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杭州市藏匿的七个老厂房,现在成了文艺青年的聚集地

一米好地2018-03-12 21:47:27



新的高楼拔地而起,老旧建筑成为一种珍贵的资源。如今,艺术家和理想主义者们纷纷爱上了这些被打上时光印记的老厂房,纷纷将他们打造成自己的工作室和创意园区。


有人爱老厂房可变的空间,有人爱老厂房低廉的租金,有人爱老厂房里钢筋水泥残留的工业气息,有人爱老厂房里孕育的新的创意和梦想。


而究竟老厂房的魅力在哪儿,今天米小弟为你推荐杭州7个老厂房,或许你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


(上海老厂房请在文末查看)



1.华丰造纸厂×黑胶唱片工坊

从前的华丰造纸厂不仅在杭州城内尽人皆知,就是在江浙一带都很有知名度。车间里工人手脚不停,流水线上产品运转,一件件“杭州制造”就从厂房走向了市场。

时间吞吐着过了半个世纪,曾经老厂房的机器轰鸣早已停止,厂区很安静,仓库和厂房被剥离了原先的功能,废弃在冬日的阳光里。一些地方看上去已经没了生机,甚至可以算是废墟。但透过光影,我们依然能想象出半个世纪前这里热火朝天的场景。


如今的旧仓库已经升级到了私人定制时代,正在以另一种方式重生。裸露的排水管、自由随性的涂鸦……部分老厂房被改造成为创意园区, 目前已经有几十位创意设计达人入驻。


2.49厂区×LOFT49

LOFT49占地面积52亩,是杭州著名的艺术聚集地,也是浙江第一个LOFT创意社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这里曾呈现出运河工业文明的繁荣景象。随着杭州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工业企业的外迁,这乍老厂区开始逐步从繁荣走向了衰落。




后来一批充满热情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相继进入49厂区,同时老厂房的高空间优势,有利于空间重组,适合钢结构加层,使房屋的容率得以大大提高。而且老厂房遗留焉的旧机器设备如:泵阀、管道、料斗等因留有旧工业时代的痕迹,符合部分人的怀旧心理,变得像老式电扇、老式留声机一样,转回成新时尚。


这些工业设计的成果经艺术化的点缀和处理后,变得和新的居住、工作环境既和谐又协调,显得十分另类而时尚,满足了入驻者标新立异的心理和艺术表现欲望。


在LOFT49内,昔日蓝领工作挥汗劳作的工场,成了白领大师堆砌泥坯和雕塑场地,而吱吱作响的打图声,取代了昔日织机的隆隆响声。



3.杭州卷烟厂×尚城1157

杭州,中山南路。1157年,宋朝南迁的第一任皇帝宋高宗在刚建成的延寿宫内勤心书画, 宫城外三省六部的官署也在这一年开始建造,周边的太庙、鼓楼等中心建筑在地平线上慢慢升起,围合出一个悠悠的空间。


这个中山南路上的城市支点,曾经分布着南宋宫廷的重要机构,如今皇都已经成为故梦, 而这里正在慢慢发生着改变。


2015年,也就是明年,一座集娱乐、餐饮、购物、休闲、秀场等于一体的8 万平米潮主题生活MALL——尚城1157将在同一地点开幕。


每一座地标的崛起都伴随着城市的革新,预示不同生活方式的转变。而尚城1157,算得上最具神秘感的一件作品, 它位于南宋皇城遗址真正的中心——城南凤凰山东麓的中山南路一带。


直观点来说,整个皇城东西距离约为800米,南北直线距离大约600米。这个范围现在大部分都在杭州卷烟厂内。


为了响应杭州市政府“退二进三”的产业转型、城市功能转型的政策,卷烟厂转移到了转塘。这个曾经是这座城市最醒目坐标之一的老厂房已经整体封存,依然完整保留了工业时代老厂房建筑群的质朴感官,以及富有层次的建筑分布形态。


当极具大胆的探索精神和富有时代气息的“工业遗产”邂逅后,这座老厂房将“凤凰涅槃”的神话真实地呈现在我们眼前。曾经,它是杭州最繁忙的工业企业,创造出可观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如今,它即将变身,成为一个至潮至in的时尚聚集地。


皇宫,老卷烟厂,尚城1157。寒来暑往,风烟雨雪。当我们在追问时间都去哪儿的时候,时间给了我们最好的回答。



4.杭州丝绸印染联合厂×166创意产业园

巨大的门牌号码清晰地表示,这是个古老和时尚并存的地方。运河以东,大关路往北,丽水路上的杭丝联,曾经是杭州乃至全国丝绸行业的老大,但那是上世纪的事了。

1957年,由前苏联专家设计厂房的杭丝联,原名“国营杭州丝绸印染联合厂”,建成后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丝绸联合企业,蚕茧进厂,成品出去。


