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芬兰回忆录 | 北方以北——罗瓦涅米

寻常2018-01-12 21:30:51

我思来想去,这芬兰回忆录,还是要从罗瓦涅米(Rovaniemi)讲起。这个地方最冷,最北,也最静。


可能很多人没有听说过这个城市。罗瓦涅米位于北极圈内,东经25.467,北纬5.017,是芬兰拉普兰省的省会,也是世界上惟一设在北极圈上的省会。罗瓦涅米在二战期间遭到严重破坏、几乎被夷为平地。战后,按照芬兰建筑大师阿尔托的规划进行重建,据说阿尔托是按照北部驯鹿的形状设计这座城市的重建蓝图。我也是追随大师的脚步,才决定来这里看看。


既然是回忆录,就没必要一一介绍去过的景点,没什么意思,网上旅游攻略一查一大堆。我想讲的是旅行中的故事,那些意外的惊喜,温暖的微笑和真诚的帮助。比起费尽周折想要一堵为快的景点,反倒是这些意料之外的人和事,更令人回味。


去罗瓦涅米的火车晚上八点发车,夜里十一点转车,第二天早上五点到。火车站没有人查票,自己上车,随便找座位坐下。车票采取抽查验票,罚金高得吓人。


记得那天晚上在赫尔辛基火车站,我看不懂芬兰语,找不到车次,急的团团转。不一会儿,从旁边咖啡厅里走出来一个衣着讲究的中年男子,他用很柔和的语气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说我找不到自己要坐的那趟车。他看了我的车票,然后耐心地跟我解释,这张票是短途转长途,短途车车次在左边电子屏上找,长途车在右边找。他看我还是一脸迷茫,就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张赫尔辛基车站的列车表,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只蓝色中性笔,圈出了我需要乘坐的车次以及详细出发的时间,把列车表送给了我,反复提醒我在哪一站转车。我当时真的好恨自己英语只会说Thank you! 顶多再加一句It is very kind of you。根本难以表达我内心的感激之情。


他一直陪着我到上车。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他给我讲今年是赫尔辛基最温暖的年份,以往这个时候更冷些,他说这个车站在这里有好些年头了,总是有很多人。我问他要去哪里旅行,他笑笑说自己家就在附近,只是来喝杯咖啡。

在那个寒冷的夜里,我孤身一人背着行李去更冷的地方,身边来来回回走的都是行色匆匆的陌生人,蓝眼睛,金头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突然遇到这样贴心的帮助,我不可能不铭记终生。



赫尔辛基火车站售票大厅



芬兰的火车


到罗瓦涅米的时候,是早上五点半。凌晨的罗瓦涅米很寂静,似乎还没有睡醒。地上、灌木丛中、雪松枝丫上都积了厚厚的雪。空气里没有飘雪花,而是被暖黄色的路灯笼罩着,远处是很深的普兰色的夜空。我把围巾又紧了紧,向上提了提手套,尽量让自己暖和一些,抬头看了一下车站的温度计,零下9度。


在罗瓦涅米两三天的时间,走了不少地方,从圣诞老人村,到罗瓦涅米美术馆,从市政厅到图书馆。穿过了无数的大街小巷,森林湖泊。这里很少有高楼,大多都是一层的小别墅,零星点缀在树丛和雪地之间。


和我一同去的是一个复旦大学的学姐,不过她乘飞机来。比我要晚一点到,她来之前,我独自去了Arktikum 科学中心。这栋建筑的顶部是一个长 174 米,宽 30 米的玻璃通道。建筑物的正门在南面,北面还有一个出口,里面大多房间都在地下。Arktikum 的玻璃幕顶下,有两个机构,北极中心和拉普兰省立博物馆。这里展出了很多当地的民族服饰和生产生活工具,还有关于北极自然环境的简介。具体展了什么并没有很深的印象。建筑学久了,我感兴趣的永远是博物馆本身。在到芬兰来以前,我一直以为,去博物馆一定要买了票,通过一个闸机验票口一样的地方,才可以进入参观。但是和芬兰其他的博物馆一样,这里进门是大厅,一边是咖啡厅、画廊,另一边是售票处,并不设任何物理性质的验票口,仅仅是一位工作人员站在旁边看着。这样的布置显然有了更多的对人的信任。门票是一个纸质的手环,印着博物馆的LOGO。带上手环笔直向前走,是一个通高的中庭,中庭尽端有一个巨大的弧形落地玻璃窗,看出去是漫天的雪景。


