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分享】那一年,他走过父亲走过的草地

中国陆军2018-05-12 19:58:27

解放军报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刊



无论是雪山草地,还是腥风血雨,共产主义的信仰,让他们军纪严明,步履如磐,在苦难中锻造成一颗颗火种,谱写找寻光明的新篇章。今日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刊,让我们聆听苦难的故事,品味信仰的味道!
老红军熊玉坤的苦难辉煌

三过
雪山草地
人物小传:熊玉坤,1919年11月生于四川省北川县,羌族人,安徽省军区原政治委员。1935年4月参加红军,193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长征中在红四方面军工作,三过雪山草地,参加过百团大战、反“扫荡”作战、挺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役战斗,先后3次受重伤。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老红军熊玉坤给战士们讲战斗的故事
中秋佳节,“天宫二号”发射成功的消息传来。在安徽省军区合肥第三离职干部休养所,今年97岁高龄的老红军熊玉坤神采奕奕,感念国家盛事和科技进步,他高兴地说:“强军兴军,要在得人。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离不开一流的人才队伍。而吃苦奋斗是人才成长的阶梯!”

这位鹤发童颜的老者,长征中曾经三过雪山草地。他说,这场苦难经历成为他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经历苦难越多,砥砺意志越坚,成长进步就越快。因为苦难是人才最好的磨刀石,也是锤炼人格的最高学府,让年轻战士磨炼意志、增长才干、积蓄力量,顽强坚毅地走向光明与未来。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青年时代的锻炼比黄金还贵重。熊玉坤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十三、四岁就跟着父亲起早贪黑,放牛、种地、养家糊口,但因旧社会苛捐杂税多、地主欺压狠,穷人生活苦不堪言,丝毫看不见希望。

熊玉坤心中无比渴望自由,盼着有朝一日“翻身做主”。终于,一道红色闪电照进黑暗的现实:“红军来了!”一支红军队伍开进了他的家乡,帮助穷苦大众打土豪、分田地、求解放。得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熊玉坤的父亲当即报名加入中国工农红军,跟着前卫部队走了。父亲走后,熊玉坤日思夜盼,后来才得知他长眠在草地里。
为了追寻父亲的足迹,1935年4月,不到16岁的熊玉坤积极报名参加红军,在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特务连任传令兵,从此开始了他追求自由和真理的漫漫长征路。当年6月中旬,红一、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胜利会师在夹金山下,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于15日抵达懋功。此时,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分为左、右路军,“红小鬼”熊玉坤跟随着右路军前进。8月20日以后,大部队来到毛儿盖,开始了长征中的第一次过草地。

茫茫草地危机四伏,稍不留神,就会被吞噬了性命。想起父亲牺牲在这里,熊玉坤暗暗发誓一定要战胜自己,“那时只有一个信念,革命理想高于天,我们相信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必胜!”就这样,“红小鬼”熊玉坤在战友们的扶持下,跟着红军部队走了六七天,终于走出了死亡草地,到达班佑、巴西,并参加攻打包座的战斗,消灭了胡宗南49师一部。长征途中,条件特别艰苦,但红军不怕远征难,大家以苦为乐编唱着一句顺口溜:“天当房、地当床,暴雨下来当蚊帐,树根野菜当干粮。”

风雨多经志弥坚,关山初度路犹长。

1935年9月,张国焘致电徐向前、陈昌浩,命令部队南下第二次过草地。熊玉坤再次冒险翻过雪山、穿过草地,同年11月参加了百丈关战役,但因敌众我寡,熊玉坤所在部队不得不撤离了百丈关。

1936年2月,熊玉坤和排长从四川芦山护送枪支、弹药等物资经天全到宝兴。4月份,红四方面军与贺龙率领的红二、六军团部队在四川道孚胜利会师,然后继续向炉霍、甘孜前进。后来赶上大部队的熊玉坤被调整到红四军供给部当通讯班长,此时,他又奉命跟随大部队第三次过草地、爬雪山。
正是经受住了艰苦环境的考验,熊玉坤在第三次过草地时,光荣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入党后,他始终把共产主义信念作为自己的灵魂支柱和前进动力。“那时,我们都把过草地当作是对自己党性的锻炼和考验,感到万水千山也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熊玉坤自豪地说,是信仰让他能够忍受一切艰难、痛苦,抱定目标,执着前进在革命道路上,即便是三过草地雪山,生活环境万般艰苦,思想上也从未动摇过。事实证明,逆境最能锻炼人,环境越是艰难困苦,就越需要坚定毅力和信心。

一次部队行军途中,敌人的飞机突然飞到头顶狂轰滥炸,飞溅的弹片正巧打中了熊玉坤的头部和腿部,当时鲜血汩汩直冒。“由于情况紧急,只经过简单包扎后,我又跟着部队继续前进。”身经百战的熊玉坤非常淡定地说,在战斗中他先后3次受重伤,最严重的一次,敌人的子弹打穿了他的腹部,肠子都烂了,战地医生抢救后摇头说:“没有什么希望,看样子是救不活了!”躺在庙里“太平间”的熊玉坤最后被当地群众收留在家里养伤,躺了31天,直到痊愈。

