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走进伊斯兰的世界】第二站:阿富汗——《石头学校》 读后感

什么明堂2018-02-13 06:44:36

前言

美国作者葛瑞格的第一本书叫做《三杯茶》,是讲葛瑞格曾经是一位登山爱好者,有一次在攀登乔戈里峰时,途中发生意外,在巴基斯坦巴尔蒂人的全力营救下死里逃生,当他醒来后,发现科尔飞村的教育环境非常不好,孩子们没有一间正式的学校,在寒风里,当地小孩只能

跪在户外霜冻的土地上,或坐在脏污的泥地上上课。村民穷到没钱聘请老师。摩顿森于是立下承诺,他一定会回来为他们办所学校。

从那个时候开始,葛瑞格回到美国之后,四处筹款,用于在巴基斯坦建立学校。而后他成立的中亚协会,建立董事会,并在巴基斯坦当地招聘工作人员,开始在边远山区和边远地区为巴基斯坦建立学校。从1993年登乔戈里峰失败至2006年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为巴基斯坦建立了60多间学校。

这些学校大多是拥有4-5间教室,可以容纳200左右的学生。他在巴基斯坦学会如何与当地人建立关系,获取信任,并带来帮助。看《三杯茶》的时候,我为这样一个美国人和他的中亚协会感到振奋。

2009年,他又写了第二本书《石头学校》,这本是讲他在阿富汗建学校的故事。然而这本书是我在了解了一些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历史、政治变局之后才看的。看到后来,我觉得这似乎不是一本真实的书籍,或者是作者去过几次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而后杜撰的小说;也或许确有其事,只是没有书中写的那么夸张,美国人尤其喜欢制造英雄主义。也

或者是我对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过于悲观了,才怀疑这本书的真实性。

从网上搜索了一下,确实有对《三杯茶》的真实性和中亚协会的工作提出质疑的文章。特别是美国CBE的王牌新闻节目《60分钟》指出该书造假。作者葛瑞格指出这本书确实存在一些“文字加工”,而对于美国严苛的时间核对,让作者一度表示无法理解,因为在巴基斯坦,人们对于时间概念并不像美国那样精准。而且作者提出,一些不必要的舆论会使那些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孩子丧失上学的机会。

在《60分钟》的新闻节目里,葛瑞格并没有出席和正面回应对他的书籍产生的质疑。没有回应一般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做贼心虚;第二种就是他不懂得作为一个NGO组织,作为一个因为书籍带来的巨大影响的人,他已经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名公众人物,他应该接受公众调查,他选择的道路本应如此,毕竟大家筹集的钱,是希望透明的,看得到结果的。在书中,他是一个英雄人物,而在现实中,他的回应却是如此无力。正确的方式,是应该有一位发言人代表他回应

60分钟》,既然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建立了那么多学校,是否有照片为证?视频为证?这些都是有利的证据。我特意登录了一下中亚协会的网站,在里面,有他们所建项目的照片和学校名称,但是部分学校的照片都是重复的。不过也许这是特殊原因,因为这些照片也会成为塔利班的袭击目标。

返回到这第二本书《石头学校》,我并不敢认同这本书的完全真实性,但是在这本书中,确实也有许多感动的地方。不管《三杯茶》和《石头学校》的内容是不是100%真实,就像葛瑞格说的,一些不必要的舆论会使那些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孩子丧失上学的机会。在《石头学校》中,负责在阿富汗建校的项目经理萨夫拉兹,为建校的事情操碎了心思,甚至搭上生命都在所不惜。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这样的人。



正文

《石头学校》的故事起始于1999年,在兴都库什山以北的伊尔沙德山口,一群吉尔吉斯骑手和葛瑞格碰面了。他们是留在帕米尔高原的最后一批吉尔吉斯人领袖阿卜杜勒·希拉德·罕派来的使者,骑手们解释说,他们在过去几年听到了一些奇怪的故事,是从兴都库什山以南传到帕米尔高原的。传说一个神秘的美国登山者在巴基斯坦北部最偏远的山谷里建学校。另有传言说,这名男子开设的学校不光教育男孩,还向渴望学习的女孩们敞开大门。消息传到了阿卜杜勒·希拉德·罕的耳朵里,于是他派出了最强壮的骑手,骑着最快的马去找这个人,问问他是否考虑到阿富汗为吉尔吉斯斯人的儿女建立学校。

