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租人APP来袭:租的是人,还是荷尔蒙?

问题管理2018-01-12 20:47:58


几年前,“租个女友回家”只是网络小说里的新鲜桥段,而如今,“租人”却真的实现了。



近期出现在APP市场的一批新型社交软件——租人APP,让你可以将自己租出去,或者租一个人回来。租客花钱,被租者提供陪吃饭、陪跑步、陪聊天、陪打游戏……当水泥森林里的人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开始有社交软件尝试“为孤独买单”。


租人平台如雨后春笋涌现,裹着共享经济这件崭新的大衣,内里却夹杂着“泛黄”的暗流:前不久,一些媒体调查发现,许多租人APP都带着浓郁的暧昧色彩。在香艳的照片文字和有意无意“放水”的审核机制背后,是罪恶滋生的温床。


在理想化的概念设计里,租人,租的是职业技能和空闲时间;在现实世界的光怪陆离中,却演化成了荷尔蒙冲动和徘徊在法律边缘的欲望之桥。


一些人以出租时间为幌子提供性服务,租人平台“睁只眼闭只眼”为性交易大开方便之门,扭曲了共享经济的底线。


平台从业者们坚称,这并不是一门排遣孤独、纾解欲望的生意,而是行业初创期的不规范经营。当用户达到一定量级后,只要对出租者和租客的技能、需求进行划分,更强调特殊专业技能,就能打造一个“全民出租的共享经济平台”。


问题来了:在社交网络与非法服务之间“走钢丝”的APP,一旦滑入了荷尔蒙深渊,还能再攀上“共享经济”彼岸吗?


几乎所有相关从业者都知道,共享经济是互联网+的新风口,低门槛、高收入的特点让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此,盼迎风而上分一杯羹。在浩荡的行业东风下,各种细分类别纷纷生长:滴滴出行、e袋洗、PP租车、蚂蚁短租,甚至上门美甲、浴足……


而与上述所有类别都不同的是,在“租人”这一模式下,所谓“共享经济”,共享的是空闲时间。那么,是不是只要出售了时间,其余内容只需租客与出租者自愿协商?



这个问题的背后,正是租人APP的核心争议所在。与提供实物资源、专业服务的针对性相比,“出售时间”是一个泛化、却又显得尺度颇大的概念。换言之,在被出售的时间段内,共享经济的边界在哪里?


一个现实的回答是:正是由于边界不清,又有着类似O2O的隐私属性,故而才出现了利用“租人”进行性交易的一幕。即使暂将道德议题搁置不谈,仅法律层面的厘清与监管层面的操作,也存在着不少难点——


其一,共享经济低门槛的特性,使得无论是应用市场还是监管部门,都对入驻者缺乏严格的审查。多数租人APP并不要求实名注册,往往只需手机号验证,照片等信息皆可捏造,却仍在应用平台大行其道;而监管部门也很难因新生软件而专门立法规范。


其二,野蛮生长的软件仓促上线,在初创期往往看重市场占有率,而忽视服务质量本身。更有甚者,巴不得以搏出位、试探底线甚至突破底线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用户,产生更大流量,进而获得投资市场的青睐。


其三,线上社交、线下服务的行业模式,天然带有风险属性。有限的员工面对巨大的市场,很难发现客户在实际见面时会发生什么。隐私属性不仅为非法交易穿上了隐形衣,甚至还埋下了不小的安全隐患。




当然,在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时代,在共享经济的新风口下,如果就此扼杀“共享时间”的互联网+模式,无疑是逆势而行。那么,怎样才能让租人APP回归正轨?


上海大学危机与问题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孙继伟教授认为,共享经济包括人力资源、信息知识资源两方面,租人涉及的主要是前者。第三产业正在不断细分,而共享经济作为其中的主力军,应加以引导,而非“一刀切”式的限制。


没有租人APP,涉黄等违法犯罪依然会寻求其他途径和平台。而大多租人APP具有信息记载功能,执法部门可利用其了解和追溯相关违法犯罪。孙继伟说,相关部门应该要求租人APP用户实名制,并对已经实施多年的手机实名制进一步核实、提高准确性,以此作为监管基础,保持科学监管,依法查处。


著有《零边际成本社会》的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说,共享经济是一种逐渐走向世界舞台的新型经济体系,“协同共享”的新经济模式未来将不断壮大,很多领域都将被卷入其中。


究竟何为共享经济,学界与业界尚无准确定义。然而,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它将以怎样浩荡的形式来袭,在以租人APP为载体的这方小领域里,只有荷尔蒙“下架”,共享的价值才能真正“上线”。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半月谈公众微信号2016年9月8日

作者:袁汝婷




注:因《半月谈》版面有限等原因,刊发时引用了孙继伟教授的部分评论,孙继伟教授对此问题的更多评论如下:


租人APP近期火爆,但租人的服务内容已经有多年了,其中一类是专业技术领域的租人,尤其在IT、咨询、工业设计、翻译等领域,租人已经是人力资源服务的正式细分业务。另一类是娱乐休闲领域的租人,如歌舞、旅游、餐饮等各种短时服务或陪伴。


由于人力资源成本的不断上升,短时租赁成为人力资源开发和使用的长期趋势,“不求所有,但求所在;不求所在,但求所用”已经成为人力资源方面的名言和操作指南。


十几年前伴随着第一波互联网兴起,一批交友网站也兴起,后来“陌陌”上市,以及微信中“附近的人”功能应用,都能追寻到类似租人业务的潮落潮起。近期的租人APP火爆,既有与原有租人业务一脉相承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不同之处主要是:


1、依托移动互联网,对人群的覆盖面更广(把不经常使用电脑的人群也圈了进来),使用更加便捷,更能把碎片化的闲暇时间利用起来。


2、这一波租人浪潮以娱乐休闲为核心,主要是出售闲暇时间。随着经济发展、人们收入的提高,闲暇时间更多,租人的供给侧群众基础拓宽得更广。


共享经济包括人力资源、信息及知识资源两方面,租人涉及的主要是人力资源的的共享。第三产业不断细化、分化,所占比例提高,是产业升级的必经之路,共享经济作为第三产业中的主力军之一,政府应该鼓励和引导,而不是限制。


租人APP的兴起也伴随着违法犯罪者也来搭载这类工具开拓“业务”,但是,不能因为有违法犯罪而否定或禁止租人APP,即使没有租人APP,违法犯罪人员也会利用其它工具开展业务,反倒是租人APP工具中的信息记载功能,有助于执法部门了解和监控违法犯罪。


政府有关部门应该要求租人APP的用户实名制,并对已经实施多年手机实名制进一步核实、提高准确性,以此作为监管的租人APP的基础,但是,不赞成政府对此“加强监管”,政府只需要持续监控、依法查处。每次政府“加强监管”都会伴随着运动式执法,风声鹤唳、草木皆后,结果反倒是正常开展业务人的受到限制,违法犯罪者照样违法犯罪




《江城子 · 股殇》


十年股海两盲忙。牛市短 ,熊漫长。股友无奈,段子话凄凉。纵使有时赚了钱,遇大跌,全亏光。忽闻政府来救市,筹资金,又加仓。越救越跌,惟有泪千行。深刻反思终省悟,一二一,明方向! 


    ——孙继伟教授根据苏轼《江城子》改编原创。其中“一二一”是指可以解决炒股亏钱问题的投资模式,详情可长按二维码关注后查看




16个独家原创系列总目录和查看方式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