庙拆了,原地改为天津市卫生材料厂(简称橡皮膏厂)。大悲庵胡同除了从闸口街有个胡同口外,在和平路鼎章照像舘旁有个胡同口,另外在和平路原日本警察局旁还有个胡同口。(小时常听老人讲,日本警察局里在地下有水牢。)再有个胡同口是在广兴大街上。我家就住在靠近闸口街的胡同口。我家是自家住一个院子,座北朝南三间一溜,其中两间房通开。另有一间房子,有个五十公分高的高台隔开有木拉门开合,台上是地板,(所有的木材均为菲律宾木制做)。小时候称那间房子为里屋。(两明一暗)坐西有一间厨房,旁边有个厕所。南房两间通开。院里是水泥地面,并且在院子的三分之二处用木板隔开,木板处种有爬山虎,分为前后院。靠近大门口是下水道。另有一间房子是在胡同内开门的张姓邻居,他家的窗户开在我家院内。现在想起来我们的两明一暗一木推拉门,地板,高台,是和日本地有关。

当年我父亲在南马路上开五金行,置办的这个院子,后来我父亲曾带我去看当年他开办的长豐五金行旧址去看。(成年后我体会到,这不是让我记住什么,而是做为男人的骄傲。和自我价值的体现。)当文革如火如荼开始后,有一天父亲悄悄的叫住我,交给我用一张牛皮纸包裹的小东西,让我扔到海河里,当我打开后发现是一枚四方形精致的牛角印章,质地非常坚硬,深棕颜色配上白色细腻条纹非常漂亮,仔细一看"长豐五金行"五个字赫然在目。我亲手将这枚印章扔在了海河胜利桥旁的水域。(就是现在的北安桥附近)当时好象是在扔一块烫手山芋,但抬手扔出时内心充满了对这块印章的喜爱和留恋,但之后悔意油然而生。是我亲手毁掉了父亲的留恋和记忆!

当我写回忆大悲庵胡同时候,最应该感谢张建老师拍摄的大悲庵胡同口,(虽然己不是当年胡同模样)及胡同的铭牌,但我每当看到这幅照片时倍感亲切。

      作者本人和二姐在自家院子里的照片(作者提供照片)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