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你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超级英雄的套路

深焦DeepFocus2018-06-19 13:12:18



《X-MEN:逆转未来》

品牌IP系列如何有机重启?

文丨昊天(北京)

编丨Joy(重庆)


在《星际迷航》(2009)和《星球大战:原力觉醒》(2015)中,J·J·艾布拉姆斯已“以老带新”的重启策略——通过早期经典形象在新世界观故事主干中的撬动——收获了新、老粉丝罕见的平衡。角色和系列因此接力完成了历史更替,以此繁荣昌盛、生生不息。而随着休·杰克曼告别金刚狼,“复联”的诸神也逐渐临近约满的黄昏,深入人心的知名IP形象和系列都陷入重启和衍生才能继续扩大票仓的局面,而这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和学习。


或许在反复输出大同小异的变装英雄形象的故事基层,好莱坞主流创作者中的少数异类并不满足于炒热冷饭;而是寻求在叙事框架与影片主题完美契合,即:影片的主人公/影片的主创者在规定的叙事/历史结构内寻求变通的可能,以求达到对“规则/建制”的反动。



 你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超级英雄的套路


有别于《金刚狼3》在内的多数超级英雄——主人公的情感副线与故事主线互补的保守叙述方式,《逆转未来》稀缺爱情场面。与同样群星云集的“群像式”大片,在冲突构成和最终目标推动上与漫威团队出品的《复仇者联盟》、《银河护卫队》也存在区别。后者不但有爱情/动作的起承转合,在更大的动作类型内拥有一个明确需要击败的最终BOSS。即便常规爱情戏变成了几位超级英雄之间的“基情戏”,但他们之间始终没有形成对立矛盾。


(图注:钢铁侠和浩克表示我们之前的小摩擦无非是搞科研、切磋武功而已=__=)


以《奥创纪元》为例,钢铁侠是当之无愧的男一号,部分原因在于唐尼与漫威影业就《钢铁侠4》的片酬无法达成共识,导致项目停摆;而唐尼之前两部《复联》的合约依然有效,可见漫威团队就将《奥创纪元》打造成了一部“群像式的《钢铁侠4》”。即使必然将任务分摊给其他角色,但编导始终没有放弃让钢铁侠在每个关键情节的转折点上发挥领导作用。通过展现其“欲望—阻力—非常态”过程中开启的“人物弧光”,确立了他舍我其谁的主角地位。制造奥创的欲望(维护永久和平)构成了意想不到的阻力(奥创却将人类视为地球的威胁,试图毁灭人类),而影片接下来的内容就是钢铁侠与英雄们不断尝试以各种“非常手段”阻止奥创危机降临的过程。有趣的是,奥创的原始构想来源于钢铁侠自身——红女巫令他看到的内心深处的恐惧(地球将被毁灭)。



请注意他以一已之力从浩克手中拯救城市的独角戏!从市场经济角度这场“关公战秦琼”有着显著的意义,精彩程度甚至超过结尾的“教堂之战”——钢铁侠、雷神、幻视侠结合“人、神、不可知力量”三者合力将奥创逐出圣殿。


而从剧作心理上讲,这场戏的作用却是在帮钢铁侠“漂白”。钢铁侠成功制服了受红女巫诱惑而暴走的浩克(某种程度上,浩克也是无辜的受害者),而红女巫是被奥创所利用,所以这笔账只能算在奥创(连实体都没有的程序病毒)这个唯一罪无可恕的反派头上。


(图注:奥创表示“其实我想做一个好人……我就是按我爸要求的做的啊~~~”)


《逆》中观众看到X博士&魔形女&万磁王之间的三角爱情方程。但影片呈现的只是对彼此的爱意而不是拥有互动的爱情。这是由于本片中的三角关系被赋予了更多爱情之外的含义,甚至是政治隐喻和种族议题。


一次别离:最窝囊也不适合怀旧的金刚狼


“魔形女是否杀掉‘小恶魔’科学家玻利瓦尔·特拉斯克?”是影片叙事层面的核心悬念和终极任务。


影片的主线是通过金刚狼串联青年时代的X博士与万磁王环环相扣推进到这一悬念。值得注意的是,金刚狼和魔形女这组男女主人公(奥斯卡级大明星出演)全片结尾才相遇。而他们分别与X博士、万磁王都有多场具有戏剧转折关键性的对手戏。并且,影片前后两场关键的情节致高点(魔形女是否杀掉“小恶魔”),金刚狼都“消失”了。


