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潮汕吴氏驹公史录之河陇篇

李伟桐工作室2018-01-27 06:09:08


潮汕吴氏驹公史录之河陇篇




河陇乡吴氏系驹公第九世孙吴杞天元,公于宋绍定六年官授海阳镇守使,告休创居。河陇吴氏天元公创村至今七八百年,吴氏子孙香火兴旺,人才辈出,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河陇的一角



河陇吴氏天元公之著存堂,历经岁月的洗礼及历史的原因,多次进行重修。最近一次于2005年十月二十日竣工,重修后的河陇一世祠堂~著存堂红红火火,堂内建设精工细作,受到社会人士的高度好评!



河陇吴氏天元公之著存堂大门及一角




河陇吴氏天元公之次子玉岗之“玉岗祖祠”和长子玉昆之“时敬堂”



祠堂一角



河陇村人才辈出,教育事业也得到极速发展,河陇中学于1986年建成,服务于河陇村及周边村庄!河陇小学1998年建成,服务于河陇村!



河陇中学及河陇小学之一角


河陇村为自然村,古称贺陇,因地处幽岭东南余麓而得名。其住民历史甚远,由古代家族聚居发展而成。如其中吴姓先民可溯至古公亶父。元朝末年,贺陇寨人口已初具规模,潮阳监县达鲁花赤熊按摊不花置贺陇属兴仁乡,贺陇建制正式开始。




河陇村始建于元末明初,元至正至明洪武年间(约1341-1370)。


元至正年间(约公元1341年),监县达鲁花赤熊按摊不花置贺陇属兴仁乡,贺陇建制正式开始。其时潮阳县为土人所据,陈遂占据邑治,谢均正据歧山都(今和平),胡禄据荆陇(黄陇都一带)。



明洪武十四年(1381),杨智任潮阳县令,奉令丈量土地,计算田亩;清查户口,编造户籍(称黄册),审定应征赋役。1381年,全县旧辖4乡统14团改为16都:新兴乡分县廓、峡山、黄陇、洋乌4都;兴仁乡分举练、贵山、戎水、黄坑4都;奉恩乡分直浦、竹山、招收、砂浦4都;丰欢乡分隆井、大坭、酉头、惠来4都。都下设图、里,里长管征粮草。贺陇里分属贵山都,期间姓氏混杂,各祖宗出处均未详且不可考,或为岭南土著。时人或谓河陇吴氏出自芦溪驹公之下,实属无稽,未可考。人口约300。明代书载甚少,为自然生态。清康熙开始,略有记载。嘉庆道光后,族人流传始有序。




历史事件:


 1、元朝至明朝元朝至明朝约300年间叙述甚少。唯本山龙宫山东南坡吴姓二世明万历丁酉(1597)葬玉岗公,墓冢完整,碑相齐全,可以鉴镜。前推后论,莫不中肯。


2、清初顺治始至清末光绪200余年间府县之志所载寥寥。然明嘉靖3年(1524)之"鸽变"及清嘉庆7年(1802)之"花会",荼毒本乡甚众,乡民又经历两次大洗牌。


3、清光绪初年后始载县府志1、光绪四年(1878),贵山都贺陇(不含举练都)、溪边争灵山水械斗,由惠潮嘉道调处。2、民国4年(1915),秋九月亢旱。贵山都贺陇(不含举练都)与溪边争灵山水源发生械斗。俗称"溪边破番客,贺陇破成伯"。3、民国33年(1944),"7-20强台风"7月20日潮阳强台风,田禾损失无数,贺陇大受其害。9月24至25日再起强台风,屋宇倒塌甚多,饿殍四起。8月6日,日军板本部永芳敖幸中队流寇暗经孤坑山小径,欲袭六区(谷饶辖)贺陇村(保),被国民党自卫队协同保安队(时贺陇未设保长)击败。


4、民国35年(1946),始设保长。是年,民国政府成立潮阳县民众自卫总队,县长余建中兼任总队长,另设副总队长若干人,辖区乡(镇)、保民众自卫队。民国38年(1949)4月改编为潮阳保安团。贺陇保有保长几任,协助抗击共产党郭成、刘斌(后为吴扬、吴表凯)领导的小北山武工队。




