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人在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漠焱2018-06-19 12:50:42

  故事一:人在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这个问题如果要以“绝对性”的回答,那是没有办法得到真正的答案的,因为谁也没有试过,也没有办法去“试验”;但是如果从医学方面或者从人的某些生理性质方面去分析,人在临终前是否有痛苦,那要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有些是有痛苦甚至是很大的痛苦的(比如疼痛性危重病人临终前),有的是没有什么痛苦的,甚至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去世了。


  人在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人在死时很痛苦!我爷爷,奶奶过世时,我都是一直在床边守着,看见他们一点一点的油尽灯枯,人老了,一般都是疾病引发各类器官衰竭而亡,我在守着我爷爷和奶奶时,人已经昏迷了,但是意识还有,在最后的15分钟时,人都要拼命的呼吸,但是呼吸很困难,会感觉很难受,出一身的大汗,然后呼吸的气全是冷气,到最后时是5秒吸一下气,然后10秒,最后落气!人在死之前是很痛苦的,因为你感觉你拼命的想呼吸,却呼吸不了,那种感觉是怎样的痛苦,你正常的时候也可以憋气试一下!


  人在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去年我姥姥死时几天我也在旁边,看起来真的很痛苦,呼吸困难似的,喉咙里像有痰堵着一样,她的呼吸声就象风箱一样我在隔壁房间都听得很清楚,还一直高烧,昏迷不醒,就这样撑了四天才去世,嘴唇干得不成样子。后来我妈和我姨都哭了,她们说还不如让老人早点解脱了好,强撑着一口气活受罪。


  人在死亡的时候会不会很痛苦


  我想心中挂碍太多,舍不得离去,故然痛苦。要是没有遗憾的死去,就会很幸福,如果有什么眷恋的话,就会很痛苦。可是在临死的那一刻谁又会放下心中的眷恋呢。


  故事二:16岁女孩被拐骗 被囚地下仓库10年后被解救竟不肯离去之恩怨


  林若柳是被山沟里的男人买回来的,原先女孩的家在城里,被人贩子拐骗来到一个穷乡僻壤的山沟沟。当时的她才十五岁,正是豆蔻年华。这个黝黑的男人比林若柳的年龄大了整整20岁。起初,林若柳非常想逃脱这个是非之地,但是三番五次都被追了回来。于是男人便用狗链子拴住了林若柳的双脚,她被关在地下的仓房里。到了饭点,男人就会把剩下的残羹剩饭从上面丢弃给她,为了活命林若柳只好一口一口地吞食。


  时间久了,林若柳不哭也不闹,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男人这才给她一些自由。每天林若柳都跟在男人的屁股后面到田地里干农活。在太阳光下,林若柳看着男人黝黑的影子,她的胃里一阵翻腾,她还是想早点摆脱掉男人。可是男人对她一点也没放松警惕,他害怕一不留神到手的媳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固执地认定林若柳是花钱买来的私有财产。


  林若柳自从到了男人家里,挨打受骂便成了家常便饭。她学会了喂猪 烧饭,在家里忙里忙外,心底就盼着男人哪天放松警惕的时候,她好跑回城里去。


  可是林若柳肚子里已经怀上了男人的孩子,生下来没几天,孩子因为高烧不退竟成了傻子,整天笑嘻嘻地跟在男人的身后跑来跑去。这个时候,男人已经不看管林若柳了,但是每天的挨打受骂还是如常。


  冬至那天早上,村里来了一辆警察到了林若柳的家门口,警员拿着一张她十六岁的照片递给她问道:“这个女孩是你吗?接到人举报你是买来的?”


  林若柳看着上面那个清纯亮丽的小女孩,一脸惊愕,神情顿了好久也没有说话,低头摸着傻儿子的头。警察又问了一次,林若柳才回过神来,看看孩子,默默地摇摇头。来访的警员一脸失望,踏上警车不一会便消失在了女孩的视线之中。


  林若柳站在那里就那么一直看着,回头的时候没有发觉男人竟然在身后,差点撞到了男人的鼻子。男人阴沉沉地问道:”你不是一直想逃脱这个地方吗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林若柳一句话也没有说,牵着傻儿子的手,默默地走回家去。


  故事三: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故事发生在某天我下夜班的途中!