故事就是从这样的一次经历和承诺开始的,为了给阿富汗吉尔吉斯人的孩子建立学校,他经历了十年的努力。这期间,有巴基斯坦在2005年的地震带来的巨大灾害,也有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控制带来的巨大阻力,更有这些偏远地区由于无法运输石料石材等遇到的重重困难。

葛瑞格他们的做法迥异于大规模人道主义组织和国际咨询集团引人注目的运输方式。这些国际组织的车大多是闪闪发亮的SUV,配有滤光车窗、空调和十二英尺长的收音机天线,非常容易辨认。这种排场只会让他们成为塔利班完美的目标!这些组织的工作人员本来是为当地居民工作和服务的,可是先进的装备反而来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葛瑞格他们的方式更融入当地,他在当地雇佣了萨夫拉兹·罕,一位虽然手有残疾,但是非常刚毅的查普逊人。曾经参加过克什米尔战争,经过商,也曾担当过小学一年级老师。

在萨夫拉兹的协助下,他们前后在阿富汗建立了一些学校。要想完成吉尔吉斯人希望在瓦罕走廊建学校,他们经过了十年的努力,毕竟受地方保护和地方割据的原因,那个在阿富汗尽头的地方,地处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国的交界处,是没有办法直接把学校建设在那里的。他们必须在前面做许多铺垫的工作。打通这条道路建学校,不只是修一条路那么简单,而是要在沿途打开一条信任的道路,就是要在前方获得很多村长、宗教领袖的支持,建设许多学校,打通兴都库什山帕米尔的通道,直到把那所曾经承诺的学校建成。

并且,他们发现,在那些偏远穷困的山区,女孩子们即使拿到毕业文凭,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机会。一个女性受教育,必定有利于一个村子医疗卫生状况的改善和出生率的下降,从而提高当地的整体生活质量。这名女性的求学经历还会影响下一代,让她的孩子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讲,要想为家里贴补一笔客观的家用,她必须走出家门寻找工作。可惜,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偏远农村,这种机会几乎为零。女新不能在商店抛头露面,因为在传统的伊斯兰文化里,与家人以外的男性接触被视作滔天罪行。出于同样的原因,她们也不能到城里找工作。也就是说,除了当教师,女孩子们没有第二个职业选择。

所以如果想真正帮助这些女孩子,除了读书,还需要支持她们后续的学习,例如对于优秀的孩子设置奖学金,通过深造把学生真正带入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但是还要考虑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安全和监管两个难题……虽然通过知识可以改变生活,可是牵扯的方面特别多,想要做成一件事,阻力远比想象的多。尽管如此,葛瑞格他们也还在坚持建立学校,哪怕是简单的普及知识,也总比一片空白对落后的国家有好处。



正文

曾经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美国退役军人尼科尔森曾经在信中这样描述:“作为美国陆军少校、阿富汗八十二空降师的退伍老兵,我曾身处中亚农村地区,亲眼见证过那里的生活。对阿战争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一刻不血腥、不暴力,留下的是废墟,可承受苦难的却是我们最不应伤害的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只想安分守己过日子,养家糊口的平民。中亚协会的项目给了普通民众难得的选择机会,这样一来,他们不必非得把孩子送到激进的伊斯兰学校里,接受塔利班鼓吹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毒害。还有比教育更安全的方式吗?”

