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细读会醉 | 孙兴亮:我笑一笑, 走进夜的悲伤

原鄉書院2018-05-15 02:54:39

我笑一笑, 走进夜的悲伤

孙兴亮

1、我是一棵梧桐树

 

庭院深深

风雨如注

而我从不荒芜

 

我不曾许诺

也从不祈求

我只是一棵梧桐树

听鸟唱歌

随风起舞

不期盼辉煌

也不追求幸福

 

我只是一棵梧桐树

不想得到

也没有痛苦

我过我的生活

我看人们走路 

 

2、无题

 

杂乱的人群之中,

突然一道光芒,

像升起的太阳,

你笑一笑,

走到我身旁。

 

泥泞的小路之上,

不再孤独彷徨,

我们肩并着肩,

笑一笑,

走过人来人往。

 

一颗流星划过,

如此美丽闪亮,

为何不能长久?

你笑一笑,

走向人海茫茫。

 

烟灰已然散落,

茶水依旧芳香,

衾被如此冰冷,

我笑一笑,

走进夜的悲伤。

 

3、悼张培刚

 

一代宗师人间埋,

徒子徒孙徒悲哀。

萨氏国外覆天地,

张老园内种白菜。

壮年院门贵客稀,

殁后坟前各人来。

跳梁小丑当权道,

无有一席留人才。

 

张培刚先生是发展经济学家奠基人,于2011年11月23日去世。张教授1946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回国,但是赶上中国的特殊时期,其能力没有得到发挥。他的同学萨缪尔森则在全球经济学界享有声誉。令人叹息有感。

 

4、夜来帘外淫雨声

 

夜来帘外淫雨声,

枕戈卧剑待天明。

早知世事隔蜀道,

哪有赤足怕泥泞?

从来浮云难遮日,

拨开迷雾见天晴。

重整衣装跨战马,

逆风加鞭又东行。

 

5、一本正经容易老

 

一本正经容易老,

疯疯癫癫才最好。

道济狂歌五柳前,

鲁达醉酒观音庙。

能屈能伸小邓平,

忽左忽右大李敖。

半是清醒洞世事,

难得糊涂才逍遥。 

 

6、绝望的眼神

 

可曾见水泥路上的洪水?

可曾见冰冷的尸体成堆?

谁对我们的生死无所谓?

谁让我们无助地淌眼泪?

 

灶间还有昨日的余灰,

缸里已无下锅的米炊。

我们拖着残病的身躯,

负担富人高尚的重税。

 

没有一种饮食可放心落肚,

没有一间房屋可安然入睡。

没有一片干干净净的所在,

美人的脸却露出野兽的尾。

 

法律是当权者的傀儡,

道德是愚昧者的麻醉。

没有一丝人性的光亮,

窒息的空气让人心碎。

 

我不会狗一样乞怜摇尾,

我不知道明天是为了谁。

如果有一双智慧的眼镜,

眼神中也是绝望的死灰!

关于诗人

孙兴亮,金融从业者。

原鄉書院回顾,点击可直接阅读



原鄉書院总目录


名家专辑快捷阅读,回复作家名字即可


毕飞宇|陈忠实|池莉|曹文轩|迟子建|格非|冯骥才|韩少功|贾平凹|老舍|李佩甫|李敬泽|刘庆邦|沈从文|苏童|三毛|铁凝|莫言|汪曾祺|王朔|王小波|王安忆|余华|严歌苓|阎连科|史铁生|张爱玲|张承志|


博尔赫斯|村上春树|川端康成|马尔克斯|卡佛|福克纳|卡夫卡︱卡尔维诺


国外名家作品合集,回复“合集”,便可快捷阅读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