博物馆入口


博物馆内部中庭

 

从博物馆出来,我就直接前往圣诞老人村里等学姐,那里距离罗瓦涅米机场很近,她坐飞机过来方便些。圣诞老人村位于罗瓦涅米以北8公里市郊边缘处的北极圈上。入口是一个高高的牌坊,中心广场地上有一条粗白线,写着北纬6633分,这是北极圈的分界线。当我踩在这条线上的时候,才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自己竟然到了如此之北的地方。分界线上立有一排灯,不远处是一个高大的圣诞树,上面缠绕着各国的国旗。村里是一组木建筑群,有邮局,餐厅以及各式各样的购物商场。显然已经完全商业化了。商场里iittala精致的纪念品美的让人心醉,却贵的让人却步。


村中小木屋


广场上的圣诞树


marimekko是芬兰设计品牌,此处请自行忽略广告……


走到腿断想坐一下,看到这些个座椅,内心是崩溃的。


森林入口



圣诞老人村的麋鹿



精美的工艺品



下午三点的圣诞老人村,远处如果不是云雾,可能就是极光……


  第二天去了罗瓦涅米的市政厅和图书馆,两个建筑挨着,都是阿尔瓦阿尔托的作品。图书馆是一座不对称形式的公共建筑,层层堆砌的扇形平面与方形的中央大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构成它的主体部分。里面除主体阅览室外还有工作室、研究室、会议室、自助餐厅、幼儿园、陈列室和一间北冰洋鸟类标本室;地下还有音乐图书室和地质博物馆。


十一月份的罗瓦涅米,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图书馆就像童话里的神秘小屋,在寒风中供人休憩,给人温暖。看似不起眼,却在诸多细节之处令人感动。其实,一栋房子不需要惊天动地,在平凡普通之中给人以物质和精神的庇护,足以。

图书馆模型


图书馆平面图


图书馆内景


返程的飞机是20号晚上九点左右,从罗瓦涅米机场起飞。那时候芬兰北部四点天就全黑了,机场又在远离市区的森林中,因为怕大雪封山,我早早就到了机场,结果足足等了五个小时。罗瓦涅米机场不大,但室内陈设却极其精致。大厅里空空的,没什么人,异常静谧。


临走的时候多少有点不舍,或许这一生,就只会来这一次。但一生哪怕来一次,都是莫大的幸运。虽然没有机会经历极昼极夜,也没有如愿以偿看到真正的极光。但有些地方对一个人来说会具有特殊的意义。


至少我真切的看到,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在那样漫长的黑暗里,世世代代生活于此处的拉普兰人选择把生活过成童话,而很多人却只能守着手机电视,守着钢筋水泥,守着车水马龙,在嘈杂的夜里读着童话,甚至在生活的颠簸中,连读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罗瓦涅米的名字源于北萨米语的字“roavve”, 意指“山上的森林”, 或源于南萨米语的字“rova”, 意指“急流中的一堆石”。 不管如何,这个名字在我心里都代表着北方以北,代表一个童话,一份执着。



罗瓦涅米机场内景


有生以来第一次做飞机第一排座位


然后惊讶的发现,飞机驾驶室里面竟然是这样的……

      以上所有的配图都是当时自己在罗瓦涅米拍的,可怜了我的单反,室内外温差这么大,它历经反反复复的冷热交替,电子原件没有因为结露傻掉,还能坚持到今天,也是不容易了,在此表示深深的敬意……





PS:有很多朋友问在后台留言,问我是不是学生?在哪里上学?是不是学文?每次都要一一回答。于是决定在文章后面附上小小的个人简介,希望大家知道我是真真实实的存在,也努力在写真真切切的见闻。

作者简介:

籽言,浙江大学建筑系大五学生(看到大五不要吃惊,建筑一般都是五年,不是留级哈),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这个好像没啥),获浙大14年学业一等奖学金,2014至15学年国家奖学金(希望爸妈不要担心我因为写作而影响学习,我是乖孩子),陕西省安康市作家协会理事。热爱建筑学习,喜欢到处走走看看(俗称浪),也喜欢拍照,整理,写作

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关注“寻常”,更多旅行趣事,生活点滴一起分享。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