钢铁,愈锤炼愈坚韧。

新中国成立后,熊玉坤作为一名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兵,亲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艰苦奋斗的峥嵘岁月和光荣业绩,并逐渐走上领导岗位,担任安徽省军区政治委员。

1987年离休后,熊玉坤继续保持和发扬红军光荣传统,严于律己,艰苦朴素。去年,在安徽省军区合肥第三离休干部休养所党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有着近80年党龄的熊玉坤主动查找自身存在问题,深刻剖析思想根源,他“条件好了,作风不能散了”的自警自省发言,触动人们深思……如今,这位九旬老人依旧爱淘书,一淘新书,二淘军史书籍,他说看新书使思想不落伍,看军史让人铭记过去。
苦难中的人格丰碑

言论
红军长征
他们是在积极投身于革命的斗争中,迎着腥风血雨与残酷的杀戮,成长起来的时代骄子,是热血浇灌出来的顶天立地的栋梁之才。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主动承担起民族命运、国家危亡之使命的英雄儿女,是真正撑起历史天空的一代豪杰。

长征途中,党领导红军前仆后继、视死如归,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在烽火连天的腥风血雨里,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当中,一次次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最终铸就了永载史册的壮歌。而今,当我们回望80年前的漫漫征途,追寻那一个个远去的背影,我们所见的不仅有那生死存亡间的万般艰险,更有一座座高高耸立于后人心中的人格丰碑。
深思我们党的第一代英才的成长历程,让我们这些后来者不能不心潮澎湃,不能不陡生敬仰。

在中央红军中,有6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他们是博古、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云;候补委员有5名,他们是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刘伯承。这11名党和红军的高层领导人中,多数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还有不少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出国留学。在20世纪初,能有这样的高素质的人才,从四面八方不谋而合地走到一起,实属罕见。正是他们,组成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远征的领导核心。

翻开红军领导人的履历可以看到,他们自青少年时代就是追求理想的出类拔萃的有志青年。在投身革命之后的十多年里,他们主动迎接新思想、学习新知识,大胆尝试用所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武装自己、指导自己的革命理想与实践,并逐步成为灵魂纯洁、道德高尚、有理想、有信仰且无私无畏的革命者。可以说,他们是在积极投身于革命的斗争中,迎着腥风血雨与残酷的杀戮,成长起来的时代骄子,是热血浇灌出来的顶天立地的栋梁之才。

此外,红军长征时期的军委纵队、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红五军团,红二方面军下辖的红二军团、红六军团及各师,红四军、红三十军、红三十一军、红三十三军、红二十五军等下辖的各师团的领导成员,也有超过一半是出自境遇相对较好的家庭。然而,正是在长征途中,他们当中很多人为了理想信仰英勇地牺牲了。他们前仆后继,像中国革命的铺路石、马前卒、先行者……为建立红色政权,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价,也使他们的思想和精神得以传递给更多人,使得革命的火焰越烧越旺,终成燎原之势。

诚如龚自珍在《己亥杂诗》中所写:“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或许,正是一大批汇聚于红军队伍的民族脊梁,以无私无畏的牺牲奉献感动了中华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才使后来的革命队伍涌现出一大批具有卓越领导才能、非凡胆识勇气的红军将士的前仆后继……

深思我们党的第一代英才的成长历程,让我们这些后来者不能不心潮澎湃,不能不陡生敬仰。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承担起民族命运、国家危亡之使命的英雄儿女,是真正撑起历史天空的一代豪杰。他们不长征,也许就不会有牺牲;而正是有了他们的牺牲,才赢得了长征的胜利。
他们所经历的苦难,是事实上的炼狱之熬煎、烈焰之涅槃,领导长征的中国共产党人已然成为了火中的凤凰——久经考验又身经百战的年轻的一代职业革命家。

树大根深,苦难峥嵘。长征自1934年10月开始至1936年10月胜利会师结束,红军在飞机大炮的围追堵截中,边走边打、愈战愈勇,翻过了五岭山地的越城岭,云贵高原的苗岭、大娄山、乌蒙山,横断山脉东部的大雪山、夹金山、邛崃山、岷山,六盘山、蓝山、大凉山、芦山、终南山、罗山、名山、英山等多座大山;渡过了江西的章水、贡水、信丰河,湖南的潇水、湘江,贵州的乌江、赤水河,云南的金沙江,四川的大渡河,湖北的陶家河、小金川,甘肃的渭水、白龙江等数十条大河。在这广大辽阔的空间里,他们所经历的苦难深渊,是事实上的炼狱之熬煎、烈焰之涅槃,领导长征的中国共产党人已然成为了火中的凤凰——久经考验又身经百战的年轻的一代职业革命家。

