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张艳宁:执着的父亲,我的泪

乡土作家2018-06-19 12:14:16


张艳宁,女,陕西省咸阳市彬县实验小学教师。爱好文学,常喜欢把一些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理解,变为文字记录下来,希望来到这里与大家一起成长。


执着的父亲,我的泪

张艳宁


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而且对土地很执着,很执着。

在那片贫瘠的土地里,已劳作了整整十年,但山地依然贫穷,他没有给予父亲太多的回报,但父亲继续着付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清晨五点多父母已起床,父亲安顿牲口,母亲忙着烧水做饭,匆匆吃过简单的早饭,他们便带上馒头,水和锄头之类的农具去山里干活,去往山里的路,十几里全是高低不平的土路,骑车技术不好的人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可父亲每在农忙季节都要骑着那辆破旧而笨重的自行车往返于此,他的坚持让我心疼不已,又无可奈何。到达山里时,地里还有露水,父母便开始劳动,一直到中午,天出奇的热一丝风都没有,连锄头深挖下去带起的土也是干的,父亲就这样一锄头,一锄头的挖着,挖得双手像枣树皮一样干裂,挖得嘴裂开了口,挖得我忍不住想哭。在烈日下我们坚持到两点钟,才回到临时的窑洞中吃午饭,所谓的午饭就是在简单的锅台上烧些开水,有时吃带的馒头,有时撕些面片,在地里摘些苜蓿下到锅里,就是一顿美餐。吃过之后继续下地干活,因为天黑前要赶回家,家里还有牲口无人照料,回家时因为是上坡路,就更难走了,但父亲还要给牛推上重重的一捆青草,看着他弓着腰,非常吃力的推着车子时,我都不敢去看他。尽管这样累了,回到家里,父亲还是不能歇下来,他要忙着把割的草与母亲用铡刀铡成一寸长的小节喂牲口,安顿好已是九点多。第二天早上照样五点多就起床。



从承包山地到现在已十年了,父亲没睡过一次好觉,没吃过一顿好饭,父亲的脖子晒得黑红,人也瘦了好多,白发添了一根又一根,皱纹加深了一道又一道。有时我不敢想象父亲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因为尽管这样辛苦,每年都收成不好,为此母亲哭过,也跟父亲吵过,亲戚邻居都劝父亲不要逞强了,可每次他都一言不发。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我读懂了父亲,是不相信命运。他一直坚持与贫穷抗争,即使再苦再累也坚持着,在他体力能够支撑的时候,他都不会停下,而是更加卖力。他曾对我说:“我也不是不知道苦,可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个事干。”父亲读书不多,,他不懂得什么人生价值,可这句实实在在的话,不就是父亲一生的追求吗?“苦”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事”才是他一生的全部。尽管这“事”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愚钝,但父亲从未放弃,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一生目标。



今年,父亲种了八亩玉米,打算买辆农用车,种上苜蓿,继续发展养殖,还栽了一些花椒树,核桃树。不知命运这次会不会眷顾父亲,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风调雨顺,来年丰收。让父亲干裂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我也不会如此难过。

相信父亲的执着,同时在父亲的执着里,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执着,而且同样不怕苦难,坚持下去。


后记:写完此篇,一步步读懂了父亲,他何以要苦苦挣扎,他是与命运做抗争,也是用一生来教育女儿,如何顽强的穿越贫穷,去追求幸福,谨以此篇向父亲写下一个女儿的全部敬意。



主办单位

湖北咸宁市文联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