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大连发现:摊开明信片 邂逅老大连

大连文化眼2018-02-12 22:08:52

点击上方大连文化眼可以关注哦



从1910年实寄的大连有轨电车线路规划图到大连最早的职业介绍所;从大连建市之初的模样到城市街区的风貌;从公园海滨到民俗风情……大连历史文化爱好者刘勇、迟连起、柳林、周兴,从自己多年来收藏的大连及周边地区6000余张旧明信片中,精选出535张编著成《大连老明信片》一书,今年1月由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些1904年至1941年间发行的明信片,呈现了这一时期大连的城市风貌与历史变迁,也反映了俄日殖民统治者先后强租、殖民旅大地区的史实。近日,《大连老明信片》新书分享会举行,接下来,展览、新书都在筹备中。




《大连老明信片》一书



 收藏始末:海外史料大量回流


  刘勇介绍,互联网上有关1945年前大连旧影的明信片,最主要的两大来源是日本爱知县明信片库和日本京都大学明信片库,而他们四人收藏并最终呈现在书中的很多明信片是这两个明信片库中找寻不到的。

    他们收藏的6000余张明信片的来源,一部分是从私人收藏家手中购入的;一部分是在国内的淘宝、赵涌在线、七七八八收藏和日本的雅虎等网站直接购买或者网站竞拍会上拍得的;还有一部分是去日本东京神田书店街“淘”来的。

    “近10余年来,随着购买力以及对中国历史探究和保护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搜购中国历史资料,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则提供了更多便利条件,因而从海外回流到国内的文字、图片史料特别多。”刘勇说,具体到大连,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史料主要是从日本回流的。因此,很多在10余年前非常稀有的资料、难得一见的照片,近年来在收藏市场上相对更容易获得。


大连最早的职业介绍所旧影。


优中选优:珍贵与直观并重

《大连老明信片》是第三部以明信片的形式反映大连旧时风貌的专著,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是此前出版的两部专著《旧明信片中的老大连》与《旅大旧影》的编者。刘俊勇介绍:“明信片背面印有涉及各个方面内容的图案,使之成为研究当时经济、政治、文化、历史和社会方面的重要资料。大连早期明信片出现在1898年至1904年俄国强租旅顺口、大连湾期间。1905年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日本发行了大量有关大连的明信片,其中数量最多的是关于日俄战争和大连城市建设方面的。”《旧明信片中的老大连》与《旅大旧影》收入的主要是有关日俄战争的明信片,因此,《大连老明信片》的编者决定舍弃这方面内容,而是以反映大连及周边地区城市风貌和历史变迁的明信片为主。

    他们首先优选珍贵而少见的明信片,然而如果只采用这个标准,虽然从收藏角度更有价值,却难以呈现城市的全貌。因此,他们决定也收入部分虽然常见或者发表过,但是却能够直观反映街道风貌的明信片。书中收入的10余张有关东关街的明信片,就从不同视角展现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中国人居住区——“小岗子”的风貌。

今东关街长江路旧影。

    他们将全书分为“城市之初”、“港口街道”、“市政建设”、“公园海滨”、“寺庙教堂”、“学校剧场”、“民俗风情”、“大连周边”8个部分。在每张明信片的塑料保护袋外面贴个小纸条,以便做标注。2016年盛夏,14个小时,他们从6000余张明信片中初选出2000余张。接下来的一周,再砍去一半……最后挑选出600余张。经过出版社的审核,最终这一数字定格在535张。其中,部分明信片是首次在大连出版发表。

1910年左右,从今星海城堡酒店看对面的富国街山(中间为今星海湾)。


沧海桑田:记录城市曾经的容颜

 旧明信片上虽然有文字标志,但是有的很简略,有的也有错误。官方发行的明信片通常会标注发行年代,而书店、小作坊等印刷的明信片有些则没有明确的年代标志。因此,有关这些明信片具体指向的时期与地理位置,都需要进一步核实。

