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凌峰专栏】散落的面包

不正常动物园2018-06-10 22:20:57

散落的面包



卫国战争才打了一年,列宁格勒便被德国人给团团包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1942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漫天大雪把这座城市刷成了白色,刺骨的寒风仿佛要将世间的一切做成冰雕,而城里的人们除了要克服严寒的折磨之外,还要忍受着断粮带来的饥饿,只能依靠着每天几百克面包充饥,忍受着永无止境的折磨。这座曾经喧闹而繁华的城市终于陷入了沉寂。死神每天都可以毫不费劲的在这里带走许多早就奄奄一息的生命,送他们从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


阿廖沙艰难的扶着教堂的高墙行走着,饥饿早已把这个青年折磨的有气无力,但是他依然挂着冲锋枪,用尽全身的力气赶往市中心的广场上,因为今天是市民们领取面包的日子,而作为警卫的他要维持秩序。战时的法律是严酷的,尤其是当食物短缺的时候,仅剩的食物就是整个城市的生命,所以,阿廖沙刚刚被授权可以向任何哄抢食物的人们开枪,用最无奈的方式去保卫这座城市最后的希望。当他艰难的转过街角,来到广场对面的大街时意外发生了,几架德军轰炸机突然在广场投下炸弹,巨大的威力把须虚弱的阿廖沙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等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广场上已经一片狼藉。那辆运送面包的车子已经被炸的面目全非,白色的面包散落在广场的每个角落里,空气里瞬间开始弥漫起面包散发的香味。


如果没有战争,也许阿廖沙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面包是这么香,那味道随着寒冷的空气四处飘散,强行钻进每个人的鼻腔里。阿廖沙几乎无法克制,饥饿让他难以忍受对食物的渴望,显然,无法克制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四周,人们都站起身子,冲着眼前的面包走去。阿廖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职责,他赶紧握紧了手中的冲锋枪,使劲瞄准面前的一个身穿黑色上衣的女人。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威胁,眼前的人们都弓着腰,蹒跚的四散而行,他们喘着粗气,目光呆滞,眼神直勾勾的望着眼前的散落的面包。阿廖沙更加紧张,他的手不情愿地开始扣紧扳机,但是一秒之后,他的手松开了。



人们如他想象的拿起了面包,但是却没有放进嘴里,广场中央,有一座被炮火炸掉半边脸的女神雕塑,下边有一座水泥台子,四散的人们在这里汇聚,他们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面包放在上面,有的还用身上的衣物擦干面包上的尘土,然后转身离开,一会四散的面包便被整齐的码放整齐,而四散的人们却整齐的排好一条长队,在漫天雪花中等待着面包的发放。




结语:整个卫国战争期间,列宁格勒因围城死于饥饿的超过200万人,却没有发生过一起哄抢事件。  




小编资料补充:


卫国战争,又称苏德战争,即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庞大、战况最激烈、伤亡最惨重的战场。




列宁格勒战役,又称为列宁格勒保卫战,封锁列宁格勒(俄文:блокада Ленинград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轴心国为攻占列宁格勒(现在称为圣彼得堡)而实施的军事行动,围攻从1941年9月9日开始至1943年1月18日,一条狭窄的通往城市的陆上通道被建立为止,而围攻全面结束于1944年1月27日。列宁格勒围城战是近代历史上主要城市被围困时间最长、破坏性最强,和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包围战。



采访记录:(曾在俄罗斯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学习、生活过的赵绮莲老人)

尽管在伊万诺沃的战时生活非常艰辛,但“儿童院的孩子们”知道,他们是幸运的,与战争前线的惨烈相比,他们的“艰辛”不算什么。赵绮莲记得:“有一次,从列宁格勒解救出的十几个孩子被送到儿童院,这些孩子个个瘦得皮包骨头,大夫见到他们时说他们恐怕活不了了。”



列宁格勒是二战东线战场中的一个惨烈符号。电影《列宁格勒900天》再现了当时的那座城市的惨烈景象和苏军的顽强抵抗。

由于被围困且补给严重不足,其结果便是饥饿——前所未有的肌饿。任娅看过一些从列宁格勒被解救出的同学写的回忆录,她至今仍记得回忆录中的一些描述:“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每个成人每天只有200克面包,到后来配额越来越少。每天都能看到饿死的人被小木车运走。人们先是吃马肉,后来吃老鼠。甚至出现过人吃人的可怕情景。”


MUSIC:Fleeing  from  the  War(夏皮克B-战争的滋味) - 

               出自纪录片《伟大的卫国战争》

            《伟大的卫国战争》是俄罗斯为纪念胜利65周年,在2010年拍摄的纪录片。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