(图注:表面上看一次是因为见到老仇人陷入惨痛的个人回忆,一次是被万磁王直接扔进了河底)


从叙事策略上分析“两次消失”是迫使金刚狼脱离主情节线回到自身情节线。这就是青年版史崔克将军出现的结构意义,连接金刚狼受难的未来使之脱离影片进行时态下的主要矛盾。由于缺少交集,《逆》打破了以往男女爱情的情节副线与主线的互动递进形式,金刚狼只是情节向导,他促使X博士和万磁王彼此争夺魔型女(基于爱情之外的理由)。金刚狼是导火线的作用,X博士和万磁王是炸弹的正负极开关,而魔形女则是决定是否按下开关的手。


(图注:男主角金刚狼不是影片的“上帝之手”,正如他回到1973年变成一副骨爪,他在个人战斗力和全片叙事决定权上都被刻意削弱了)


 主动权更迭:异性背负种族存亡命运


魔形女由于奥斯卡影后的出演被放置在情节最重要的关卡,她的最终选择决定着影片的结局(被编导放大到赋予着整个种族的命运:生存还是毁灭?)。她是在种族问题上纠缠不休的X博士(鸽派)和万磁王(鹰派)二者间不断加码的天秤,是与观众心意相通的节拍器。


《逆》女主角的故事线依然可以说“依附”男主角的主情节线存在,只不过主次关系发生了变化。因为男主角们(金刚狼、X博士、万磁王)的行动目标就是女主角(魔形女)。两条线索齐头并进,目的却刚好相反,错位形成矛盾冲突。不同之处在于,虽然女主角不负担引领情节的作用,但影片的所有情节都是围绕着她最终的选择展开的。不论是空间关系上的巴黎议会还是美国白宫,也不论是时间概念下的过去或者未来;唯一不变的是女主角魔形女既定的、简单的行动-情节线。


(图注:个人线启始是在越南战场上救变种人回国)

(图注:意外发现了种族灭绝计划,震惊于同胞的尸检报告遂决定杀掉“小恶魔”)


在01:10:51—13:11与01:26:58—28:54 魔形女与鸽派、鹰派分别有一次针锋相对的对话,毫不意外的,即她拒绝了X博士止戈的建议也回绝了万磁王屠戮的邀请。万磁王在此有句非常关键的台词:你到底是查尔斯的瑞雯还是魔形女?


(图注:她与鸽派的分歧在于杀不杀,与鹰派的矛盾在于杀多少)


事实上,很少有好莱坞的主流商业大片在这个问题上比布莱恩•辛格导演的“X系列”展示的更多,利用原著漫画的包装提出了面对与自己内外迥异、充满不确定危险性的“异族”应当如何相处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本片的序章(00:01:00—00:02:43) 同2000年出品的《X-MEN》二战波兰集中营的序幕,在调度、制景、调度、(儿童)视角都力求神似的原因。


视角对比


种族的议题也被巧妙地置于情节的背后,无法战胜的新敌人——哨兵,作为不可抗力——灭绝的形式出现。“哨兵/灭绝危机”不再是个体或群体超级英雄如何解决从个人到世界的危机,而是正相反。在影片尾声没有逆转的未来中,他们(错误的)被高级种族一边倒的碾压殆尽。在此层面,本片的叙事策略和主题立意均不同于以往超级英雄电影套路,哨兵并不是以最终BOSS的形态出现成为矛盾冲突的核心,它的存在意义更多的被刻画成是一种客观事实。

在电影叙事中,客观事实意味着索然无味的陈套,所以从中提出了假设:“如果……”由此也引出全片的核心悬念:既定的未来是否可被人为改变?

