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30岁的我:太务实的我们,太务实的中国

张琛工作室2018-01-12 20:02:37


这个系列开着开着,我自己都眼泪朦胧了,浓缩的时光这么快,这么快就30岁了,如果当时不写,我将以何记录我残存的岁月和转瞬的青春,30岁那么快就过去了。


但愿我的30岁的点滴,陪你度过你30岁的平凡、苦恼、躁动。




在现代中国的职场语境和社会语境中,务实相当于:这人很靠谱,这人很有执行力、这人能创造价值、这人能带领家人奔上康庄大道、这人不黄赌毒、这个人可以托付终生等等正面积极的含义。


举凡务实的,必定推举,举凡务虚的,一定要摒弃。


学校召唤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组织要你把信送给加西亚,并且不要随便动别人的奶酪。


用数据统计你的得失,用EXCEL报告你的思索,用饼图展示你的雄心,用PPT诉尽你一生。


忙忙碌碌、混混噩噩、衣食充足、大脑空荡。


谁,谁能奢侈到搭乘随机的航班去伦敦的广场喂鸽子?恐怕连滇池的海鸥都没喂过吧。


务实,实到生活中都是数字、项目、增长点,方能想到虚空的美好。


让自己闲下来,在空寂中冥想、听音乐、奏音乐、读书、享用美食、放空自己。


中国古人极会利用闲时作乐,“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张潮,安徽歙县人,生于1650,清代名士。其《幽梦影》可能是被后世所谓名士、生活家、好吃懒做之徒引用最多的书籍之一:“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


击剑而歌、披发饮酒、秉烛作乐,不胜快意。


▲30岁那年,去西藏拉萨群增福利院

把我摄影展拍卖摄影作品得到的1000元钱捐给孩子们

有个图多多吉的孩子趁我不注意,把我画了下来


欧洲贵族向来有资助艺术人士的嗜好,拜伦、雪莱、华兹华斯,谁没有几个富翁朋友,穷困潦倒时提笔万言,朋友自远方寄来支票,诗人们又偷得几日欢颜。我看这个习惯对资助者和被资助者都是好事,为后世留下许多华美诗章。


诗人们实在没有必要走转改啊,应该整日美酒杯莫停、美人卷珠帘,催生那唯美的文字,记得有一天看周春芽自诉作品拍得好价钱,生活自在逍遥,让人真心高兴。艺术家有生之年不为金钱羁绊,自由创作发挥,这是天赋啊,是艺术也是做人难得天赋。


江南春是分众传媒的创始人,身价匪浅,还记得某次他接受鲁豫有约的采访,谈及终生理想,他声音颤抖、思绪去了老远:“我特别想做一个诗人,被一个美丽的妇人包养着,不为柴米油盐所扰”,那你现在不也可以作诗吗?“缺了贵妇人,这梦想就不完全了”。这样的遗憾,是太让人理解了。


钢筋水泥的格子间里,怎么可能酝酿出这样传世百年的诗作佳酿,“我看过你哭——一滴明亮的泪涌上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在你之前也不再发闪; 呵,宝石的闪烁怎么比得上你那一瞥的灵活光线。


/ 往 期 回 顾 /


28岁的我:爱与哀愁像杯烈酒

28岁的我:生活的琐碎与伟大

28岁的我:照方抓药的神奇体验

29岁的我:作业2011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