  那天,我在离市里较远的一个小县城办好事情,天已经很黑了,我在路边站牌下等开往市区的公车。


  灵异故事: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旁边是一对母女,应该也是在等公车的。一开始,我没有多注意她们,自顾自玩着手机。


  过了没一会,一辆灰色的公车缓缓地朝我们这边开过来,我抬头看了一眼,不是我的那班车,也就低头继续玩我的手机了。无意之中,我瞄到了那辆车里没有灯光,只有前面的两个大灯亮着,当时也没有多在意。


  灵异故事: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那对母女看到她们等的公车来了,妈妈就抱着小女孩上了那班车,车门打开了,车里面的灯还是没有亮。小女孩一上车,我就听见她用高亢且刺耳的声音大声的哭着闹着,不过任凭她怎么闹,还是被妈妈抱着上了车,小女孩边哭,边喊着:


  “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车门关上了,车慢慢地启动了,小女孩越哭,声音越大。车启动走了十来米后,又停下来了,妈妈抱着小女孩又从车上下来了,我看到怀里的小女孩脸上惊恐又害怕的表情。


  从车上下来,妈妈抱着小女孩,一边走一边骂道:“这班车你不坐,下班车还要等一小时,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说完,两个人又坐到了我身边,妈妈继续数落着小女孩,而此时,小女孩突然不哭了,安静地躲在妈妈怀里,说道:“妈妈,我害怕!”


  灵异故事: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我觉着奇怪,就忍不住上前与小女孩打了招呼:


  "小妹妹,你怎么不听话啊,现在天都黑了,你不坐车,等下就回不了家了哦!"


  小女孩从妈妈怀里慢慢抬起头,望着我,说道:“叔叔,我怕,我看到车上的人都没有头,我怕怕!”


  女孩的妈妈说道:“小孩子净胡说八道,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头,下一班车来了,你再哭,妈妈就打你了。”


  小女孩不说话了,马上又把头埋进妈妈怀里。我问了一下女孩妈妈要去哪里,她们家正好和我是同路的,我等的那班车,正好也会路过他们镇上。不一会,我等的车来了,母女两和我一起上了那班车。我特意回头观察了一下小女孩的表情,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很安静地被妈妈抱着,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


  灵异故事: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车启动了,我看着路边漆黑的夜晚,与远处的灯火阑珊,我不禁思考着工作的辛苦与不易。小女孩坐在妈妈怀里,把玩着手里的玩具,妈妈则闭上了眼睛在休息。过了一会,车停下了,我看到前面有一大排车堵的密密实实,心想,这回到家又该晚了,前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故,这处理完不知道要到啥时候了。


  这时,我听见车外面的人说,前面不远处有一辆公车撞上了一辆迎面而来的水泥车,公车整个被压扁了,里面的人全都当场死了,警察正把路封了,在勘察现场呢。我打开车窗,问了一下那个人:


  “这位大哥,是什么车撞了啊?”


  那个人说道:“就是开往隔壁那个区的公车啊,车上的人被撞得头都被压断了……”


  灵异故事:小女孩上公车后哭闹不止,下车后妈妈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我冷不丁的大了个寒颤,那位大哥说出的地方名字,正好是小女孩哭着不上的那班车开往的地方。我转头看了看女孩和她的妈妈,她妈妈也看着我,脸上那诧异的表情,我至今无法形容。


  我看着她怀里的小女孩,她依旧把玩着手里的玩具,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女孩妈妈在孩子额头上亲了几口,把女孩抱得更紧了。


  经历完这件事,我的内心是复杂的,这样离奇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身边,不自觉的想世上真有那么灵异的事件吗?


  小孩子真的可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可事情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来解释这件我亲身经历的事……


  故事四:“头七迎煞”她从鬼神手里夺回丈夫魂魄,又幸福地生活了二十年


  一座灵堂之内,棺木之前的牌位上赫然写着李安的名讳,而一位身穿重孝的女子正坐在棺材之前呜呜地痛苦,可令人奇怪的是整个灵堂之中除了这位女子之外再也不见其他人影。


  “头七迎煞”她从鬼神手里夺回丈夫魂魄,又幸福地生活了二十年


  原来这位女子正是死者李安的妻子,而今日是死者死后的第七天,民间传说中的“头七迎煞”之日。


  按照老规矩,“头七迎煞”死者的灵堂之内只能摆上各种供品酒食,但一定不可以有活人,即便是父母子女这样的至亲也必须回避。


  但李安生前与妻子的感情实在太好了,所以李安一死,他的妻子就跪在他的灵前整整哭了七天,即便到了“头七迎煞”的日子,任凭他人苦劝,仍然不肯离开,她只是希望能在李安被下葬之前多陪丈夫一些时日,所以哪怕仅仅是一个夜晚,对于她来说也是宝贵的。