长征开始时,中央红军中的政治局委员与候补委员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4.2岁。可以说,当时的他们正值人生最宝贵的青壮年时期,精力充沛,思想活跃,既有雷厉风行的作风,又有韬略在胸的智慧。如果不参加革命,不参加长征,他们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家庭背景、社会地位与所学所能,过上自己安逸富足的日子,但他们最终选择了革命的道路,走到了长征的队伍。这是一种抉择,是为己还是为他?是舍己为他还是舍他为己?在这样的人生选择当中,我们的先辈没有选择为自己,他们选择的是利他的、无私的,也是危险的、艰辛的,甚至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理想之路。

那么,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千辛万苦乃至可能会丢掉生命的道路?难道他们不知道这很可能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吗?这并不是一道让人费解的难题,随便翻看一下红军将士的书信与长征途中英勇献身烈士的诗抄,我们就可以立刻找到答案。是的,他们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仁人志士。毋庸置疑,要理解红军领导人的宏伟抱负与博大胸怀,用一般的人生哲学和简单的生存思维来概括,显然是不行的。世上有放弃安逸生活不过,而冒着生命危险、去枪林弹雨中拼杀的求生存吗?如果有,那他就一定不是为了简单的生存,尤其不是为了个人的生存,他一定是为了崇高理想和信仰。

深思吧,深思令人动容,令人涕泪横流而幡然醒悟,并能使我们调整认识世界的角度与感悟历史的目光。

人们常说,苦难是人生最好的磨刀石。而对于那些从一开始就有着坚定理想和明确奋斗目标的人们来说,非同寻常的苦难更将成为一种强大的支撑,支撑着他们不断夺取胜利,不断把共同的事业推向前进。他们的理想在生死考验中更加坚定,他们的意志在千锤百炼中更加顽强,他们的目光在纷繁复杂中更加深远,他们必将成为支撑起民族前途命运的钢筋铁骨。这是一种必然的逻辑。

长征之后的历史印证了这一逻辑。经历过长征的党和红军,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更加走向成熟。可以看到,在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当中,一大批在长征中成长起来的红军将士始终是人民军队坚强基石,他们在炮火硝烟中浴血奋战,不断在各种挑战与艰险当中经受住考验,赢得最终的胜利,为新中国成立做出了突出贡献。从这一视角看,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不仅实现了党和红军命运的转折,也为后来的中国革命事业进行了有力的人才准备。长征,不仅是红军将士一份厚重的人生履历,也是我们这支军队在艰难困苦中锻炼和磨砺队伍的重要阶段。它让一批民族脊梁,最终扛起民族解放事业的重任。
长征,是理想之行、信念之旅,是纵横两万五千里的灵魂自我净化与升华的壮举。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现在,让我们进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的内部,来重新看看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如何为理想与信念拼搏的吧。诚如著名作家沙汀在《记贺龙》一书所言:也许他们参加革命之初,并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但在残酷的战争中,在枪林弹雨中却逐渐理解了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中国的道理……并从此义无反顾、出生入死、一往无前,从无知到有知、从无觉到自觉,从不知理想是何物,到为了信仰九死不悔。无数先烈的事迹证明了这个事实——长征,是理想之行,信念之旅,是纵横两万五千里的灵魂自我净化与升华的壮举。

他们走在人迹罕至的雪山上,对于从南方来的身穿短裤的红军官兵来说,那就是人间地狱。但他们是抱定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决心而来的。一名炊事员倒下了,却对身边的战友说,把我背上的行军锅带上,下山要用;又一名担架员倒下了,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另一名战士又抬起了担架。

在野茫茫的松潘大草地,粮断了,水没了,野菜挖光了,皮带吃尽了,但是炊事班的九名战士,却将粮食全部送到团队,颗粒未留。夜深了,风更加刺骨,九名炊事员围靠在熄了的篝火前,肩并着肩,手拉着手,比雕像更像雕像。彭德怀目睹了这座生命的雕像,对警卫员说:记住,到我们死的时候,也要这样肩并着肩、手拉着手。
他们树立起来的一座座英雄雕像,将是后来者永远瞻仰怀念的人格丰碑;他们打造的一座座精神高地,将是激励后来者在新的长征路上勇往直前的力量源泉。

“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念。”对于决心要为理想而奋斗到底的人,长征胜利的旗帜,早就在他们精神的世界中高高地飘扬。

长征对于我们而言,一如我们对苦难造就非凡人格的理解、牺牲必将赢得胜利的坚信,长征永远都是我们砥砺灵魂、鼓舞精神的宝贵财富,而那些在牺牲与苦难中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毅然扛起民族前途命运的人们,他们并没有随历史远去。他们树立起来的一座座英雄雕像,将是后来者永远瞻仰怀念的人格丰碑;他们打造的一座座精神高地,将是激励后来者在新的长征路上勇往直前的力量源泉。想起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说的,“它将成为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永远流传于世。阅读长征的故事将使人们再次认识到,人类的精神一旦被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


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我们的动力就是您的点赞


来源 | 军报记者微信公众号

作者 | 郭伟峰 周海良 王久辛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杜麒麟 

责任编辑:赵林孟 付潇翔 祁 政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