    书中收入的明信片上,现菜市街的振富大厦所在地还是一片海、大连最早的职业介绍所坐落于今友好广场大连中远海运洲际酒店的位置、青泥洼桥从俄殖时期的木桥到日殖时期的钢筋混凝土桥……因为种种原因,明信片上的文字和邮戳没能收入书中;而随着历史的变迁,城市也发生着沧海桑田的变化。编者们以文字说明的方式,标示出旧照片建筑、场景在当下的所在。

    一张明信片的画面主体是一个高高耸立的大烟囱。据网友“清流一叶”的文章所述:1909年9月2日,日本文豪夏目漱石在日本神户乘坐“铁岭丸”号出发,9月6日午后5时,抵达大连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发电所当时被誉为东洋第一的高大红色的大烟囱。而今,大烟囱虽然已经被拆除,但是编者们找到并标注了图片现在的所在地——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民主广场厂区内。

当时被誉为东洋第一的大烟囱(已拆除),原位于今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民主广场厂区内。

    书中还收入了7张不同时期、不同角度拍摄的有关胜利桥的旧明信片。胜利桥位于上海路中段,南起长江路,北至胜利街,跨越大连火车站编组站。其中从南向北拍摄的一张照片,在人们熟悉的胜利桥右侧还有一座桥。经过多张老照片的比对,他们推测,这座桥应该是在修建胜利桥时临时修建的辅桥,在胜利桥竣工后拆除,所以在大部分老照片中难得一见。由此判断,这张照片应该是胜利桥刚刚竣工时拍摄的。1899年,胜利桥由俄国殖民者始建,为木结构桥,初称“俄罗斯木桥”。1908年,日本殖民者拆除重建。1909年3月竣工,是中国早期为数不多的钢筋混凝土桥,改称“日本桥”。因此,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大约在1909年。

1909年,竣工不久的胜利桥旧影。


更多可能:展览新书都在筹备中

 在四人收藏的6000余张明信片中,大约有1000余张实寄片,其中30余张明信片是上世纪30年代在大连的日本人邮寄回日本的,具有家书性质,承载了更为丰厚的历史信息。《大连老明信片》的出版虽有遗憾,却也让编者们看到了更多可能。

    接下来,他们将与山和(大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有关大连旧影明信片的展览和新书的出版计划已经在运作中。一是有关东北民俗的明信片集;二是有关东北抗日题材的明信片、实物照片等的图册;三是大连新旧对比照片集;四是以大连旧影为主题的收藏扑克。

2016年夏,四位编者选出的部分明信片。


       在刘勇看来,他们出版的初衷是分享快乐:“虽然我们这些大连历史文化爱好者经常交流、分享,但毕竟局限在小圈子里,还是自娱的小快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我们收藏的明信片出版,就可以把我们的小快乐传递给更多人,这样就成了大快乐。”在展览和新书的筹备、出版过程中,他们将继续累并快乐着。


链接

明信片中窥见历史

    刘俊勇

日本在大连的统治,大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05年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这一阶段日本还没有撕下租借地的面纱;第二阶段为1931年“九一八”事变,特别是伪满洲国成立之后,日本彻底撕下了租借地的面纱,赤裸裸地将大连划为日本的本土。日本在这两个阶段实行的都是殖民统治。毋庸讳言,日本是把大连当做自己的国家不遗余力建设的。


近代大连城市的发展和繁荣,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铸就的。来自山东、河北等地的十几万中国劳工,在大连留下了自己的血汗,甚至是生命。他们才是这座近代城市的建设者,没有大量的中国劳动力,就没有大连近代城市,更没有大连近代城市的发展和繁荣。但这些果实却被殖民统治者所占有,而真正的开拓者、建设者却连起码的人权也没有。与大连城市表面的繁荣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工人的生活条件,他们住在寺儿沟、穷汉岭、香炉礁一带,条件十分简陋,甚至是住在低矮的窝棚中,从事的却是超负荷的劳动。


近代大连城市的发展和繁荣,除了俄国、日本巧取豪夺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国东北腹地对大连经济的支撑。


上述内容均可从《大连老明信片》收录的明信片窥见一斑。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