书中反复提到,阿富汗一些偏远地区的村子领袖,一些渴望上学的孩子,一些支持教育者,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甚至不惜生命的代价在支持着学校的建设。曾经,葛瑞格承诺的在瓦罕走廊尽头的吉尔吉斯人领袖阿卜杜勒·希拉德·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不忘用一个领导者临终的愿望鼓励族人追寻梦想与未来。

为了加快建设这座学校,当地调动四十三头牦牛驮载水泥和木材,朝着波兹迦帕兹的方向浩荡而行。帕米尔高原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宏大的场景,这是他们记忆中最长的牦牛队了。与此同时,六十名身强力壮的吉尔吉斯族男子也赶到波兹迦帕兹,如火如荼的投入建设。终于在2009928日兑现了十年前与阿卜杜勒·拉希德·罕的约定,建成了波兹迦帕兹的学校——帕米尔高原深处,一处巨大空旷的碗状山谷,那里是羊群的夏季乐园,成百上千绵羊和山羊在草地上悠闲地吃草,一条清澈的小溪沿着翠绿的草地蜿蜒而行,汇成一泓清湖,望去映着一片天空的湛蓝;山间多情的风儿不时吹来,湖面和周围的草地也随之不停舞动。离湖边大概两百码的地方,地势渐渐抬升,形成一堵朝南的斜坡,阳光毫不吝惜的洒落,让那里总是暖暖的,就在这个位置,四间教室依坡而建,土地板,石头墙,简陋无比却又独一无二。窗棂和门框漆成了均匀的红色。站在前门远眺,南面是绵延的兴都库什山脉,东面是壮丽的天山山脉。绕到校舍背面,塔吉克斯坦帕米尔高原的崇山峻岭扑面而来,一路向北延伸,最后消失在地平线处。

学校建成后,十月初,他们与阿卜杜勒·拉希德·罕彻底失去了联系。谁也不知道这位坚毅的老人到底尚在人世,还是已经归西。只有等待来年春天,兴都库什山冰雪消融,萨夫拉兹北上帕米尔时才能带来消息。学校建成后,萨夫拉兹也需即刻返回伊尔沙德山另一头的查普逊谷的家。同一时间,吉尔吉斯人生活的草原将被冰雪覆盖,他们将度过与世隔绝的六个月。




正文

我迫切的想了解阿富汗现如今的状况,在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之后,阿富汗是否迎来了春天?然而,当我看到2015年的阿富汗新闻时,心里彻底凉了。那些曾经付出巨大努力甚至生命代价的人,希望改变阿富汗现状的人,他们所有的努力几乎都是白费的。

2014年12月31日,北约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正式结束在阿富汗的作战任务,仅留下一万余人提供训练和支援。阿富汗安全部队正式开始担起保卫国家安全的“重任”。根据计划,至2016年,美国将撤出在阿富汗境内的所有士兵。


与此相对的则是塔利班组织空前的攻势。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等大城市频频遭受恐怖袭击,阿富汗南部与西部地区战局恶化,塔利班武装先后在昆都士、楠格哈尔、赫尔曼德、卡皮萨等多个省份集结重兵与阿武装势力举行对抗。美联社评论称,在经过长达13年的反恐战争后,阿塔利班武装依然“凶残、具有毁灭性影响”。

阿富汗安全部队现有35万人,其中省警察部队战斗力最强,主要原因是他们战斗的地方就是家乡,守土意志坚决。但这些人大多对阿富汗政府并无忠诚度,只是因为政府能按时发给他们薪水而已。一旦阿富汗政府无力支付工资,他们很可能会加入敌对阵营。

在北约撤军背景下的政治僵局对阿富汗安全局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组阁难产将妨碍阿富汗新政府的有效运转,并且也将助长武装分子的气焰,这又将带动新的袭击事件的发生。

用葛瑞格在《石头学校》中的一句话说:在阿富汗,任何事都不会轻易获得成功。

简言之,文章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但愿这些学校能够正常运转,不遭受塔利班的袭击;但愿教育改变阿富汗的下一代,哪怕是微薄的知识带来的微薄力量,只有靠时间的弥补;但愿阿富汗的妇女不再受到迫害;但愿阿富汗有一天可以结束战争……





(以上使用的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作者Vicky Du

她是一位外表柔弱,内里强大的旅行达人。

热爱伊斯兰建筑与文化,喜欢丝绸之路文明,特别喜欢中亚、西亚等国家。


她相信,

要么旅行,要么看书。

身体与灵魂总要有一样在路上!




不经意间,什么明堂吸引了你的目光;

忽然之间,有了相见恨晚的欣然;

弹指之间,让我们与同好者分享乐趣。


感谢你关注什么明堂:dg-mingtang感恩与你在这里相遇!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