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再回故乡】刘剑辉 回乡偶书

轩轩2018-06-19 02:56:05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无论走多远多久,故乡都扎根在你我心中。
我的故乡在湖南省郴州地区资兴市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里,这是我剪落脐带的地方,是我童年成长的摇蓝,是心底抹不去的记忆。

我对故乡的印象是四面环山,中间山谷处有零落的土胚房,屋后一片竹林,房外有围着栅栏的菜园,门前一大一小两口池塘,山脚下是重重叠叠的梯田。

所以我的梦里时常有故乡篱间的牵牛、庭前的野菊、以及群山的横翼、泥土的芬芳、稻花的飘香,晨雾晚霞的朦胧飘逸,我的梦里也时常有抚养我长大的乡亲们的音容笑貌和身影。

自从我进城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安家落户到现在,离开故乡也有二十年了,这些年把父母接回了城里住,自己也忙于生计四处奔波,也就很少回乡下老家,今年中秋节,我所在的公司放假两天,我想该去看看我童年生活的故土和亲人。
中秋节一大早,我就踏上了回乡下的客车。我老家在连绵几十里的山脚下,此山名为七宝山,七宝山是一座奇峰如一位巨人雄伟直立于地,又是一道屏障,危岩绝壁的耸立于天,蔚蓝壮观。

客车开到村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崭新的乡村水泥公路,迎着山道如龙延伸,似玉带在林间穿梭往来。这是去年冬新建的,由国家公路局出资一部分,慈善义捐一部分,村民自发捐款一部分凑资修建的,村民们对这条水泥公路期盼了十几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中学读书,要走五、六里山路才到学校,遇上暴风雨雪天气山路就满是泥泞,甚至多处塌方,下雪时,路面被冰雪冻住根本无法行走。

由于交通闭塞,村里粮食、林木、农副产品全都靠人力一担一担搬运至县际大公路,耗时费力,事倍功伴。如今,乡村公路的建成使山里山外,乡村与城市相连,村里有了摩托和小车,交通便捷了,也加快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回到村里,金秋的山峦如一幅幅彩色的画面掠过眼前,凉爽的山风裹着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记忆中断井颓垣的故乡,也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的加快,政府扶持集资集中建房,村里正在大兴土木,拆旧房建新房,一排排单栋复式的三层平顶房整齐地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新型农村产业链也已形成,比如说大伯和小叔。大伯是村里养鹅专业户,这几年产供销一条龙,生意很快风生水起;小叔承包了几百亩山林,种上茶叶,竹子,这几年也供不应求,很快就积累了一笔财富。如今他们家里电器家具样样俱全,相比以前,收入翻了几翻,物质生活水平也相应提高了。

乡村正在飞速发展,所幸屋后的竹林、门前的池塘、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溪流仍在,故乡的泥土田畦仍然还像当年那样芬芳,晨雾晚霞仍然如儿时那样朦胧飘逸。不改的是乡音,不变的是乡土人情和民俗民风。大伯见我来了,忙着杀鸡宰鹅;小叔去菜地里挖了好几斤地瓜;大伯邻居张阿姨拿了几瓶自家酿制的红薯酒;还有儿女出外务工的李老汉到水塘里抓了两条雄鱼。  

午饭就在大伯家吃,左邻右舍都来了,十几人围着一个大桌子吃饭,盘中全是可口的绿色食品:自家晒制的干厥,烟熏的腊肉,乡里土鸡蛋,咸制的白辣椒。菜肴可口,美酒香甜,乡亲们你敬我,我敬你,觥筹交错,其乐融融,他们的热情纯朴善良好客深深的打动了我。

临走时,乡亲们提着很多土特产大包小包的让我带回城。我感激涕零,我满载而归的不仅仅是乡亲们所赐的物质的收获,更收获了一份浓浓的乡情。

故乡,是我心中一块梦萦魂牵的土地,乡亲,是我这辈子最尊敬的人,这份浓浓乡情,让我一辈子难以忘怀。有时间我会常回来看看,我相信他们的日子会越过越红火,生活会越过越美好。

 

             图片:网络     主编:轩轩



作者简介

 

刘剑辉,1980年出生于湖南郴州资兴市雄伟的七宝山脚下和美丽的东江湖畔。山冶性水养心,自小爱舞文弄墨,长大后浪迹江湖。曾在《潇湘文艺报》、《作家摇篮》、《湖南日报》、《郴州日报》、《江门文艺》、《佛山文艺》等报刊杂志上发文上百篇,在《星星诗刊》、《当代诗歌》等诗刊发表诗歌数十篇。散文、诗歌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