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搬到山上住【壹】

山间岁月长2018-06-19 01:15:21



我缓慢的往前动
向着这个狂野美丽而又稳秘的世界

 Sep.1th. 2016



象天空传来的颂歌一样
风吹过来了


这不是归隐
2人.2狗
在这城市南边已久居十一年之久

05年我初入北京,一个背包两箱子书,别无它物。
南城定居,一驻足就是十一年。
大城里的浮光掠影从来都与我们无光,
我们过着素简的生活,两人,两狗,安生安然。

看着这外边的马路从地基到铺上水泥,到车水马龙,到如今每个清晨都要堵上一阵才能通过红绿灯。
看着绿地盈盈到高楼遍地,商场商层写字楼小区,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热闹。
不用再跑到离家五站地的超市,不用去城中心的电影院,
步出家门不远处,地铁咖啡屋书店手工坊健身房游泳池街心公园,他们日夜向你招摇。

这片区域在过去的十年,地价从千位级到数万级,
城乡结合部的形象早远去,遍地人潮汹涌。

多年前这段路,暗黑无灯,夜里骑着我的掉链破自行车上缓坡,
月光映着两边有树林,映在路上,拉拉杂杂,好不狰狞,好不宁静。
路中间一个铁路桥,时有火车经过呜笛,拉着长烟在夜色里抽身而过。

这11年后的夏夜,我再骑着小车经过,
除了迎而而来的风是相同的,其它的,空气中飘过来的味道都不同昔时。


年近四十
我们开始想着要去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可能是听闻老大单位要迁移往北五环,而为之雀跃欢呼的那伙人当中呼声最大的一个。
在这大城,一个方位就是一个小城,人们为事务相联而奔走。
往来于路间的时光太漫长,将人无限消耗。
我从南四环往北五环,办两件事,常常一来回就是一白天。

搬到山里去?住到村子里?
有啥不能?当年的南城就是一个村子,这10年我不也折腾得如此欢乐?
迁居,外因无非是老大的工作需求便利度,与我的工作自由掌控度,
内因确实是喜欢山间与树林,向往野外多于城市。
这些交合一起,使得我对于准备启程的下一个10年生活,充满了向往。

即便如此,心还是有权衡,
选择把公司也搬到山村,意味着一种回收与消裉?
意味着不再扩张不再壮大?
谁知道呢?那儿的大片土地还等着我去开发新世界呢!
我不害怕停顿,停下来,走慢些,我饿不死。
我害怕消耗,消耗尽了心力,消耗了我的人生。
定下了院子,原来的许多想法似乎又都空白,却又有无穷的力量要去挥发。
正如关于我的小公司,从没有过枯竭。
那么,还有什么足以让我畏惧,很多很多,但都不在于这一范围当中。


“山中岁月长”
光照得本分
影子也正儿八经
水有水的甜   饭有饭的香
人心都是清亮亮的
先低头看得见自己
抬头才能看见远方


打动我的 是透过帘的那缕阳光
这一年的秋天
我们要开始我们的山居生活

..ING..
HI,我是Mu,女, 生于78年,
青少年户外教育工作者。
天蝎座,爱折腾,爱运动,爱狗狗,爱生活。
另有微信公众平台:中国少年

笔记

先低头看得见自己
抬头才能看见远方


山间岁月长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