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我相信,风骨远胜于媚骨。

中国青年杂志2018-02-12 21:11:58

  


思考是对自己的尊重。



我永远相信,

规则可以战胜潜规则,

学术不等于权术,

风骨远胜于媚骨。



01


科比说,他知道每一天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而我,知道罗集午夜0时的样子。我的青春,18年的岁月,就在讲课声中,就在批改作业的笔尖,就在上课与下课铃的交替声中滑过。


还记得,小时候,出口成章、口若悬河的老师就是我心目中的天使;还记得,高中毕业时,志愿栏里毫不犹豫地写下“师范”,往事一幕一幕。20岁,我背着行囊走进池州师范。在那里我明白了教师这两个字的高尚诠释:“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1998年9月,我来到了执教至今的安徽省蒙城县罗集中学。刚刚毕业的我起初只是一名初三化学老师,适逢有个班主任调回小学,再加上差生众多,无人愿半路接管,班里学生联名给校长写信,满怀希冀地把年仅24岁的我推成了班主任。


距离中考只剩7个月,最终,我的首任班有13名学生考入蒙城一中,3人公费,打破了罗集中学建校以来的记录。马玉龙同学在7个月里,从全班倒数第1突进为中考时的正数第2,堪称大逆转,也是我一生的骄傲。他每次回来看我,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激活”。他说是我启迪、唤醒了他,彻底“激活”了他。


正是从那年起,这个全县最偏远、条件最为艰苦的乡镇,许多淳朴的农村孩子开始改变了中学毕业就外出打工的传统观念,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另一扇大门,开始选择继续求学之路。


也正从那年起,18年再无推脱,736个学生,736次“激活”,一腔热血温故土,四季甘霖润嘉禾,我的青春,只为“激活”忙!


18年,想说的故事太多太多。


记得,曾为了一名2000届学生,冬夜2点去街上的网吧,逐家地找他,在我四面透风的单身公寓里,帮他制定学习计划。只为把他“激活”。


记得,2003届的两个学生,为了到游戏室打游戏,偷别人钢筋卖钱被抓。我苦苦哀求店主给孩子们保全尊严,让他们重新来过。为此,我亲笔向店主写下保证书。这一切,只为把他们“激活”。


记得,2006届的刘奎,原本是一个爱说谎的学生,我用了许多方法也无法改变他。那年罗集“庙会”,他晚自习旷课,撒谎说因病在家。我蹬着自行车,在那个漆黑的初春夜晚,一路打听找到他家。既戳穿了他的谎言,更让他深受感动,从此被“激活”。


记得,2006届的一个学生,因心理疾病,总爱半夜偷书。发现情况后,我并没有妄下结论、批评教育,而是向其家人好友多方打听、详细了解事情原委。


得知他有轻度心理疾病后,我坚持每天晚自习下课后与他聊天一小时,清晰地记得在第27个聊天的夜晚,他向我保证今后绝不再犯。现在他已考上山东大学研究生,每年都会来看我,每次他都会对我说:“老师,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给我的那27个夜晚”。


02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对每一位学生,即使他早已走出我的教室,但我的心却始终与他们在一起。2009届的徐婷婷,母亲过世早,很小就跟着残疾父亲相依为命。就在她考上大学的那年暑假,她唯一的亲人——爸爸,在帮她筹集学费时也因病离世了。


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想从此自生自灭,不再读书。我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去她家,长谈近7个小时,发动学生为她捐款,她坚决不要,我们再以帮他安葬父亲为说辞,让她难以拒绝,帮她实现“大学梦”。


还记得,2009届学生为了在毕业之前给我过生日,就把我的生日定在了5月8号,并把这天作为纪念日,年年聚会,年年来看我,也年年让我感动、催我奋进。


为了让孩子们看到、听到外面的世界,更为了帮助他们点燃希望、“激活”人生,我每年邀请考上大学的成功典型来和他们面对面交流,让典型为他们引路。


至今,已邀请2002年考入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的马玉龙、考入安徽师范大学的郏锋,2003年考入安徽工业大学的邹梅、王严利,2006年考入合肥工业大学的邹丽丽、胡思宇等多位我曾经的学生,来为他们答疑解惑、鼓舞士气。


尤其是只用7个月时间,便从倒数第1逆转为正数第2的马玉龙同学,虽然在省直机关工作,但依然抽出时间前后6次来到学校或通过网络视频,为学弟学妹们传授经验、激励斗志。学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希望,也通过自身努力收获了希望。


执教18年,尽管罗集中学条件简陋,师资力量有限,但我带过的5届学生仍有110余人考入了蒙城一中和二中,86人考入二本以上高校,穷乡僻壤里依然飞出了一群金凤凰。


18年的执教生涯,给我的最大启示是:当许多同龄人都陷于时代的车轮下,那些能幸免的人,不仅是因为坚强,更因为信仰。不用害怕世故圆滑的人说你不够成熟,不用在意精于算计的人说你不够聪明,更不要接受别人推荐给你的生活,选择信仰、选择理想,选择倾听内心的呼唤,才能拥有最饱满的人生。


虽然文学理论无法识别毒奶粉的成分,古典文献也挡不住地沟油的泛滥,很多人把信仰、理想、道德都当成交易的筹码,但我依然决心在这个充满怀疑的时代,看护好自己曾经的激情与信仰。


我永远相信,规则可以战胜潜规则,学术不等于权术,风骨远胜于媚骨。我的岗位虽无调换,但我的名声已传遍这一方;我的两鬓虽渐渐斑白,但我的热血依然沸腾。我虔诚得不敢再寻觅词汇歌颂自己,因为“老师”这两个字本身就是上最崇高的敬词。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第12期,原文标题《青春,走在“激活”的路上》,P46-P47.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