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日记‖目击农工的老婆

大豫文艺2018-02-12 05:19:27


目击民工的老婆

2006年6月25日之日记





今天我校中招监考,设置考场,所以教学楼后面正在兴建的知理楼停工。几个月来,在机器的轰鸣声中,民工们挥汗如雨,加班加点,眼看着楼层一层一层地矗立起来。

 

每天清晨,他们早早就上班了,砌墙、和水泥、开升降机、卸砖、安钢管架、切钢筋、拌混凝土,他们起早贪黑,很是辛苦,但是他们却一直很乐观。这群男人使我知道了,原来三个男人也是一台戏。

 

我看着他们穿着肥硕的工作服,有的是破旧的家常服装,还挂着油渍和泥灰,但是,他们技艺都是那么的精湛,笔直的墙体绝对不会差池一厘,所以我常常对他们肃然起敬——劳动是最美丽的,劳动者是世间最美丽的人!

 

今天因为考试,工地停工,见不到一个男人,想来这些男人也许是太累了,他们需要好好地睡觉,当然他们的孩子也许会围绕着他们缠着爸爸讲故事,那对于他们的孩子而言等于是过节。这使我不由想到自己的父亲——

 

我的爸爸也是砌墙匠,干了一辈子了,从来没有空闲过,故而和我们兄妹三人闲聊的时间少之又少。他一辈子也不知道盖了多少房子,流了多少汗,都无从计算。我对勤劳的男人都怀着崇敬之情。记得高三那年中午空闲,我总是跑步来回15里路,跑到装窑砖的父亲那里帮忙,那时我心疼他被煤气呛、热气烤,浑身上下都是灰,我会在一阵卖命之后汗流浃背地脏兮兮的回校上课。那时我为自己能为爸爸分担脏累而倍感幸福,那种辛苦中的疯长的亲情使我终生难忘。

 

今天,我看到的一幕使我感动至极,产生一种绵长的感喟……


    在工地的碎砖渣空场上,两个40岁左右的女人在洗衣服,那些脏的不能再脏的衣服,在她们手里被使劲地揉搓着,这是她们男人的衣服啊,她们就是大老远从乡下赶来,为了她们的心爱而心疼的丈夫洗衣服!那专注的神情写满怜爱,那干净利落的动作,见证着她们不知疲倦地给丈夫洗衣服的忠贞,在这份静默中我既感动又哀伤。


    那一刻,我伫立很久!


    这群农村女人,曾经也是从女孩一步步长成少女,然后再情窦初开的季节或者对自己的男人一见钟情,或经人提亲撮合着走到了一起。她们结婚时或许没有拍过结婚照,或许没有在公开场合牵过手,或许不知道情人节是哪一天,或许早就淡化了结婚纪念日。她们一辈子专注到只记住一个名字,只爱一个男人,只和一个男人睡觉,只知道整天吆喝着自己的孩子,只知道扎着围裙找在别人家下蛋的自家母鸡。她们孝顺公婆,他们在田里插秧,在地里除草,披星戴月地跟在老公的屁股后面劳作。她们有时在地里除草可能成半天不说一句话,到晌午他说:“回去做晌午饭”,于是她就放下锄头,撩一下垂落的乱发,默无声息地回家了。

 

她们不会给丈夫过隆重的生日,生日那天她们就多割一把韭菜或称一斤肉做顿韭菜角或肉饺,然后坐在一旁端详着自己的男人吃饭的样子,顶多也就是仰着脸得意地问:“好吃吗?”如果他回答好吃,她们会幸福的在心底像过年。她们在妇女堆里,也会肆无忌惮地讲荤段子,你一句我一句,讲自家老公给自己买了新衣服,讲听过张家长李家短,讲自己生孩子的前一天还在地里摘棉花,讲电视剧里那些悲欢离合,然后她们讲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讲到面红耳赤还咯咯地笑个不停。他们喜欢在人前都夸耀自己丈夫的好,但又担心听到自己的丈夫被人表扬,害怕别人心里会存着自己的男人悬心。



 

晚上,这群女人会早早关灯,看着天花板和丈夫讨论明天的工地派活,他们会计划着红白事的开支,盘算了该给孩子买一件新衣,商量着哪天回老家看看公婆;她们不懂得什么是幸福指数,更不懂得孩子吃什么可以长高,更何谈淘宝和天猫,他们通常就是累了倒头便睡,一觉撂到天亮……

 

但是,她们毕竟是农村来的女人,乡里人都管她们叫老妇女,但是这群老妇女却赶在自己的丈夫放假的空闲里,给自己的心上人缝补搓洗衣服,她们那么虔诚、那么投入、那么顽固地爱着自己的丈夫。是的,她们没读过《罗密欧与朱丽叶》,她们不知道白马王子爱上白雪公主,她们甚至只会用卷叠的卫生纸代替卫生巾,用市场上最便宜的肥皂充当沐浴露,但是——

 

你还在相信真爱就像肥皂剧那样轰轰烈烈吗?你还在怀疑这种混合着泥土和洗衣膏泡沫的夫妻生活吗?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死心塌地的男女不是世间爱情的顶峰吗?你还能够对她们冠之以粗野鄙俗之类的妄语吗?你难道真的不觉得都市那种小资情调的浪漫是多么俗不可耐吗?

 

她们凉晒着肥硕的裤衩,在挂着的滴水的乳罩下面穿梭,她们满心底爱着自己男人和孩子,香喷喷地吃着并不丰盛的饭菜,她们和丈夫盖着缝着补丁的被子睡觉,她们很响地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小便和放屁,她们咧嘴用牙签或扫帚梢挑牙缝里的菜丝,她们会龇着牙狠命地抠着臭脚丫……然而,今天——

 

她们却来到自己男人的工地,抱出她们男人成大堆的脏衣服,耐心地搓呀洗呀,毫无怨言,毫无嗔怪,毫无疲倦……

 

这难道不是尘世爱情中最美的奇观吗?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