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宁波老街系列】丈亭老街:繁华入梦

阿拉旅游2018-03-12 10:18:10

阵雨过后的丈亭,微凉而又清新。风从江面吹过来,一丝丝地扣入老街深深浅浅的小巷里。午后煤炉的味道穿过街口,迎面而来的老人眯蒙着眼,河埠边的妇人用不变的节奏搓洗着一件衣服,时光在这个静谧的地方,仿佛走得特别慢。



流水里的繁华岁月



丈亭这座江南水镇,地处姚江、慈江交汇处,三面环水,北面靠山。在姚江大闸修建之前,姚江是潮汐河,直通东海。海潮起落,江水随之涨退。江上的行船便随涨潮西进,退则东行。随着潮汐涨落,过往舟楫习惯在三江口候潮而行。逐渐这里客栈饭店兴起,后来又有了各种店铺摊位,三江口街市也随之形成了。据史料记载,在元朝这里便形成了集镇,民国时期开始兴盛起来。老街则沿江而建,长约三百米,宽不足三米。东起顾家祠堂(现丈亭大桥脚),西至史家弄口,即现在的三江西路一带。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老街一直是丈亭镇的商业中心,每逢农历“二”、“五”、“八”,沿江一带摊位铺子林立,人潮涌动,叫卖声此起彼伏。



午后的老街很静,静得只剩某个屋子里传来的敲击木鱼的声音。此时此刻,应该有一个老婆婆坐在夕照的屋子里诵经念佛吧,为余生、为家人或者为来世祈祷着。偶有几只猫在屋顶穿梭,爪子踩在松动的瓦片上,发出轻微的撞击声。我们似乎成了老街的不速之客。这里现在居住的大多都是老年人,或许实在是太少有年轻人出现,看到我们,老人们都用一种诧异的眼光打量着,问我们来做什么。得知是来寻访老街,老人们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以前这儿啊,布店、米店、油店,什么店都有,阿拉想买什么都能从这老街上买得到,到赶集的日子这里人挤都挤不过的。我们小孩子只能拉着爹娘的衣角随人流走,一个不小心就会走丢。现在么冷清了,就只剩我们几个老头子老太婆,年轻人都出去上班喽。”说到八十年代的时候新马路开始兴建,老街逐渐冷落,老人的语气里略略带着些失望。好像一个失宠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习惯。



喧嚣过后的寂静



现存的丈亭老街,大多是明清、民国时期的建筑,店面与居室连在一起。木结构的老房依旧保持着江南风貌。阵雨过后的下午,这些老木头还散发着一种苦涩的气味。只不过脚下的路已经不再是石板路。村民们说因为一些石板开始碎裂,也为了方便老人们行走,石板路大多已被水泥地替代。行至南面的街屋,这里的后门临江。古时村民们都在这儿取水洗涤,生意人们在这儿候船装卸。而北面的街屋则多街弄:集友弄、史家弄、卖柴弄,这儿都曾是当年杂货、特产、柴火交易之处。这些街弄的名字都能顾名思义便想到它们的由来,直白又质朴。而源和钱庄、颐丰烟店、广生堂药店则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大店。巨贾王养安在上海发迹后,在老街上建豪宅开店面。王养安老宅和王氏祖堂门头气势恢宏,石、木、砖精致的雕刻无不透露着当时的荣华富贵。



解放以后,丈亭一度成为姚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供销社、运输社、医院、渔场、饭店、商铺一应俱全,繁华程度不减当年。直到1984年,一些单位部门和商铺都迁移到了新镇区,老街就日趋萧条,繁华犹如一场梦,戛然而止。梦醒之后,便落得一场寂静。



老街上的店面现在大多数已经空置,但商铺的门面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好不容易寻得一家杂货店,老板正躺在高高的柜台下的椅子上睡觉,对面的小电视机放着冗长的电视剧,作为他午睡的背景。一旁的村民介绍说,这儿本来是家供销社,老板从关闭的供销社离开后就开起了这家小杂货店,已经开了十多年了。老人们买些小东西不想走远,便到这儿来。环视这家店,仍然有着古朴的风貌,整个屋子还是木质结构,屋檐下摊着的那张木头桌子据说还是老早以前的猪肉摊用剩下的。



随着交通的便利与发达,丈亭作为货物集散地的枢纽功能已经不再。然而,江水依然流淌,那淙淙的水声似乎诉说着丈亭当年的繁华和辉煌。远处飘来轮船低沉的笛鸣,就像小时候外婆娓娓的唠叨,悠悠地讲述着这里的风土与人情。


地址:余姚市丈亭镇

自驾:杭甬高速公路—进入高桥枢纽—沈海高速公路—杭州湾大桥南接线—慈城互通—S319—政通路—人民路—丈亭镇

集市时间:每逢农历二、五、八,现已不存。



本文版权归《阿拉旅游》所有,未经授权许可,其他媒体及公众账号不得私自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老朋友们,把它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吧。

新朋友们,回到本文顶端,点击“阿拉旅游”加关注,甬城实时吃喝玩乐资讯,各种旅游攻略指南,一掌在握。


文艺连萌|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