5、民国38年(1949),7月5日,闽粤赣边纵二支第一、三、四、五、九、十一团共3000多人联合作战,解放六区(谷饶辖)。是役歼守敌潮阳保安团第三营110多人,毙、伤从县城前来增援的敌人60多人,活捉营长黄少初。贺陇保解放。是年,贺陇翠峰岩圣母娘娘大塔反复抽签没有得主,事急,由理事人员倡议分给全体乡众,签成。大塔砸碎,溶入食水沄,乡众汲水食平安。隔年才晓得是换了朝廷(解放)。是年农历6月,"虾仔地"与"三亩区"交界水田有"鸽鸠烧刣"。清晨天蒙蒙亮时分,水田里堆堆叠叠数不清的"鸽鸠"自发分成两派,脊背有黄纹为一派,无纹为一派,各含"苦望枝骨"尖或"含壳草"为矛盾,相互厮杀,血肉模糊,尸横遍野,日出自退。有人拿筐箩盆桶满装喂鸡鸭,鸡鸭不食。河陇村圣母娘娘曾设乩童。解放前几年,乩童于山坝埕古井处持符剑搭高台与铜盂郭氏古墓斗法,力乏失败,急不能下,口中叽里咕噜。围观之人急中生智,大呼“民众一人一把草”,稻草摞高,乩童安全下来。由此讹化为乩童讲“客话”。及后平整耕地时,在古井中起出尸骨一副。老乩童死后,八十年代初,有好事者又组织奉咒产生新乩童,虽“行火路”时双脚烫伤差强人意,勉强通过了一系列傩戏法术。1983年深秋某一夜,新乩童带领一众属龙属虎人丁,身藏符头,手持令旗令箭,飞奔往寮前山而去。隔日清早,挑粪浇菜的人们发现,早先竖于新桥林氏七世祖墓旁用乱石及钢筋混凝土筑成的“膏药旗”护砂不见了。及后又施展了一些法术,如大队址、中学的“拍火”仪式等。后来因为利害关系,分赃不匀,当局者将乩童蔑称为“狗爷”废黜。尔后再佯选几次乩童,终未有果。贺陇大队批斗大会




6、1951年1月16日,潮阳县人民政府召开群众工作会议,学习土地改革法并部署土地改革工作。全县土地改革分为清匪反霸,退租退押(称"八字运动");划分阶级,分田分地;开展复查,发土地证三个阶段进行。至1953年春耕前后完成了全部任务,土改结束。划出地主、富农若干户。


7、1952年8月,全县将原10个区改建为17个区(仍用序列区名)、1个区级镇,辖119个乡。铜盂始设区,分列第七区,贺陇乡(保)脱离第六区谷饶归其管辖。


8、1956年12月,汕头专区实行撤区并乡,潮阳县18个区(镇)、119个乡并为44个大乡、3个乡级镇。贺陇属中练乡。即:棉城、海门、达濠3镇和金浦、平西、凤岗、广澳、潮光、和平、溪头、港头、峡山、东浦、泗联、谷饶、深石、和练、中练、贵屿、南阳、上练、司马浦、大布、仙城、金溪、陈店、石桥头、大长陇、河浦、珠园、钱塘、两英、古厝、金瓯、雷岭、石船、沙陇、成田、井都、关埠、下林、金玉、灶浦、西胪、华阳、桑田、波美等44乡。贺陇属中练。是年,猪肉实行城镇凭票定量供应,乡村凭证限量供应。


9、1957年2月,潮阳县在铜盂动工兴建练江防潮灌溉水闸。全闸36孔,闸上有通道,闸北侧建有过船闸。1958年3月竣工使用。贺陇派人参加修建。12月,全县44个乡、3个乡级镇合并为27个大乡、3个乡级镇。即:棉城、海门、达濠3镇和平西、金浦、凤岗、河浦、珠园、和平、港头、沙陇、井都、峡山、司马浦、两英、石船、雷岭、陈店、金溪、大长陇、上练、贵屿、南阳、铜盂、谷饶、灶浦、西胪、桑田、华阳、关埠等27乡。1958年6月,政区再度合并为2镇17乡,即棉城、海门2镇和金浦、和平、峡山、谷饶、铜盂、贵屿、司马浦、陈店、两英、石船、雷岭、沙陇、井都、关埠、金玉、西胪、桑田等17乡。河陇归铜盂管辖至今。




