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121:池慧泓|为什么痴痴爱花人竟然花粉过敏

以诗载道2018-06-19 15:01:01



黄岩文学2016·3·现代汉诗



池慧泓,浙江黄岩人,教师。散文和诗歌作品散见各种报刊。出版有散文集《木槿花篱下》


编者语:一首诗存在的意义,首先在于有没给自己带来或解决了什么。其次,才是给了读者什么。池慧泓是细致的。她仍然以挚真、不为外界所左右的情趣去观察和发现一首诗,尽管挖掘出的不算深刻的大内涵,但却能把事物、情感落到实处,从而抵达人心。另外,她近期的诗有一些变化,主要表现在语言和叙述上。这是值得欣喜的变化。2016-9-4



        每一把钥匙都能开出一段时光(组诗)         



            旧爱新欢于两只表


一只是十年前从椒江耀达商买的
黑色钨钢正宗瑞士格林表

一只是一年前从路桥小商品市场淘的
白色陶瓷山寨欧米茄

好比是旧爱新欢
左手腕天天缠绕白色的表

上阵子白色的停止走动
我才想起那款黑色的
却发现也早已在某一瞬间停止跳动

两块表都换上新电池
我还是喜欢美观时尚的白
几天后,偶然发现柜子上黑的竟慢了好几个小时
不会是坏了吧?我有些紧张

钟表师傅说:暂时没查出问题,电池也满满的
要不,你戴在手上试试,看能不能正常走动
 
我乖乖照做
夜里也不敢冷落
奇怪。它居然分秒不差

            一条蚯蚓爬上水泥地

你怎么爬上这水泥地面
是有意出轨,是误入歧途,还是被人捉弄

你沾满沙子
你脸色惨白
每挣扎一步身子拉长,形体扭曲
我知道你的美好,却无法直面你的丑陋
我心慌意乱,一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眼看太阳越升越高,你气息微弱
我只得借用两根小树枝,把你
护送到附近的一片菜地
接下来的生死也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每一把钥匙都能开出一段时光


一串钥匙
只有三把可用
家门、校门、轿车门
可我偏爱全带上这些丁零当啷的

这把曾是开启我青春日记的
那时的秘密现在都不算什么秘密了
这把是徐晓菊老师寝室的
那些年我是高考复读生
她把城关一中楼梯角的宿舍借我住了好几年

这把是我先生西江闸边老房子的
房子被拆走,钥匙留下了
这把是我爸妈家的
每次回娘家,大门都敞开着

这是紫色捷马自行车的
那天下午从百货大楼出来
急红了眼也没再看到崭新的爱车
还有是银色电动车;白色轻便摩托车的
因为有了轿车,旧车沦为废品,已被收购

每一把钥匙都能开出
一段时光。新的抑或旧的
我珍惜

        原来一些点缀装饰真的没那么重要

一件连衣裙  黑色  长袖
窄窄的腰带  双层小翻领
前襟钉着十几朵半透明黑色小花
形似盛开的微型桃花
花蕊是半粒米大的小亮钻
商标注明:材料—聚酯纤维
材料二聚酯纤维  材料三聚酯纤维
材料四  百分之百桑蚕丝

因为柔软  舒适  美观
它是我春秋时节的最爱

但渐渐地
那些小花儿一洗就皱巴
领子也泛黄走形

可裙子主体还是新买时的模样

那就剪去枯叶似的领子
摘下枯萎的小花吧
嘿  竟然都说简单大气好看

              只因心有偏爱

天哪  总算到达家门口
赶紧甩掉它
都疼得站不住了

这双白色高跟鞋 
前高后高  小鱼嘴儿
隐隐的细格子纹理
鞋口蝴蝶结银翅半展  欲飞又止

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一见钟情
试穿  脚感很硬
店主说这个没事  穿穿就会软的

但是一年多了
无论我的脚怎么亲它暖它
它一点也没有要变软的意思
倒是我的脚磨出大大小小的硬茧

可我还是常常穿它
只因心有偏爱
委屈你了  我的脚

               花粉过敏

好像草芽
一粒一粒钻出
好像花儿一瓣一瓣开放
在脸上,在眉心
痒得发痛,红得浮肿
碰不得,挠不得,更抓不得

所有知道这事的医生都说是
花粉过敏
所有知道这事的亲友也说是
花粉过敏
医生给我大把的口服药
亲友叮嘱我出门戴墨镜、口罩

唉,为什么痴痴爱花人竟然
花粉过敏

              结满果实的母亲

我没赶上观看母亲的花期
却吃着她的果实一天天长大

长长短短的豆荚
圆圆扁扁的瓜果
大麦,小麦,早稻,晚稻
土豆红薯是泥土里升出的太阳
桑葚,青梅,桃李,甘蔗
橙黄橘绿是田野上闪烁的星辰

如果你是母亲的儿女
你是儿女的母亲
自然会回味这些果实的味道
我就不用挖空心思找什么形容词了

如今,母亲年已古稀
结满果实的她
刚成了一位失土农民

     春日所见

东风乱我阵脚
十五分钟的路程拉成五十分钟
我拾掇这些春色
不怕有人笑我是蝜蝂

粗放的白玉兰
细致的新芽
尘埃里的小野花
石缝中的青草
碎得捞不起的倒影

还有忘了回家的小蜜蜂
围着一个收废品的中年男子嗡嗡
此刻的他四肢蜷缩,两眼轻眯
把春光和梦一起填满空空的三轮车



本土重磅|天界|台州,神仙居住的地方NO·107

洪  迪|不笑世间可笑之人NO·108

卓铁峰|流水居然也含万种风情NO·111

寒  寒|我更愿见斯人独来——NO·116

尹剑峰|面对大地,低沉地吟唱NO·118


胡富健|远近高低,不过是角度而已NO·122



        感谢阅读、关注和支持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