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那些陌生的身影,如今在哪?

其实我只是个诗人2018-06-19 15:53:17

只是因为下了车多看你一眼


记得第一次来北京,是2000年。在来时的火车上,我无比憧憬伟大祖国首都的秀丽壮观。下了火车的那一刻,我那颗火热的心却被浇了一盆凉水。



   那时的北京南站还没有翻修,很多人都习惯称之为永定门站。永定门火车站以前被称为马家堡火车站,直至1902年5月,马家堡站定名为永定门站。马家堡车站,落成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是北京最早的火车始发站、终点站,马家堡火车站也是当时北京的火车总站。回忆一下,确实很有历史感。但这却并没有在视觉上和心灵上给我带来冲击。

走到出站口,三五成群的人坐在地上,周边是四处搜集的饮料瓶儿。像是收容所,又像是垃圾回收站。原来,北京竟是这样!这构成了儿时记忆中我对北京的第一印象。


坐着公交,来到王府井附近,已经记不清是哪条胡同了。老旧的四合院,狭窄的小道,连垃圾箱都显得特别接地气。北京也不过如此嘛!我心里嘀咕。

直到看到东单的东方新天地,我才稍稍感慨,这才像是大都市的样子。我一遍遍数着楼层,却一直没数明白。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发现了,北京也有它的繁华。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北京也在悄悄变化着。曾经的天安门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男女老少遛弯儿、闲逛,如今想“一睹芳容”还得排队安检;曾经的北京南站早已换了模样,钢筋架构代替了屋瓦砖墙;那些收集饮料瓶儿的人们不知道人在何方,偌大的北京是否还给他们留着栖身之地?东方新天地却仿佛没变,依然保持着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感。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虽然家离北京很近,但并不经常光顾。谁曾想大学毕业之后,竟然选择了北漂。来来去去之中,对北京的印象,又多了几分色彩。

凌晨四五点钟的北京站,给人一种充满狼藉的衰败感。许多旅人打着地铺,躺在北京站的广场上。地上有各式各样的垃圾,伴着清晨的风飘飘洒洒。凄凉、萧条、漂泊、冷落、艰辛、苦涩、心酸……在黎明到来之前的北京,不断撞击着我的心灵 。繁华大都市的背后,破晓之前的黑暗,隐藏着许多小角色的真实生活。

清晨六点,清洁工人拖着扫把带走了之前的衰败,打地铺的人们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北京站广场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灰暗的背景又变成彩色。那些冗余的甚至近乎于丑陋的劣点像是经过PS一般,化腐朽为神奇!这样的北京让我心生难忘。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后来来北京的次数渐渐多了,从找工作一直到暂时漂泊在这,各个时段、各个地点的北京,有着不一样的风景,却有很多相同的、孤寂的身影。


下班时段的地下通道里,有卖艺人的歌唱;夜晚时的灯光阴影下,有求职者的迷茫;零点之前的长椅上,有无家可归之人的梦乡;半夜一点钟的东单,有外国友人的激情游荡;凌晨三点钟的长安街,有巡逻警察的守望……这样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太多太多,我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从我的眼皮下经过,然后又渐渐消失在远方。或许不只这些吧,百子湾卖健身卡的男子,国贸桥下卖小狗的老爷爷,八通线上拿纸巾擦眼泪的男孩儿,三里屯帮我拍照的大姐,大望路好心的快递员,还有更多数不清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从具象慢慢退化为意象。

很多人在我们的生命中扮演的只是擦肩而过的角色,再回首,便沧海桑田。每个人匆匆走过的身影里,都藏了很多秘密。相见只是片刻欢愉,后会无期才是人生的真谛。


从此我开始孤单行走

在方圆16410.54平方千米的北京,我的身影也总是变幻无常。

北七家镇烈日炎炎下汗流浃背的我仿佛踏入了一片不毛之地,在麦田旁听着阵阵蝉鸣,感受着毫不惬意的骄阳灼烧。

百子湾雨伞下脚踩泥泞的我步入了充满童话意境的产业园,闻着醇香的咖啡味道,却毫无心情品鉴。

农业展览馆倾盆大雨中慌慌张张、无处躲藏的我看着路人打着雨伞从我身边匆匆掠过,路旁的树不够多,叶子不够密,雨水顺着我的头发流个不停。

望京悠乐汇毛毛细雨后躲在饭馆吃牛肉面的我,包淋湿了,牛肉只有一片,饭馆里有片刻的温暖。

大马庄吃完晚饭后遭遇暴风骤雨的我在大雨里哭着、叫着、喊着,风雨却更加凶猛地鞭笞着我,无助的目光在每一滴雨里膨胀,悲伤随着雨水逆流而上。

知春路的天桥上看夕阳落幕下车来车往的我怀揣着无尽的疲惫,天气正暖,夕阳正美,我正落泪。

紫竹院阴暗的天空下走在微微凉风下的我漫无目的,一路向东,路过儿时去过的动物园,又到了西直门,脚下是些许迷茫。

凯宾斯基旁边燕莎中心骄阳下假装闲逛的我故作镇定,一时间又在无比拥堵的交通状况下赶到了话题不断的三里屯,只是当时已惘然。


今生的故事会不会再改变

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节气,我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每一个都是我。随着事件奔走,随着心情奔走,却不能随心所欲。

天气在变,季节在变,北京在变,人也在变。不知道今生的故事会不会改变。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陌生。那些陌生的身影,如今在哪?未来,我在哪?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