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诗词评点 | 星·鸟及其他——短句小集

岭南诗社2018-05-15 00:53:46

星·鸟及其他——短句小集

沙 白



致最小的星


比起茫茫黑夜,你的光这样微弱,
但还是执拗地燃着,烧着,亮着!
大约就由于你加上的这一份亮度,
黑夜才终于全线崩溃,悄悄退却……


快乐鸟


你的羽毛这般华美,胜似孔雀开屏,
你的歌声如此动听,能够唱停行云。
你将森林当作一个理想的极乐王国,
却不知道林子外有囚笼,更有兀鹰……


鹅卵石


时间的脚步,已经把峥嵘头角踩平,
只有身子骨还坚实,能够压上千斤。
不必和玛瑙、珠玉去较量光泽晶莹,
还是和水泥在一起,浇进墙基桥墩


拾海归来


提着个网兜,大海边上去拾海,
留恋于涛声,沙滩上往返徘徊。
背回一网兜波光、云影和海风,
逢人却说:装着一个大海归来……



杨光治评点:


江苏著名诗人沙白这几首小诗,都是借物喻人、借事抒情之作。构思颇为精巧。


《致最小的星》:这颗最小的星的可贵之处,在于“执拗地燃着,烧着,亮着”。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光虽然微弱,却为战胜黑夜作出了贡献,它的形象是可敬的。不管是战争、建设、社会变革,都离不开这些“最小的星”。


《极乐鸟》:这是可爱而单纯的小家伙。可是,“囚笼”和“兀鹰”在等待、窥伺着它。诗人的爱憎都凝寄在诗行里。
《鹅卵石》:歌唱鹅卵石的诗不少,立志各不相同。


这是一个正面的形象。诗人的喻意很清楚。在今天的“四化”建设中,多少这样的“鹅卵石”正“和水泥在一起,浇进墙基桥墩”。
《拾海归来》:似乎可以把它视为一首讽刺诗。


不了解大海,拾海不会有收获。这位拾海者以为“波光、云影和海风”就是“一个大海”,可悲。


诗给我们有益的启示。在参观、访问、学习时,切不要象这位拾海者。


这几首小诗句子很整齐,但毫无削足就履之嫌。诗人下了很多锤炼功夫。


这种句子整齐的诗,有人讥之为“豆腐干式”。要知道,“豆腐干”也有营养价值。这属于“带着脚镣跳舞”吧?我想,如果跳得好的话,不也可以证明跳舞者的水平很高吗?



杨光治



杨光治先生是著名的诗歌评论家和诗歌编辑家,几十年来,他对诗学研究和古典诗词普及的工作十分执著,深入探索;在20世纪80年代,首先在中国内地评介及推出台湾著名诗人洛夫、席慕蓉和北京青年作者汪国真的作品,引发诗歌阅读热潮,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因而荣获国务院特殊专家津贴。曾任花城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著作甚丰。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东岭南诗社顾问,《岭南诗歌》主编等。



顾    问:蒋述卓、杨光治、熊东遨、龚伯洪、李永新

总    编:冼松青

主    编:颜锦堂

副主编:廖日文

编    辑:严美群、黄伟校、刘桂宜、林绮坤、卢泉有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