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绿树村边合

生态新街2018-02-13 06:27:02

怎样形容这里的绿?就用倾盆如注吧。

  一踏上这方名叫新街的土地,似乎就不习惯了,真的不习惯。也许是被横行日久的灰暗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和空间,眼前的绿,恣肆蓬勃,如墨泼洒,置身其中的我,像个从高原刚至平地的人,习惯了稀薄的空气,如此的稠浓倒真的让人无法呼吸了。

  这里曾经沧海,这里此刻桑田。沧海里,沐浴过汉唐的阳光,吹拂过宋元的清风,踩踏过明清的步伐。桑田里,一群又一群,一代又一代的拓荒者来此耕耘,他们洒翠泼绿,卷黛翻青,左冲右突,深植根基,种出富庶的绿来。

  绿是这里的气质。

  那棵百年老柳由里至外就散发了这种气质,它何时到这里安身?据说是张謇来此拓荒时手植。池塘边的它,历风雨锤炼,尽管身子骨早已倾向水边佝偻着,但虬结的枝条如手掌般托起了半空新绿,这个姿势很执着,看似年迈,却依旧未失铮铮英雄气,是老骥伏枥啊。百年光阴,将它的神态养就得“威而不猛,恭而安”,它经历过多少人事万物的淘洗?没有人细数过。立于其旁,我仿佛看到,它被柔风绵雨轻抚时的你情我愿,与电闪雷鸣交锋时的不惧不畏,当然也有失手之时,曾经就有那么一次被雷劈得以为就终了了,到底是驰骋疆场的老兵,掸掸身上的风沙,刷刷衣衫的霜雪,一个折转,坚实饱满的身姿又发出灼灼亮光来。这棵水边柳,它迎了那么多的日出月落,一定也生出了许多心思吧。红尘浮沉,它在看,它也看到了,它是往心底看着的,它的年轮像冬眠的蛇卷成一圈又一圈,隐在树身里禅坐。暮秋初冬时,它鸣金收兵,将满身腾腾豪气敛起,再有战斗力的部队都是要养精蓄锐的,要不然如何能在未来日子里巍然挺立、铿锵流淌?它用树根抓牢着这片朝气的土地。

  横无际涯的绿,昭示着生命力的绿,在这里被孕育得舒展且从容,鲜活有力。逾万顷的区域里,屹立着数量庞大的树木,无数条生命线在地下盘根错节地行走,而地面,哪怕一片叶子都深藏着这里独有的记忆和精神。因为绿树铺排,由此有了苍翠覆盖,也就有了蓝天白云,水清风明,滋心养目啊。

  初春时和友人来过,她回故里,我随行。其时寒气尚存,芽枝未醒,还好常绿树撑了场子,尽管没有满树丰腴的绿,倒也不显得萧瑟冷清。隔了一季,这次初夏重游,熟稔自生,绿意满怀,花香四顾,明丽得无杂质的绿,那样的透明,那样的轻盈,是鸟翅掠空般的透明和轻盈。树密鸟多,不时有飞鸟扑棱一声,点水而过,缀满光点的水面上于是流金溢彩起来,过些时日,虫鸣蝉噪蛙叫,萤火虫飞舞……生命的张力以更浩阔的方式在前方铺展开来。

  方东村紧邻镇区,是一个被绿色环绕的村庄。现如今全国自然村的消失以天计算着,其中包括一些传统村落,和那些拥有悠久历史的村落相比,方东村实在是年轻,甚至是稚嫩的,尽管它没有太多古迹斑驳的建筑群,但这恢弘浩荡的绿,衍生出了当下新街人的土地情怀,民俗文化,它是生气勃勃的。新街人是勤劳的,栽种树木为他们带来了实惠,而今当地政府正在积极打造旅游动线,届时将会迎来更多远方的客人来此游赏。我们一行人在新修的水泥路上闲游,其间有段小插曲挺有意思的,有块路面堆放了些泥土,在旁劳作的树农忙解释,由于正在移植树木,才致路面不洁,昨天这里可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哦。由此看得出新街人是真心想要打造好这里的旅游事业,从我做起,其实是个说易行难的事情,然而可爱的新街人却在认真践行着。

  漫步在树木之间,感慨油然而生。有意为之的细节,处处彰显了当地所要传达的绿色生态理念,如挂在树腰的小木牌上张贴的二维码设计,将信息化融合进来,方便来访者的认知。见到红豆杉和碧桃做了不远的邻居,甚是有趣,“红”“碧”二字的视觉冲击,是撩人的情态啊。曲径通幽处的每座青砖小桥,一砖一瓦,构思精巧,朴拙古雅。来此消闲的人,就像踩在一段洁清的古早岁月里,此时那些万壑嵯峨间的尘世纷扰,风烟俱净。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即便这里少了青山,亦无妨。平畴之上,空气纯净,森翠满目,清流潺潺,村落幽宁,我要让自己的呼吸里灌满花草树木的气息,净化肺管里积聚不散的浊气,让不远处九莲寺的晨钟暮鼓携随清风送耳,改良日渐朽钝的听觉,让躁动不安的心静得不落一个标点。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