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家书丨致我亲爱的双亲和眷恋的故乡

金石缘文化2018-02-12 07:39:28

金石缘丨 致力打造中国文化创意第一微刊


写家书●传亲情——济医附院职工征文集


出品单位:中国文联出版社


设计单位:金石文化艺术设计有限公司


主        编济医附院工会


尺        寸:14.0×21.0cm


工        艺: 封面烫金、胶装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的重要指示精神,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发扬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根据山东省总工会要求,济医附院工会广泛动员职工积极参与“写家书·传亲情”活动,呼唤亲情、珍视亲情,倡导诗意生活,让职工从中体会到平凡生活蕴含的诗意之美,唤起我们对家庭、对亲人、对朋友、对同事、对身边每一个人的那份浓浓的爱。活动开展以来,广大职工热情关注、积极参与,短短时间内共收到征文作品200余篇,经评委认真遴选,共评出一、二、三等奖计63篇,优秀奖58篇,并将其编辑整理,集成本书。现分期刊发,以飨读者。



……


- 写家书·传亲情 -



致我亲爱的双亲和眷恋的故乡

济医附院手术室 贾春香


亲爱的父母亲:

二十三年前的盛夏,充满对城市的向往,背起装满父母的希望和寄托、期待与不舍的行囊,我开始了第一次远走他乡。瞥一眼通往未来道路的田间小路旁我施过肥、种过豆的自留地,炎炎烈日下有过我最炙热的梦想:换一种与父辈不一样的生活。

起初离开家,有一种逃离苦海、握住幸福的错觉,没有了父母的唠叨和“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的无奈,耳边清静了几日,偶尔在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会诱惑我思念父母的种种好。开学不久的一节晚自习,我为班级更换教室坏了的白炽灯泡,不小心从高处坠落,班主任和同学将我送到医院,拍片显示:右尺骨骨折,右前臂打上了厚厚的石膏托。尽管有老师和同学的百般照顾,我还是第一次有了浓浓的思乡情愫,开始艰难的练习左手写字,第一次给父母写了歪歪扭扭的家书,虽然内容早已淡忘,但收到信的父母焦急地出现在我面前的场景却定格在年轻的记忆中,从来不曾透彻了解父母心扉的我,第一次读懂了什么叫心疼。在我可以撒娇的年龄,父母给了我足够的体谅和包容。

转眼到了暑假,从短暂的城市生活回归田间地头,有一种阔别已久的感觉,邻居在田间热情地打招呼,像今天我们见了海归,有那么一点点小羡慕。走在乡间小路上,突然有种离开喧嚣的闹市,融入静谧田园的归属感,曾经对在土地中劳作想要迫切逃离,丝毫体会不到收获的喜悦和屯粮入仓的满足,怎么在这短暂的离别归来后,一切又变亲切依恋了呢?也许,正是对养育我成长的一方水土的眷恋吧!

陪父母一同除草,突然觉得父母不再那么挺拔,烈日下流淌的汗水,寒风中皴裂的手背,只为筹集那天文数字一样的学费。记得入学前几夜,半梦半醒间,听见父母讨论这些年存了多少积蓄,叔叔借给多少,邻居借给多少,还差多少……原来,为了我的学费,父母夜不能寐,一笔笔亲情账单,才有了我走出家门、走向未来的平坦。收到入学通知书时,分明看到了父母掩饰不住的兴奋,年少的我,却一点也没读懂开学前父母的艰难,一些心里的苦从未让我们看穿,生活中只有父爱母爱的阳光。再回首,那些漆黑的夜,有多少时光父母是在为生计思索,而于父爱母爱下安然成长的我们,才敢于拥有自己的奢望和梦想。

临近毕业找工作,也曾幻想着不给父母添麻烦,实习期末,我鼓足勇气,敲响了实习医院院长办公室的门,毛遂自荐,把自己的学业做了言简意赅的汇报,院长礼貌地听完,只一句话就否定了我的兴致勃勃:“医院护理需要的是专科学历”。那时还鲜有高级护理专业,国家也刚开始高护自学考试。怎奈我距离高护自学考试毕业仅一步之遥。学业毕业,我回到故乡,回到父母身边,在离家不远的县城就业,其间,我不知道父母受多少难为,吃多少闭门羹,跑多少冤枉路,走多少独木桥,才有了我阳光天使职业的开幕式。因为体验过被拒绝的尴尬,经历过被忽略的痛楚,所以我不忍心问父母就业的过程,深知父母铺路的艰辛,能做且必须做的是在父母心路历程中多陪伴,多搀扶,多理解,多包容。后来的后来,为了更好地发展,我来到了现在的城市,投身到我所工作的医院。