  李安的妻子哭着哭着,也有些累了,迷迷糊糊地处在半睡半醒之间,这个时候恰好是二更时分,传说中鬼门大开的时间,已经闭起了眼睛的李安夫人并没有发现,窗外一阵阴风刮过,原本皎洁的月光已经被乌云遮盖得严严实实。如果有其他还算清醒的人站在灵堂之内,甚至可以感觉到灵堂之中的温度都仿佛降了下来,一阵阵刺骨,让人忍不住浑身起栗。


  气温越来越冷,光线越来越暗,阴风的怒号之声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就连已经哭晕过去的李安夫人都感觉到不对了,她揉了揉自己早已肿胀的眼睛,朝四周看去,突然发现墙角处不知何时多了一摊黑糊糊的污迹。


  不对,那不是污迹!因为李安的妻子即便昏花着眼睛在暗淡的灵堂烛光之下也仍然可以看出那摊黑影似的东西仿佛在蠕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煞神?李安的妻子不由得站了起来。


  那摊污迹似的黑影不断地伸展着,渐渐竟然从地上鼓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灵堂中的烛火也突然变成了绿色。被烛光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的李安妻子回头扫了一眼蜡烛,但当她再回过头来看那摊污迹的时候,发现对面站着的竟然是一只一丈多高,一手持铁叉,一手持锁链的红发鬼。那鬼怪圆睁双眼,正用铁叉叉着棺木之前的供品大吃,而另一手所牵的锁链竟然正套在李安的脖子上。


  李安的妻子吓坏了,赶紧再朝棺中看去,发现李安的尸体仍然好好地躺在棺木之中,她这才知道,那煞神所牵的原来是丈夫的魂魄。


  眼看着红发鬼已经吃罢了供品,牵着丈夫就往外走,而丈夫却死死地抓住棺木之前的供案,很是痛苦地挣扎,李安的妻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前去一把将丈夫抱住,一时之间刺骨的寒冷让她差点叫出声来。可即便是这样,想到丈夫只要被那红发巨鬼拉出去,就从此阴阳阻隔,再不能相见,李安的妻子仍然忍住那种难以忍受的寒冷感觉,紧紧抱着丈夫不肯松手,甚至还一边痛哭,一边大声地叫喊起来。


  随着她的呼救,李安的子女们也纷纷跑入了灵堂,可能是因为人多阳气太旺,李安的妻子眼看着红发鬼的身影变得虚无起来,而牵引着丈夫的力气也变小了。这下李安的妻子有了信心,继续拼命地叫人,随着人越聚越多,那红发鬼终于坚持不住了,怒号了一声,重新变成了地上的一块阴影,然后随之消失,而灵堂之中蜡烛的火焰也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李安的妻子才发现一直在自己怀中的丈夫已经不见了,她赶忙跑回棺材旁边,用手摸了摸丈夫的胸口,却惊喜地发现丈夫那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又微弱地跳了起来。


  李安的妻子赶紧招呼儿女们将李安从棺木中抱了出来,重新放到床上,然后又是喂姜汤又是掐人中,过了一段时间,李安竟然奇迹般地复活了。第二天,人们喜气洋洋地打扫灵堂的时候,甚至还发现了昨夜那红发煞神所掉落的一柄铁叉,只是白天看去,那不过是一支纸糊的铁叉而已。


  就这样,李安与自己的妻子又幸福地生活了二十年,直到李安妻子六十多岁,有一次出门去城隍庙烧香,在庙后茅厕旁边的墙角处竟然又见到了那红发煞神,只是这时他的样子很是凄惨,骨瘦如柴不说,还被数道锁链锁在地上,脖子上戴着个大大的铁枷,跪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呻吟。


  就在李安的妻子吃惊的时候,那红发煞神突然抬起头来直瞪瞪地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发出一声哀号:“啊!是你!就是因为你让我勾魂不成,有违冥律,到如今已经被枷号了二十年,不知受了多少苦,今天既然又碰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李安的妻子听了这如同诅咒一般的怨恨话语之后厕所也不敢上了,急忙跑回家中,可是第二天,人们就发现她还是死在了自家的床上。


  唉,李安夫妻的感情竟然深到了能让一位柔弱妇女战胜对于鬼神的恐惧的程度,实在不是什么“山盟海誓”这样的词语可以形容的。


  而在她的一番努力之下,李安竟然死而复活,恐怕也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感动了上苍,不然为什么就连来勾魂的煞神都受到了惩戒,被枷了二十年,却没有哪位阴神前来问他们的罪责,让他们又一起幸福地生活了整整二十年呢?但最终,李安的妻子还是被红发煞神夺了性命,恐怕也只能说阴律不可不守,她应该是以自己的命换了丈夫的生存时间吧?

      看完不过瘾就点下方阅读原文,看经典长篇灵异故事,很黄很暴力喲!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