改革开放后,国门打开,丝绸印染行业竞争日趋激烈,杭丝联庞大的产业链,在客户需求和产品更新换代的快速变革中慢慢失去了优势;民营经济崛起,也逐步占领了昔日这家丝绸巨无霸企业的市场份额,使得杭丝联在上世纪末渐渐失去了它的威风,没有了当年的霸气。



有着60多年历史的老厂房,建筑造型雄伟气派,是浙江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工业建筑,现如今已被列为“杭州市区工业遗产”了,政府对老厂房建筑进行保护的同时也提出,应该合理利用旧厂房,引进新的业态和经营模式,让其重新焕发生机。


在这个思路指引下,原先32公顷的厂区,今天大约只剩下一半仍是丝织厂(原来的丝织车间),其余的地块一半变成了各式住宅,一半则变成了现在杭州人气很旺的“杭丝联166创意产业园”。


设计师,摄影师,广告人,音乐人同时发力,集体亮相,已经把这块将要被人遗忘的老厂区变成了时下杭州炙手可热的时尚地标。


这是一家老工厂的意识转型,也是一个旧企业的华丽转身,是我们时代的缩影,也是未来的希望。锯齿状厂房、砂轮机、巨型排风扇、老式缫丝机……如今蜕变成了创意,演绎成了时尚。



5.转塘双流水泥厂×乌托邦工作室

1958年,转塘的双流村建立了双流水泥厂,当时也算老牌工厂,最鼎盛的时候,职工有500多人,拥有三条水泥生产线,年产量25万多吨。目前我们看到的部分厂房就是在上世纪70年代建造的。



和大部分水泥厂的命运类似,转塘双流水泥厂在1999年下半年关停,进行改造。此后,厂房在很长时间内一直闲置着,清冷的风穿过高耸的烟囱,再去向远方。直到它遇上了西班牙著名建筑师里卡多·波菲。


厂区原先的成品车间变成了接待厅,两个机修车间预备用来举办各种时装、美术展览,而六个形似烟囱的熟料房和生料房已经变身为各种工作室,蔡志忠、孟京辉、王伟忠、方振华等都入驻其中。


除了已经成名的大咖,还有一些青年,他们怀揣着梦想来到这个水泥厂,把这儿当成自己逃离城市的乌托邦。土家族的田禾就是其中一位。走进田禾的工作室,一冲眼就是旋转楼梯,旁边摆满了黑胶唱片。



6.纺织工业仓库×聚落5 号

在繁华的闹市中,艮山路学校正对面,隐藏着一间老仓库。改造前,这里是浙江轻工业厅纺织工业公司用来堆货物的地方,尘烟四起。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国营企业实行了压锭(锭特指一种纺纱的机器部件)限产、下岗分流、减员增效等举措,很多纺织仓库就这么闲置下来。




如今走在旧址上,已经听不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了,也看不见纺织女工忙碌的身影。这里已经华丽转身,变成了一处很潮很先锋的创意产业园:聚落5号。


由于前世是一间仓库, 本身就有很大的创意空间。就像做景观园林设计的荷兰NITA(尼塔)设计集团,他们租下了聚落5 号两层近3000 多平方米的空间,做足了一番发挥。


一走进四楼,最先注意到的是一片白桦树林。走近看,这可是12 棵货真价实的白桦树, 配合3D 效果,营造出一种钢筋水泥中绿洲依然的景象。



7.西湖台钻厂×青瓷工坊

杨家门菜市场在和睦路上,这股子人间烟火气也顺着马路一路穿行。过了贾家弄再往南走,你会遇上两幢“H”形的小楼,低调地隐没在冬日的寂静里。


车如流水马如龙,但没多少人知道的是,这儿原先曾是西湖台钻厂的老厂房,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轰轰烈烈的时代洪流中,台钻厂后来进行了合资改革,厂房被整体搬迁到莫干山路673号,这间和睦路上的老厂房也就这么空了下来。这一闲置就是五六年,楼里成了流浪汉的聚集地,一度还成为垃圾场。




2008年,这里终于迎来了新生,被修旧如旧地改建成一个创意园区。


设计师们创意地利用老厂房的钢筋铁骨、高大空间、框架结构,并融入了不同时代、地域的独特设计,将这里变成了自家门前的创意乐园。随处可见小庭院以及楼顶的小桥流水,很多入驻的单位干脆在里头又加上一层,装上兜兜转转的楼梯,很有复式小楼的格调。

创意园在全世界都大受欢迎是有原因的,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爱它的理由。比如低廉的房租,比如巨大的空间,很多年轻人都选择在老厂房里先扎根,后赚钱。


再比如, 把象征传统文化的青瓷工作室开在工业时期的老厂房里,是不是会比开在崭新的写字楼里更有意思呢?龙泉人张于龙就是这么想的。台钻厂刚改建完毕,他就把自己的杭州剑瓷视界艺术品公司搬到这里了。


上海改造后的十大老厂房,你去过几个?




一米好地

新型城市空间金融投资平台


了解我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