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冶廷林:渴望黑夜

青海读书2018-06-19 04:34:50

渴望黑夜

文/冶廷林


鴴䳧(猫头鹰)在悬崖上蹲了一天,双腿有点麻木,盼望黑夜的到来。夜鳖花(蝙蝠)在岩洞顶壁上倒吊了一天,脖顶有点困疼,等待夜幕降临。火虫(萤火虫)隐藏在草丛中,心中有点寂寞,期盼黑色覆盖田野。黑夜是夜间活动的飞禽走兽,虫鸟鼠蛇的白天,它们的黑夜就像我们的白天,我们期盼日出一样期盼日落,黑夜是它们的乐园。


我怀念小时候的生活,更怀念小时候只有天上挂有玉盘,繁星点亮天空,银河淙淙流淌的宁静的夜晚。在夏天晴朗的夜晚,一家人在大门外的草坪上相互依偎着席地而坐,享受清风拂面,草香扑鼻,蝉声悠悠的田园之乐,仰望着挂在湛蓝天空中又大又圆的玉盘,聆听着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的动人故事,对浩瀚无垠的天空产生无限的向往。我们以农家生活特有的阅读方式阅读着浩瀚神秘的天空。用农家特有的词语描述着天上大大小小的星星,如天河、亮木星、三星、攒毛星、七星等较大的星星都有我们叫它的名字。看见划过一颗流星消失在遥远的银河,我们都很伤心,因为母亲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这就说明一个人仙逝了,他能否进入天堂而担忧。有时看见天空东南的星星不停地眨眼,母亲就预言“明后天就会下雨,今年粮食有好收成。”不过两天果然下一场及时雨。我想着早些长大,成为想妈妈一样有学问的天文人才。


小时候我们看天而乐,观天而悲的生活至今仍珍藏在记忆深处的抽屉里,成为现在无法找到的无价之宝。因为现在有了“光污染”。我这样说可能有点不恰当,但是张灯结彩、灯火通明、火树银花、如同白昼的象征富贵、发达、热闹的夜景不是十全十美的,对一些容易忽视的生物以及不忘乡愁的人来说,这也是一种善意的“污染”。


川流不息的车灯扰乱了夜的宁静,给完整的黑夜弄得光怪陆离,遍体鳞伤;大路两旁拔地而起的水泥怪物浑身冒着光芒,霓虹灯就像巨大的蟒蛇缠绕着这个怪物不停地搓动着闪光的鳞片;手机屏幕就像一块块发光的磁铁,随人而动,闪闪烁烁,闪进年轻人的脑海,杀了纯朴,吃了亲情,屙出淡漠,弱了视力,丑了心灵。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焦躁不安,美食无味,醍醐如水,站无心静,睡似漂游,便对过去无光的夜晚有了深切地怀念。


水泥怪物抢占了耕地,砍伐了森林,再没有蝉的歌唱,鸟的叫声,狼的吼叫。逼迫萤火虫离开了家乡,在不夜天的草丛中吟吟的哭泣;夜鳖花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因喜爱那片岩洞里漆黑就坚守在那里,宁愿忍饥挨饿也不做光的俘虏;鴴䳧觉得满目的光刺,没有黑夜的温柔,心酸的在悬崖上不停地叫唤“后悔,后悔!”


光与夜的和谐交替是大自然最完美的杰作。如果破坏了这个自然法则,就会产生不协调的音符;假如没有黑夜的包容,大自然就失去了喘息的机会,世界就会进入一个极度疲惫的空间。“光污染”就是通向疲惫空间的“时光隧道”!



—微信号:qhds2014—

 

  

冶廷林,男,回族,生于1964年12月,系民和县李二堡镇人。现为民和县李二堡镇中心学校中学高级教师。省作协会员,海东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民和县民族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民和县作协理事。在县级及以上刊物发表短篇小说、散文、民俗作品多篇。曾获民和县教师征文一等奖,第一届海东市“新海东、新梦想”征文三等奖,连续两届获得“记忆年味”征文优秀奖。

==============================

青海在线文化传媒出品。原创作品,请勿转载。《青海读书》公众号面向广大网友征稿,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散文、小小说、诗歌、书评、新书推荐均可。文责自负,自己校对。投稿时请发作者简介和需要配图的照片。邮箱:1607760814@qq.com,读书QQ群:371156841


请扫描关注青海读书


原创作品,谢谢鼓励!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