10、1958年9月,北港运河上中游的南溪至潮港加宽,贺陇派人参加劳动。是月底至翌年,全县大搞平整耕地,贺陇深翻改土800亩。至1964年,陆续修建扩建湖仔、陂肚等小型塘库。9月,铜盂设人民公社(曾称红锋公社),至1975年后,几经变动,贺陇大队又称河美乡、贺陇乡、河陇乡。1983年12月,社队建制改为区乡建制,河陇村长达26年的人民公社历史结束。


11、1959年6月至9月,连续几次大降雨,台风暴雨与暴潮,房屋倒塌致人死伤。


12、1960年5月4至6日,天降特大暴雨,造成洪涝灾害,贺陇大队严重受灾,房屋倒塌,死伤多人。吴钦(本县人)任县长,始设特种商店,侨户凭侨汇券可以购买粮、油、肉、布等紧缺物资。贺陇粮油肉布等物资奇缺。


13、1962年8月30日至9月2日台风,又值农历初三大潮期,大潮、暴雨泛滥。 10月3日强台风,风力9~11级,降雨量仅16~43毫米(俗称火烧台风),贺陇大队受灾农田,倒塌房屋,死伤人员严重。


14、1963年,自上年9月11日至是年6月9日,全县出现特大旱灾,持续亢旱270多天,练江水闸以上的江水因大旱被车干。因地势原因,贺陇大队颗粒无收。社员开始水肿饿死病死。


15、1964年7月1日,全县进行第二次人口普查,以是日零时为标准时间,贺陇大队596户,人口2997人。




16、1967年4月起,贺陇大队开始执行"家家高挂红太阳(毛主席像),户户设立宝书(毛主席著作)台"的群众性活动。11月,全面关闭粮油自由市场,贺陇大队禁止生产队之间以化肥换粮食。旧历年底停办华侨建筑和修理房屋储蓄存款,取消凭侨汇供应建筑材料。


17、1968年初,革委会成立,出现了司令部和造反兵团等叫法的团体,贺陇群众学生游斗牛鬼蛇神。


18、1969年7月27至28日强台风(称"七·二八"强台风),风力10~12级,伴有暴雨,特大海潮,贺陇大队水深2米多,倒塌房屋37间,砸死砸伤数人。11月后,贺陇大队接纳上山下乡和黑五类人员及家属数口,至1979年回城复户。12月,贺陇大队派员修筑海门湾拦海闸坝。


19、1970年,积肥改土,继续兴修水利,巩固加深加高灌溉沟渠。贺陇学习推广"土油池"。


20、1973年,贺陇群众学生开展批林批孔运动。




21、1975年,贺陇大队派员参加修筑南山截洪,名额分配各生产队落实。


22、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是夜,全县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隔日贺陇群众在生产队收听首都追悼大会实况广播。是年,进行殡葬改革。贺陇大队成立治丧委员会,建立殡葬队。规划路仔山为坟地,称"抽底棺材"。


23、1977年,贺陇沿公路旁房屋白灰墙上写着"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大干苦干,三年大变"等大标语。是年大亢旱,在铜盂人民公社施行人工降雨,成效不大。后又猛降大雨,雷电交加,内涝严重。


24、1979年2月,贺陇大队有现役军人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未立功。6月,处理归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挤占的侨房。


25、1980年春,贺陇大队推广农业承包到组,包产到户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至1982年12月,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夏粮入库采取"户交队结"的方式。


26、1982年7月1日,全县进行第三次人口普查,以是日零时为标准时间,贺陇大队总户数723户,分21个生产队,总人口3559人。


27、1983年7月13日,撤销汕头地区建制,实行地市合并、市领导县的体制。12月4日,铜盂人民公社改称铜盂区,贺陇大队与洋美大队合并改称河美乡。8月至9月, "严打"第一战役、第二战役开始。至1984年9月,河美乡有多人被捕入狱。




28、1985年1月1日,应上级规定,河美乡取消生猪派购,实行猪肉议购议销政策。群众有钱就可购买猪肉。同年,本乡洋美大队人吴至锐任潮阳县长,1986年9月30日辞职。


29、1986年11月8日,铜盂区撤区建镇,河美乡分为两个自然村-河陇村和洋美村。


30、1989年8月,河陇村复查落实清退"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挤占住房。


31、1990年4月26日,河陇村设置花岗岩石村名村标(172厘米×86厘米),立于河陇中学门口左侧。7月1日,全县进行第四次人口普查。以是日零时为标准时间,河陇村总户数983户,4857人。


