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朝糖夕吃丨小学篇2

好梦电台2018-06-19 04:39:43


感谢点开阅读的你,帮我分享的你,和给我点赞的你,感激不尽!


手动比心~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哨牙桃(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82025892/


六年时间,不晓得有好多耍得好的同学,但是记得住的就只有那几个。


在老县城,YJ住在我外公屋头楼下巷子里,在她外婆屋头。我经常跟她一起放学回家,还在她外婆屋头蹭吃蹭喝,跟巷子里的小伙伴躲蒙蒙伙儿。她个性爽朗,像个男孩子,又调皮捣蛋,惹了她外婆生气又蹭过去嬉皮笑脸。在小学一、二年级几乎都是跟她在一起耍。


一次我喊她在我外公屋头一起写作业,写到一半我要去厕所屙屎。我觉得把她一个人留到客厅写作业好寂寞哦,我就喊她跟我一起蹲到厕所里来。我还给她搬个凳凳坐到我面前,我一边屙一边跟她编故事。“好臭哦,我还是去写作业了!”


我们还喜欢在巷子头跳绳儿——黄桷树,黄桷丫,黄桷树上是我的家,我家有个好姐姐,她的名字叫马兰花,金花,十二朵,我的好姐姐要买我,一买卖到地主家……


ZM在老县城是住在我奶奶家楼下的女同学,每周五要去奶奶家吃饭,我都会跟ZM一路。她老是吃我的零食,一直抓一直抓。我就把零食袋子下面捏得紧紧的。

“没得了啊?”她抓不到了,抬头问我。

“都遭你吃完了!”


路过一个巷子边上堆的一摞钢筋,把我小腿划了一下。“哎呦!”

“你咋个了?”

“我遭那个钢筋划了!”

“你不看哈?”

“没得事,走到屋再说”

我们一起上楼的时候,ZM吓得一声叫:“你看你的腿,血都流到脚上来了!”

天哪!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奶奶屋头,赶快坐到撩起裤脚看到血畅起流,这才感觉到疼。


ZM有个哥哥非常凶,我到她家去写过一回作业。看到他哥哥打她打得青痛,我就悄悄咪咪拿到作业就跑了:还好我没得亲哥哥。


还有个女同学叫LQQ,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我们就是相爱相杀的小伙伴。经常高高兴兴地约出来耍,又愤愤然地撒手各自回家不说再见!当同桌的时候,经常一起八卦别人。后来当我听见她也八卦我的时候,被朋友背叛的感觉油然而!后来她转学了,就再也没有联络。


老县城的奉师附小操场中间有一棵巨大的榕树,还传说这棵树都成精了,有同学踢树踢出血来。学校后门可以直接通往奉节师范中学。我们就从后门穿过去到了师范中学,感觉像穿越了一样,好神奇。因为走大门过去师范中学是很远很远的路程。


师范中学里面还有一座刘备托孤堂,托孤堂门口有一块龟虽寿的石碑,门前两座石狮子巍峨不动。在比小学还小的小时候,我爸吓唬我说,这石狮子里面是真狮子,我就不敢靠近,生怕里面跳出狮子来。


小学暑假的时候,我还在师范中学里面,上过田野画室学水彩。老师特别夸赞我有天赋,还把我的画拿到人民广场去展览。后来也是因为我懒,死活都不愿去上课了。


开学的时候,外公给我买了一双波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波鞋,但是那时候林志颖的电影里都管这种鞋子叫波鞋,我觉得自己时髦惨了!我有双波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一天屋头停电了,我就点根蜡烛写作业。突然一阵风把蜡烛吹倒了,点燃了窗帘,吓得我惊叫唤!我爸赶忙跑过来,用手两三下就把火扑灭了。我的天哪,我的爸不怕烫吗,我都呆住了!我的爸扑完就到水龙头下面哗哗哗地冲水,手上一下子就起了好多泡!我眼泪都要掉下来,又憋回去了,我爸是救火的英雄!


我跟我爸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日用品常常忘记买。一只牙膏用完了,用剪刀剪开还坚持了两个星期!


我妈从小就给我订少儿杂志,还买各种书籍给我看,并且再三嘱咐我要爱惜书籍。一本精装的《三毛流浪记》我看了三遍都没坏,却在路过桌子的时候,蹭到地上摔坏了!我的天哪!!!我妈让我跪了三个小时!


家里丢了东西也开始莫名其妙怪到我头上,我简直就是实力背锅侠!一次胶水盖盖事件,让我妈有了深刻的反思!用胶水的时候,发现盖盖不见了,我妈几乎不用一分钟判断的时间就认定“凶手”是我——“是不是你用了胶水把盖盖搞丢了?还是你藏到起了?”

“我没有啊!”一脸懵逼!

不管用,被我妈训得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了。

直到第二天我妈做清洁,从桌子下面扫出来胶水盖盖,才想起是她掉下去的。

老天有眼啊!胶水盖盖为我正名!!!她开始反思自己了,这种反思能撑过一个星期就不错了。

大人好像习惯把丢三落四的后果都怪罪到小孩子头上,丢三落四不是小孩子的特别属性好不好,那是所有人的属性!!!


在家看电视也渐渐有了些分寸,知道了小孩子不能看电视里大人打啵的画面。每次出现这些画面的时候,我就用手划动脸颊“羞、羞、羞”!我妈说:“你用手捂住眼睛就行了!”


小学三年级我又交了一个新朋友,我的同桌——ZY。她头发好长好长,总是扎两个辫子。我记得去她家找她玩(她家楼下的市场里还有猫头鹰),刚好她在洗头,我等了她半个小时才洗完。她是那种甜甜糯糯的妹子,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之后好几次我们都成了同桌,还有CX、ZYL两个男同学,上课总是叽叽喳喳。我还记得两个男生扳手腕的时候,我跟ZY用五毛钱打赌谁会赢。有一回,我去ZY屋头写作业,路上碰到CX走在前面,我就把擦过鼻涕的纸塞到他的书包里。很不巧的是,CX后来成了我的高中同学改了名字,现在别人都有小孩子了。


上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三峡大移民——奉节的老县城都被砰砰地炸掉了,在电视机头看到我的幼儿园被炸了,还是有点伤心。搬到新县城之后,外公外婆跟我们住在一起了,我也有了自己的房间。ZY也搬到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去上学都会顺路。


我经常早上六点半摸黑出门,走到她家楼下叫她,然后一起去学校。有一回放学一起回来,她哥哥租了周星驰的光碟,我们一起在她家里看《算死草》,笑得前俯后仰。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又成了同桌。周围的同学换成了LJX、HZC、HY、LJ。我们这一坨几乎天天都是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中午在学校吃饭,都是自己带饭盒。到了饭点,食堂阿姨会挑着几担子饭菜挨个挨个送到教室里。


午饭时间,是我们最欢乐的时候!大家四人一桌,把书桌拼到一起,然后拿着饭盒排队到讲台前打菜。每次我都嘲笑HY吃得好多,而且什么菜都和到碗里,搅得像馊水一样!HZC同学就会义正言辞地批评我“你能不能安静点吃饭,你看别个ZY好温柔,一句话都不说。”我拿起筷子要打他的时候,ZY就会笑得特别腼腆。


如今ZY她成了一名小学老师,一定是与我们当年班主任截然不同的温柔老师吧。

昨天得知:今年她就要结婚了,祝她幸福!!!

(比心~)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