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郑州的“瓦尔登湖”和它一碧千里的三座孤岛

文艺FUN2018-02-12 19:01:05



| 杨太羊

| 丁丁

 
 


的生活必需品是什么?手机?食物?金钱?爱情?安全感?还是性?


在这座由人类霸占的城市动物园,你见过太多的车水马龙与灯红酒绿,你听过太多混着钢筋混凝土的言情故事,你每天都能闻到城际流通的铜臭味……那些快速迭代的智能产物,让日复一日的生活无限贴近时代赋予我们的奢侈与便捷,却渐渐遗忘了这世界上比穷人还要简单朴素的大自然。


打开地图,郑州几乎全被密密麻麻的公路、铁路和城市节点覆盖,你抱怨它现在总是一副商业结构的面孔,童年记忆里的田野被工厂和楼盘取代,网格化的人造公园零星点缀着现有的生机。敏锐的社会学家埃德加·莫兰分析道:“现时不再得到未来的充实,因此产生了回归和寻根的需要。”这种双脚悬空的不安情绪,使人们终于找到“药方”,必须回归土地,回归自然。


被机场高速与107国道交错守护的金沙湖,悠尔藏匿于南三环之南,放眼望去这一大片绿水环绕一碧千里的天地,置身其中,恍惚间人已从川流不息的郑州默然逃离。




幽静清新的大自然溢满了你所有感官,此时此刻,你会遗忘这里是否还是郑州,你把曾经自以为是的生活抛在脑后,你厌倦了以往烟雾朦胧的阴霾,你祈祷生命中无常的日常,能够复原些许生活里原始的如常。

那些在电影中才能见到的小岛,人们从家门口划着船登上去栽栽树,种上花花草草,真实地与自然作伴。而在金沙湖,你会惊叹,这里诗画般地分布着三座孤岛,除了电影中永恒的宁静,岛岛相连之间,你还能看到稚气未干的少年,揣摩着金沙湖高尔夫观邸的大人们打高尔夫球的架势,不时地进行着训练和比赛。



于是,你在这里也变成了自然之子,与湖水、草地和飞鸟对话,在船上吹笛,在湖边钓鱼,在院落改造一间树屋、搭一座秋千,在小岛另辟一米菜园、种有机蔬菜,在1500米的环湖栈道散步,看蚂蚁把食物搬回家,陪着湖边的花朵长大,不经意偶遇群群野鸭……就在某一刻,你突然明白了爱默生所说的那句话:“对于被苦闷的工作,或群居生活所束缚的肉体与精神而言,自然是一剂良药,足以恢复他们的情调。”

所以你发现,别再愚蠢地挑战人与自然的从属关系了,那样人只会更愚蠢。正如日本的佛家居士在逝者的棺材盖上如是写道:迷故三界城,悟故十方空。本来无一物,何处是南北。


庸碌的生活里,庞大城市的一角,有一朵花可以牵肠挂肚,有一片湖可以荡起涟漪,还有一群生灵与子神交,无论你身在何处,这一切都意味着一种稳定、宽慰的自然依托,它使你抛开世俗的喧嚣与琐碎,用身体的所有器官去思考人生的真谛,那感觉孤独而美好。

于是时光回到1845年,梭罗从那时候开始在瓦尔登湖隐居了两年,终于写下超凡入圣的《瓦尔登湖》。



“如果你满心欢喜地去迎接每一个清晨和夜晚,如果生命像鲜花和清馨的芳草一样散发着芬芳,从而更加富有活力,更加星光璀璨,更为神圣不朽——那便是你成功的‘药方’。”梭罗说。

如果你也遇见“瓦尔登湖”,如果你也有“药方”。

如果你被困在一座孤岛上

上帝只能给你三样东西

你会要什么?

评论区见


- END -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