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香雪读书社226期|马可的诗 \/ 马可

香雪读书社2018-06-19 15:03:19

马可的诗


青海乌兰  马可



作者简介

马秀英,女,回族,笔名马可,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青海省民和县,现就职于乌兰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青海省海西州作协副主席,青海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创作班学员,创作并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多篇。


夜晚


太阳下山倦鸟归林不是我的夜晚

我的夜晚从波光粼粼的水面来

因为这片水域越来越寂静

已找不到南来北往的丹顶鹤

在湛蓝的水面翩翩起舞

带来春的喜悦和秋的问候


我的夜晚从草原来

牧羊人的歌声透着忧伤

草场深处

现代化的工厂在深夜吞云吐雾

日渐枯黄的草场上

悠扬的马头琴等不来心上的姑娘


我的夜晚从高山来

潺潺的溪流变得湍急

山洪  泥石流   冰雹   雪灾

接踵而来

仰望高山

雪线如时尚少女的露脐装

装点不出曾经的雍容华贵


我的夜晚从湿地来

被一条条流水线挤到角落

惊恐地低着头   闭着眼睛

大地之肺不能深深地呼吸


我的夜晚从故乡消失的山丘来

因为曾经的坚硬

为嬉戏的孩子们遮挡了凛冽的西北风

也阻止了沙尘暴滚滚而来奔跑的脚步

却在轮番的爆破声中支离破碎

销声匿迹


我的夜晚从母亲的花朵来

蜜蜂飞出一个又一个“8”字

呼朋唤友奔波在遥远的小径

却采不回清香如昨的花蜜

母亲曾经的小院尘封在记忆中

硕大的花盆盛不下小院里芬芳的春夏秋冬


我的夜晚从父亲的果园来

喝着黑油的铁牛气势汹汹

瞬间将果树、田地、围墙夷为平地

父亲攥着一沓红红的钞票

好像握着子孙断了根基的乡愁

红了脸膛    湿了眼眶


我的夜晚从孩子单薄的背影来

操场上的篮球架在微风中那么孤独

孩子们的笑声被课桌吸收

大大的书包装满了开心的理由

却听不到银铃般的笑声

看不到阳光下蹦蹦跳跳欢乐的背影


我的夜晚从无休无止的加班来

键盘和打印机不停的聒噪

所有人都忙的忘记了时间

结果只是通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验

堆积如山的文字沉甸甸地压在心上

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的夜晚从大把掉落的头发来

用再好的洗护产品

也洗不净雾霾留在发根的尘埃

不清楚有多少问题食品在体内残留伤害

餐桌上刮来的阵阵飓风触目惊心

掉落的头发

铺在地上黑压压一片

夜晚一般漆黑

我在这无边的漆黑里失眠


安宁


世界那么繁华

能否有一个角落安放我的安宁

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

她的快乐你能懂吗?

仔细听一听

你就会明白

她是在和你对话


时针总是不停地讲话

不徐不疾? 舌绽莲花

我在时间之声中日渐苍老

还有和我一样的她和他

曾经的意气风发

不知不觉已经早生华发


不要奢求改变别人的想法

因为你没有替他活过

哪怕是一分一秒细碎的敲打

锤炼出的信念别具一格

看清是与非 

判断对与错

做该做的并说出真心的话表达内心的真诚

让自己在真诚中升华


噪聒的汽车喇叭

以自己的空虚抱怨路面的踏实平整

一头撞在钢筋水泥的建筑上

和商店门口音响里的声音勾结

刺耳地叫嚣在城市的心上


生命的厚度不在于无谓的表达

看清现实背后的真实

保留一颗初心

照亮已知的未来

保持静默

在最美的角落安放宁静


皱 纹


三三两两水波漾开在额头

激荡在内心深处的

除了欢欣   还有些什么


春风裁剪的清脆

已成往事

熟透了的季节

岁月碾压出的辙印

散发出的芬芳

泥土一样厚重


褶皱里的感悟日积月累

对生命和时光的感叹

越超脱

内心越平静

越不漏痕迹


所有的心事

变得平淡   安宁

岁月安好如歌

纹路清晰交错

皱纹升华成壮美的景致

盛开在最显眼的一隅


在贵德与黄河相遇


那一年的初夏

在贵德与黄河相遇

清清黄河水

缎带一般飘落在高原


黄河翠绿成宝石

安静地流淌

我站在岸边

瞬间被这份安静? 还有碧绿

击中


是眼睛说谎了

还是感官出了错

我开始怀疑自己

清澈的河水   平静的水流

与记忆里奔腾咆哮的黄河气势相去甚远


拥抱心灵深处的感动

双手捧起河水

泪水和河水的清凉

滑过发烫的面颊

岸边的杨柳    轻摇浅抚

和黄河一起接纳了我内心的敬仰


在中下游激荡怒吼的母亲河

在贵德

温婉贤淑成如此模样

清澈安静所孕育的神奇力量

勾魂摄魄 

使我久久无法自拔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