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特别推荐|远方的故乡

我能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2018-01-12 08:43:12


我的故乡,在三明市沙县青州镇朱源村。那是一个偏远宁静的小山村,在山的最顶端,村里所有的房子都是自己建的小木屋,只有村口的一个驿站是水泥房子。全村只有一个小卖铺,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一个上百平的房子里只在厨房和大厅的交界处有一盏昏暗的灯。

                                                                                                       ——题记

我还记得

那年家乡还没有通车,更没有水泥路

偶尔有一辆车经过,小伙伴们都会兴奋的跑出去

看看车子又从外面带来了什么样的好东西

 

我还记得

小时候我会穿着花棉袄,迈着小短腿

一摇一摆的去捡地上的羊粪粒

像宝贝一样的装在口袋里

时不时拿出来尝一颗,味道酸涩,但还不错

 

我还记得

我用脏兮兮的小手拿着热乎的地瓜

我吃一口,家里的大公鸡也跳起来啄一口

我举得高高的,大公鸡也跳的高高的

我们互相喊着对方都不听不懂的语言,谁也不让谁

 

我还记得

老家婶婶煮的的“酸菜饭汤”

用最简单的食材煮出了人间美味

我现在还记得那种味道

 

我还记得

奶奶会时不时的从衣服内袋里

掏出已经放久变质的零食送到我嘴里

我知道,那都是她舍不得吃的

 

我还记得

从老家饭桌后的窗户,可以直接爬到后山

那里有好多果树

能摘到好多好吃的果子

 

我还记得

春天的林子里,有大片大片嫩绿的竹子

截一段细竹子,就可以做成小笛子

虽然吹不出复杂的调调,却十分动听

 

我还记得

夏天的夜晚,和小伙伴们一起

追逐着田野里萤火虫带来的一点点星光

然后小心翼翼的装在袋子里

带到房间里放飞

 

我还记得

家乡的秋天有成片金灿灿的田野

和小伙伴们追逐在乡间的小路上

任风吹到脸上,一阵阵的清香

 

我还记得

家乡的冬天是会下雪的

城市里百年难得一遇雪

在家乡几乎年年都有

 

我还记得

每年放假我回去的时候

才刚到村口,就有很多村民热情的对我说

你回来啦

是的,我回来了

 

我还记得

小时候,爷爷经常拿着烟斗

穿着大袍子

躺在摇椅上絮絮叨叨

虽然已经不记得说了些什么

 

我还记得

爷爷去世那年,我才五岁

我不懂什么是死亡

我还好奇的问大人

为什么别人的爷爷可以活到90几岁

而我爷爷才活到80岁

 

我还记得

小时候,奶奶问我,

长大会赚钱了,要不要买好东西给奶奶

我很傻很天真的回答:

奶奶怎么可能活到一百岁

奶奶笑着说,是啊,我活不到

 

我还记得

那年暑假我回去

隔壁经常跟奶奶一起唠嗑的老太太也走了

奶奶跟我说,她也应该快了

那时的我已经长大,我握着她的手对她说

你一定可以长命百岁



 

可是就在那年冬天

奶奶也走了

我从学校回来,看着桌上留有我父亲写下的字条:

“母亲过世,回老家”

我止不住的颤抖,放声大哭

奶奶静静地躺在水晶棺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是我知道,她再也醒不来了

那年的冬天老家没有下雪,却格外的冷

 

后来

我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大城市追寻梦想

可是繁华的街道,熙攘的人群

却让我一次又一次迷失

忘记了回家的路

电梯里一张张陌生的脸进进出出

明明住的那么近,心却那么远

关上门只有自己的世界

我开始怀念我的家乡

 

许多年之后

我再一次踏进那片熟悉土地

当年热闹的村庄,已经冷冷清清

年轻人都外出务工,老人家一个个的离开

老家的房子还是那些房子

可是人,都不在了

 

我开始发现

其实时间才是最残酷的

我希望它能等等我

可才知道,它一旦去了

就再也不回

————————————————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我能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爱文学,爱摄影,爱夏天,爱生活。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