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心灯

圣兵爱心社2018-06-19 04:05:34



有多久没有穿过滚滚绿浪,回到那起始的地方,看看新燕,扫扫灰尘?


有多久没有走出钢筋水泥,一步一步走回年少,抓抓蚂蚱,烤烤地瓜?


   温和的一小片地域,古老而陈香,让人回望生命踯躅而行的步点时,仍能采撷涟涟记忆的温存。


   屋角的青苔顺着水泥的裂缝缓缓蔓延至脚边,一如爬山虎温柔地拥抱了小小的圆窗,绿意层层叠叠,爬满我的双眼。探墙而出的是张扬的三角梅小姐,她喜欢长高点,再高点,这样就能和房顶上的芦荟先生幽会。


   定睛细看,这一砖一瓦间尽是细碎的情怀。苔藓细密,虫儿安家,掀开一片瓦,惊醒无数美梦。

   踱步向里,无人打理的院子生机盎然。淡紫的、白的豌豆花袅绕满是铁锈的栏杆,缠满雕花的露台,巴巴地望着炎夏。风吹来,金黄流走,满院子的油菜花悦纳香颂与情诗。一树迎春住在隔壁,两三点花瓣在天外。静悄悄的大水缸中,日光透过,光影沉浮,时间的纹理清晰可见。编造鸡笼的竹篾委身尘土,惹得众分解者兴奋不已。


   窗棂上的浆糊发黄,去年的利是早已泛白,许是经历了几场雨水浸泡,几次艳阳炙烤,几阵山风肆虐。这样就又迎来鲜红的新生。

   扣紧木门的锁早就锈迹斑斑。轻而薄的蜘蛛网被人走过的气流振动,蜘蛛懒洋洋地爬出来问候稀客,打了个哈欠,在阳光里沉沉睡去。在浑浊的窗前驻足,墙皮脱落,露出里面更为年轻的色彩,与朱红色的木窗相衬,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新旧交替,灵媚逼人,更让人那样地捉摸不透。

   时世的延迁,内外的融合,古风遗痕,新风濡染。


   老人赶着老牛自门外经过,老牛的长尾无意一甩,一个未经构思的黄昏,就随着倦鸟翅上的斜阳飘落下来。

 

   西风吹来的落叶,或许是春日蝴蝶的骸骨。


   夜来,这小巷就伴着渔舟唱晚的轻晃入眠。


   一切恬淡,一切婉转,却又各怀心事。

   几个秉烛夜游的孩童,载着消瘦的月光,划出一两声浅浅的欸乃与呢喃。


   倏尔巷陌流光,亭榭溢彩。


   丝竹冬丁,舟桡欸乃。


   淅淅沥沥地,爬山虎沐浴在细雨中,三角梅微微低垂,于是,这个温润的春天,又有了漫长的注解。


   曾几何时,在一砖一瓦间渗透的旧人呢唔,终究以柔和的姿态历久弥新。


   老屋情结,静极柔极,温润有余,莞尔相观,偏居一隅。


   冥冥之中,挥手即成千古。

文稿丨心灯22期

编辑丨vivi

审核丨桂子 小苎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