成年后有了女儿才知道,父母不只是我生命的大树和靠山,有父母的家才是我心灵的依托和眷恋。每日工作早出晚归,匆匆忙忙,常常把思乡的情感在心中一遍遍默念,每次都是父母打来电话,思想和现实才能融为一次归乡的路途。老家的院子里两年前种下的樱桃树,前几天终于结了果,虽然仅有二十几颗,父母还是打了几次电话让我回家去摘。回到家时,看到樱桃树上飘扬着几块塑料布,那是用来吓唬贪吃的小鸟吧?樱桃被父母呵护有加,紫红色,晶莹剔透,含在嘴里的甜,倾注的是父母两年中幸福的期待。这种高档水果是童年可以馋得流口水的源泉,也是父母满满的亏欠,那时可以解馋的是公社里每家每户按人头发放的本村苹果园里的小苹果,青涩的、有干疤的,吃起来却最爽口的水果。时隔多年,我们的童年记忆依旧是父母挂在嘴边的话题。如今各种水果触手可及,早已忘记了童年的缺失,但在父母对往事的点滴回忆中,瞬间有种心痛的感觉:父母老了,想想父母年轻时自家种的一地排车菠菜,他们可以清晨三四点钟起身,步行两、三个小时去县城市场上售卖,一天可以赚到十几元钱,中午是馒头加白开水,下午又原路返回。那时父母不知回忆,因为年轻,因为要为一家人生计奔波忙碌,因为没有时间闲下来。而如今,儿女成家,他们的父母已故去,空旷的院子里只剩下白发老人和果树,打电话叫孩子回家、吃樱桃也只是千万个理由中的一个,我们不只是父母的牵挂,还是父母的依靠。突然觉得自己错过了与父母一起的很多时光,多陪父母不只是孝心,还是给将来的自己一个不后悔的宁静。

晚饭后母亲要带我出门转转,这些年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条胡同都铺上了水泥路面,安装了路灯,但这长长的村路却寂静的只有我们娘俩孤单的背影,胡同里有近一半的家门紧锁,门上还贴着几年前褪了色的福字和春联。母亲说,好多老人都跟随孩子搬到了县城或外地,还有的老人过世后,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忽觉,再也不见童年的追逐和小院里好多孩子搬着马扎去看电视时的热闹景象。小时候,月明风清的夜晚,胡同里、院子及家里全是游戏的孩子,捉迷藏,跳皮筋,玩石子;母亲端着碗边吃边喂玩耍的孩子;大人们坐在门前石头上唠家常;小孩子们无忧无虑数星星看月亮。

陪着母亲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细数世事变迁,谈论家长里短。上一次在家过夜应该是房屋翻盖前,父母说原来的屋子小,都回家住就太拥挤,翻盖房屋时特意加了一层,楼上两间是为我们准备的,只是盖好了一直未用。这次说住下来,父母高兴的晒了新被褥,又将二楼精心打扫了一番。躺在二楼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起身望向窗外,整个村庄一片静谧,皎洁的月光照着一排排房顶,还有不远处一片绿油油的麦田。这里听不到我城市25楼家下的喧嚣,看不到城市里的车来车往。没有霓虹灯,没有广告塔,有的只是我内心的宁静和父母为了我偶尔回家住宿准备的乡村楼阁所营造的静谧与温暖。有时觉得父母分明是一本无须任何字体和图画的名著,需要儿女一生去品读。

在Quora上做了这样一个统计,如果一个月算一个小格子,人生其实只有900个格子。在A4纸的人生网格上,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位置,走过茫茫人海,穿越青春年少,只剩下不到二分之一的空白,父母在不远处蹒跚前行,女儿在最好的时光奋力拼搏,有时觉得自己像孤独的单雁,既想飞起与父母随行陪伴,又要俯身给女儿呵护温暖,虽繁忙的工作让很多梦想未能成行,但依然许下一个个等待兑现的诺言,在有生之年,花时间和父母一同回忆逝去的时光,陪父母一起欣赏金色的夕阳。

永远爱您的女儿

2016年5月24日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