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年轮丨秋天,我要远行

周八文艺2018-02-12 18:53:46


点击右上[周八文艺]关注,可查看历史消息。


 秋天,我要远行

我的眼中也有不安和惶恐



文  |  樊荣华    周八特约 

                                                                             

村口,小道,一片落叶悄然飘零,悠然的曲线擦亮了眼睛,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背上行囊,我要远行……




挥一挥手,我的爹娘。爹娘无言,而我却分明看到他们闪烁的泪眼,定然是对我的深深依恋。爹那弯曲的脊梁,是遮蔽我远航的船篷;娘那婆娑的泪眼,是照亮我扬帆的雾灯。再回首,村头的古槐树下哟,爹娘无语独留守,夕阳憔悴搔白头;断肠别慈远行去,离儿泪眼心上秋。


黛青色的大山一如钢筋铁骨焊接而成的锁链,锁住了父辈的身,禁锢了年轻的心。我早已深感困乏,亦是迫于生计,我不愿循着父辈单调而不断重复的节奏日复一日行走于穷山恶水,我得砸碎锁链,出走大山。

挥一挥手,我的妻儿。你在大门的一角擦拭我的心伤,看见你的泪滴我于心不忍。落木萧萧的浅咛,铺叙着泪眼相望的宁静;枫叶飘红的山路,心碎着长箫如泣的幽鸣;举手依依的别离,高举着落木悲风的秋吟;孩婴嗷嗷的待哺,颤抖着窗前摇曳的风铃。此刻,我要远行,生活不止眼前的温柔和贫困,还有更远的远方,越过厚厚的山峦和那阻止了习习清风的屏障,天地相接的罅隙透出了一线曙光,把我的逐梦之路照亮。

开弓没有回头箭,青春不会再返程。我的眼中也有不安和惶恐,也曾留恋情义绵长的残垣断壁和篱笆墙,也想熬到孩子长大,年老退耕时再去追寻那梦想着的梦想。然而,在贫瘠土地上挣扎了大半辈子的躯体,究竟还有多少未透支的体魄和精力?或许对于行走远方的我,剩下的只有困顿的无奈和怅惘的叹息。



挥一挥手,不再回头,我不想让多情的羁绊挡住前行的路。大地在脚下延伸,意向在心中坚定,唯如此,方可踏上改变现状的追梦之旅。我的理想不够远大,我的追求不够奢华,生活的理想只是为了理想的生活,望着秋天的累累硕果,仿佛看到了我远行的意义,不觉莞尔一笑,风发了意气。

一个成熟的季节,走向一个灯火飘漾的城市,一种冲动带着希冀的光芒在外冲撞,虽然不知道未来的路到底有多么漫长,但我的追求不会遗忘,我的双眼不会迷茫,虽然我走得很慢,但我从不倒退,即使秋叶翳目,也要将探寻的目光刺透黑黢黢的山,射向更远的远方。


 我知道,突出重围的路定然漫长,但月光下的窗口有我执着的梦想,无论多少挫折,也不曾改变既定的初衷;无论多少困苦,也不曾背叛曾经的意愿。苦心人,天不负,通往成功的路,总在披荆斩棘中,不问收获,只管耕耘,履行已经深入骨髓的承诺,足以去弥补我行程中的孤寂与落寞,坚信:真情的风铃定会在飒爽的秋风里摇响,漂泊的身心定会在疲惫的跋涉后回归。



落英缤纷,霜林尽染,与其坐看秋水长天,不如来一场傲然孑立的龋龋独行,既是忧伤的别离,更是华丽的转身。



一个成熟的季节,走向一个灯火飘漾的城市,一种冲动带着希冀的光芒在外冲撞。年轮》,欢迎来稿件分享。


( 文章原创·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


《周八文艺》 第509期
商业合作、投稿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