32、1991年7月19日,9107号强台风在汕头沿海地区登陆。潮阳县风力10~11级,阵风12级以上(38米/秒),并夹带暴雨。河陇村房屋倒塌多间,损失严重。


33、1993年4月9日,设立潮阳市(县级),至2003年1月29日设潮阳区。期间河陇村名称及上辖部门未变。


34、1998年6月13日,铜盂镇河陇、草尾及和平镇草潮等6村因迁移怀疑是传说中宋朝兵马大元帅古坟引起群众性械斗事件。当晚,河陇村分5辆大货车载人,出动壮丁约400人,身藏符头,持刀持械,以移坟为借口,到草尾村找人斗殴,受草尾村40多人狙击,河陇村人现场3人受伤,运输车5辆均被烧毁。余众藏于山间树丛,借着夜色,假扮"烧诗头"(枯树头)藏匿,逃避草尾村人攻击,得以保全,待草尾村人撤退后,绕过后山,披荆斩棘,陆续乘夜从西胪折回,至次日中午方清点人数齐全。山上无路,受树木划伤者众多。潮阳会同汕头市政法部门赶赴现场,制止事态发展,后抓获12名违法犯罪人员治罪,开大会对群众进行法制教育,平息事件。翌日,应约聚于“匙免祠”前的热血青年所至寥寥。日近晌午,在“夏龟抽”一声哀怨的“散甫母...”中散去。河陇版的“虎虎虎”流产。




35、1998年12月至2008年7月期间,“土地财政”之风刮来,河陇村出现多起“鬻地求荣”事件。在未经国土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村两委擅自将村集体所有的位于东交仔、八块仔、三片洋、东沟仔、老房厝前、厕池地、新公路下、五房祠前八个洋坊的土地发放给村民占地建房,面积共计14.374亩(其中耕地13.294亩、其他农用地0.15亩、建设用地0.93亩)。潮阳区处理土地违法问题督导组办公室发出了“关于限期落实违法用地整改通知书”,但未改变既成事实,责成无效。自2007年后,由于当局打压,依赖卖土地收入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土地成为敏感问题。各路人马均小心翼翼,不肯轻易试水,以至于如2013年“大肚平”项目经起哄后胎死腹中。各级政府对土地进行严格管理,相继出台了国土管理的有关政策和法律法规,致村居一级政府收入萎缩,甚至是零收入。河陇村过着举债运作的日子,村集体经济十分薄弱。




36、2012年夏,“广场舞”来袭河陇村。不说大妈们扭的村村势势抑或婀娜多姿,大池头空地周遭住民着实领略了巾帼们的奔放。但也有附近居民戏谑为“免费过着帝王般的生活”:美女如云,夜夜笙歌。


37、2013年底,洪和公路改道村东。原洪和公路河陇段寿终正寝,光荣退休。在当局主持下,群策群力,将该段道路重新修筑,辟为村道。疏浚排水暗渠,增设路灯。远远望去,古寨泛起了一点现代的生机。




38、2013年底,随着“三角埕”旁最后一批厕池被拆除,伴随河陇人生生息息几百年的自给自足的农耕自然生态结束。墙壁上写着“严禁社员落厕池瓦蛆(网蛆虫)喂鸡鸭,严禁耕牛落田,严禁社员上山偷觅草,违者罚款”等乡规民约的寨内民兵楼和相关标语完成历史使命,成为文物,静静地等待着后人的考古与发掘论证。河陇村的人们由此华丽转型,光荣地加入伟大的“农民工”队伍,具有划时代意义。人们满怀激情,敞开胸怀,高速狂奔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康庄大道上。




39、2015年,大乐透一等奖出现在本村,小概率事件发生了,俗称“铳籽拍入浪鸟康”。




40、受“圣婴现象”影响,本村经受58年来低温的洗礼。2016年1月24日下午,本村下起了“霰”,状如熟薯丸,落地经久不化;是夜,气温继续下降,至凌晨,屋顶路旁,浅水成冰,人们于“林埠田”处录得零下二度的低温。冻死冻伤作物禽畜无数,野外草木凋零。又值年关,菜蔬禽蛋奇贵,几近十倍。受该次寒流影响,孱弱之人直接或间接冻死的不下三十人。 


- 河陇村 -




弘扬潮汕文化、记载历史,分享生活,留住感动

小编微信:lweitong,欢迎添加!



-TEN-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