 

在影片临近结尾时X博士质疑了野兽引述的量子理论,表示:“只要投入河水的石头够多,就可以改变水流”。自金刚狼穿越回到过去之后,由他或不由他引发的片中出现的全部大大小小的事件都是影片主角/主创意图改变“水流”而不断投入的“石头”。


(图注:背负“藕断丝连”的美臂羁绊,面前已是被“石头”所改变的水流)


事实上,第一次巴黎议会刺杀前,金刚狼好不容易集结而成的各个情节线由于万磁王的搅局再度分裂,万磁王和魔形女不知去向,X博士再次面临超能力的抉择,可以说在影片进行到中段的时候——也就是尼克松白宫出现之前的一场——似乎一切又都被迫回到了起点位置。



三个任务:狼叔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金刚狼再次面临要将初始三个任务”重新来过”的难题:但随着在(01:21:54—01:24:31新、老X博士时空对话)他促成了X博士的觉醒,他们的主次关系发生了更替(在前往华盛顿的飞机上,有一段金刚狼和X博士的对话,金刚狼恳求X博士在未来一定要找到并带领整个X战队,这段对话可以看作是金刚狼在本片的“遗言”)。自此,金刚狼在本片的叙事功能作用越来越弱,直到被万磁王直接全身插满钢筋、丢到河里。



而此时三角关系环比的主次也因为更改的过去时态不再是之前的X博士-万磁王-魔型女;而成了X博士-魔形女-万磁王。魔形女二次刺杀的结果虽然作为全片串联前后两个时空的终极悬念,但此时与她和“小恶魔”个人恩怨相比,万磁王此时的计划是(消灭将来时态的可能)在过去进行时态中“一劳永逸”——灭绝人类。


自此,X博士-魔形女-万磁王的三角方程才真正运转,X博士想要阻止魔形女必须击败万磁王,万磁王想要干掉魔形女必须击败X博士,魔形女由于负担叙事的终极任务“是否杀掉小恶魔”既要避免被X博士控制也要避免被万磁王干掉。这是在第一次巴黎议会刺杀时尚未形成的紧张局面,此前这组三角关系更多停留在老套的角色间的情感层面上,而经过01:00:00—01:30:00的铺陈,对叙事结构有所建筑的升级版三角关系已经确立。从此直到第二次白宫杀戮的高潮,三角的核心已经变为全片的“终极任务”,爱情已经退居其次了。而人类的命运就好像变身为尼克松的魔形女一样,被编导巧妙地隐藏到她终极任务的后续影响之中。



(01:33:25过去时空:金刚狼与X博士抵达白宫会场预备“迎接”魔形女和万磁王;未来时空:哨兵飞船降至,即将屠城,万磁王迎战)高潮段落是通过新、老两代哨兵在过去与未来双时空中的灭种任务交叉剪辑对位。因此,观众对屠杀行为不得不建立纵向的对比,从而否定不是单向的。不再简单是对某个个体或集体的否定而是对于某种行为、认知本身的否定。这就是我为什么认为“很有好莱坞的主流商业大片在这个问题上比布莱恩•辛格导演的‘X系列’展示的更多”的原因。


因此,魔形女所处的位置,以及万磁王与X博士为代表的两派才显得必要和可贵。最终未来成功被逆转,而这同样只是暂时的结局,未来被改写,正如上文提到“观众知道魔形女没有杀掉‘小恶魔’,但并不知道谋杀未果之后这些人物的走向,就是说‘已经改变的过去到未来到的未来之间的未知时间’的走向”。


(图注:小淘气与冰人重新在一起、之前提到会在未来死去的野兽复活、琴与激光眼也回归故事)


(图注:我真不是有意在蹭热点黑金刚狼....^_^)


在过去时空将河底的金刚狼打捞上来的史崔克竟然是魔形女,这是影片男女主人公在全片唯一的一次交集,影片也戛然而止。


在被逆转的未来金刚狼的骨爪还在不在?这是续作填坑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逆》片在制片策划层面上对“X系列”片的决定性意义还在于将之前拍过的几部电影的故事走向、人物命运统统“作废”,为这套系列影片提供了一次完美的重启计划和难以抗拒的理由。


规定情境中,改变时间流向的大小“石子”


 起(00:03:33—00:17:00)


哨兵VS幻影猫等(由此交代影片的核心主题和主情节线索:回到过去,逆转未来)

(00:11:10)X博士与幻影猫等汇合,阐述既定的历史事实,而这个事实正是影片即将展开的主要矛盾/情节线索,X博士提出“终极任务”——要制止魔形女杀“小恶魔”——消除哨兵/灭绝的不可抗力。



金刚狼代替X博士回到过去,逆转未来(主题和主情节线)——此时此境,金刚狼的叙事线索是与主情节线相吻合的(而在影片后段金刚狼的线索因为主情节/历史被改变而造成了二者分离)。



金刚狼/主情节 面临3个一环接一环的任务:(00:17:00—00:35:00)
1、找到1973年的X博士
2、营救在五角大楼关押的万磁王
3、阻止魔形女杀“小恶魔”


伴随着这3个任务是需要逐步解决的问题:

1、找到1973年的X博士——X博士丧失信心,放弃自己的超能力
2、营救在五角大楼关押的万磁王——万磁王与X博士彼时是死敌,且生性邪恶
3、阻止魔形女杀“小恶魔”——X博士与万磁王连手才能“搞定”魔形女



以上三个环环相扣的冲突,其实是影片三个主人公平行的个人情节线,三条情节线在塑造他们人物性格的同时也在无形中因为金刚狼的“回到过去”而被迫做出反应并影响着主故事情节/既定历史的演变(因此,观众已知悬念从一条分成了不相干却孕育杂交的三条,事实上在本片的男主角建构上是将完整人物的任务及选择分配到金刚狼、X博士、万磁王三人身上),而以上三点只是金刚狼解决问题需要的内在逻辑,并不是影片此时呈现在银幕上的具体事件,具体事件如下:


1、金刚狼回到1973年的过去,发现自己变回了骨爪。
2、“小恶魔”的哨兵方案被国会中止。
3、魔形女在越南拯救变种人士兵。


有趣的是,三个事件乍看起来和以上三任务关系不大,这三个起始事件是率先投入“河流”的“小石头”:


1、金刚狼变回了骨爪——导致:战斗力的削弱,最终被万磁王扔到河底(之所以是骨爪是因为阿曼德金属是在第一集的15年前植入金刚狼体内的)。
2、“小恶魔”的哨兵方案被国会中止——导致:“小恶魔”在巴黎议会骚乱后直接向尼克松推荐了计划。
3、魔形女在越南拯救变种人士兵——导致:她开始盯上了“小恶魔”。



(00:26:38)金刚狼来到破败的X学校,发现X博士已经意志消散成了瘾君子(在此,金刚狼代表的主情节线与X博士的个人情节线相互重合)。X博士因对魔形女的爱情,决定帮助金刚狼。第一个任务似乎轻而易举的解决了(通过一张床头仿佛妻子般的照片和一段童年回忆),但编导在此巧妙地留下了一个“扣子”——X博士没有超能力(超能与自信)。


(00:35:00)任务二——营救万磁王,引出了

快银的角色。在解决任务二的时间里,需要留意两个关键点:



(1) X博士没有超能力的危害开始显现(三次危机—次比一次严峻——首先,定不住警察,金刚狼出手;其次,警察升级持枪,快银出手;最终定不住万磁王,后者击伤魔形女;可以说这三次危机促使他最终弃药的心理动机)。



(2) 万磁王的情节线融入金刚狼和X博士合并的主情节线中,三条情节线相互搅合到一起,通过万磁王和X博士的两场对话(内容的指向性很明确从魔形女到种族再回到魔形女)。观众会看到由于二者在变种人理念上的不和,往后定会发生冲突。


(图注:00:57:51给了万磁王一个暗示性极强的特写镜头)


此时主情节的悬念除了是二者如何连手阻止魔形女外,还随着万磁王的加入留下了个耐人寻味的“扣子”:万磁王的加入必定会导致主要情节的偏移。(万磁王在魔形女第一次刺杀失败后接替了金刚狼成为全片情节主要的推进器,也就是说未知的次要情节线要强扭已知的主情节线,二者之间的矛盾是吸引观众期待的戏码)。在此,再次强调投入河水的石头已经开始改变水流的走向,在既定历史中的1973年,X博士是浑浑噩噩的瘾君子、万磁王是在押囚犯、魔形女第一次杀人,而由于万磁王性格特质的关系,观众知道他绝不会循规蹈矩。


值得注意的是,在影片35分时段、1小时段、1:30小时段这几个时间所处的关键的情节转折点上都有意利用万磁王的性格异动为主线制造紧张张力。在35分钟时X博士告诉金刚狼“万磁王是无法控制的罪犯、魔鬼”,1小时时万磁王在众人合力成功制止魔形女杀戮后像她举起了枪,与他这三个时间点相互对应的是恢复了超能力和自信的X博士也整装待发,大绝战不可避免、蓄势待发。


(图注:1:30万磁王取得了自己的头盔,这是全片一个具有图腾式的动作——正式宣告与X博士敌对)

(图注:同样是拿起许久未见头盔,吹去尘埃的慢镜;对应万磁王击碎的玻璃)


 承(00:35:00—01:01:50)


由于既定历史背景,不必特别交代“小恶魔”、金刚狼(此时包括X与万)、魔形女齐聚巴黎议会的目的,而是通过人物的性格刻画强化他们巴黎之行的效果——眼泪明确了魔形女决心要杀“小恶魔”(几条分散的人物叙事线终于/暂时归到了观众已知的主情节线)。“巴黎议会”在影片开始时其实暗示的是(已知)情节的终结——也就是“回到过去,逆转未来”的终点。


而这个悬念其实并没有被真正的解开,观众知道魔形女没有杀掉“小恶魔”,但并不知道谋杀未果之后这些人物的走向,就是说“已经改变的过去到未来到的未来之间的未知时间”的走向。金刚狼等人成功的阻止了魔形女的杀戮行为,但万磁王却“意外”要杀掉魔形女。

这当然是从万磁王上面强调过的他既定性格出发的,是编导用次情节线打乱了主情节,但万磁王为什么这样做?因为金刚狼在1973年的出现本身已经构成了重写历史,从这个契机出发影片中的每个人物、每个大小情节都是投入河水试图改变走向的石头,所以在悄然间历史已经发生了变化。


(图注:万磁王这枪背后的根源——就和JFK事件一样,一颗神奇的子弹重写了人类的历史)


万磁王拐弯的子弹(暗示刺杀肯尼迪?)改变并篡改了此后历史并在叙述层面上创造了新一层更为复杂的对立矛盾:


1、魔形女VS “小恶魔”间的矛盾没有变化,依然延续。但个人恩怨被迫升级为种族矛盾。
2、X博士VS 万磁王这组X-men故事的固有矛盾也在此展开(01:01:50),延伸至他们背后隐藏的是人类VS变种人的矛盾。


(图注:此时1、2两组人物的深层矛盾都汇集到人类VS变种人的种族矛盾)


 转(01:01:50—01:30)


既定的历史被打破也在过去进行时态中影响着未来进行时,刺杀事件没有被解决,核心冲突从如果“小恶魔”死了则开启哨兵计划变成了:“小恶魔”不但未死并且得到了魔形女的血液DNA样本,还有可能加速已经通过尼克松批示的哨兵计划。并且提供了一个更加切身的目标:白宫(在《X2》中同样是总统面临变种危机的题旨,但前者更符合动作片的范畴,而在本片中编导特意加了一个细节:尼克松命令助手先将录音机关上)。


重启哨兵计划—(01:11:00)万磁王VS魔形女。二人在报复方法上产生分歧——(01:21:54—24:31)X博士完成时空对话最终觉醒—(01:26:08)哨兵被万磁王植入金属——(01:32:00)万磁王来到华盛顿并拿到头盔。



再次,拐弯的子弹对哨兵危机时金刚狼等人所在的未来时态的影响。从这颗子弹之后,《逆》片开始在过去与未来双时空双线平行展开叙事,从(01:03:20)金刚狼对史崔克的记忆中意外伤及幻影猫开始一直到金刚狼在未来的X学校中醒来。双线并置,都以杀戮对方为终极任务也都以放弃杀戮为前提/目标形成对立关系,魔形女与哨兵得以在叙事关系上、在过去与未来的时空中被紧密相联。


-FIN-



融会贯通电影、文学、音乐、哲学、绘画、历史……

一部无法明确定义的作品

一次色彩斑斓的人文艺术之旅


深焦9折现货包邮 扫码即可购买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选


圣丹斯开幕圣丹斯综述(1

圣丹斯综述(2)圣丹斯片单

女性片单制片人圆桌

2016电影瞬间2016年度精选

2016电影图书盘点2016蓝光盘点

2016日影十佳2016电影旬报十佳

2016九苍十佳

2017《电影手册》期待

手册十佳解读(2)


欢迎为口碑榜投票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