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关注】为乡村插上艺术的翅膀

今日天心2018-03-12 21:58:55


为乡村插上艺术的翅膀

——关于乡村艺术化问题的初步思考


四川省委农工委新农村处

董进智


       乡村振兴作为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任务,旨在以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为目标,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这是真善美的统一。人们已经意识到,乡村振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其中,文化是灵魂,科技是翅膀。我想接着说,还要为乡村振兴插上艺术的翅膀。有了文化,乡村才不会迷失;有了科技和艺术两只翅膀,实现科学化和艺术化,乡村才能起飞。



1

为何乡村艺术化大有可为?

       关于乡村艺术化问题,目前还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但是,对乡村艺术和乡村美的追求却古已有之,元朝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就是很好的见证,上千年传承下来的古村落更是鲜活的案例。历史的发展和现实生活表明,乡村艺术化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乌有之乡。

《富春山居图》


         我对乡村艺术化的关注,断断续续五六年了。2012年11月,学习党的十八大的时候,我在交流讨论中,以“由生态文明想到的”为题,指出:“美丽中国最美在乡村。乡村之美,美在山水,美在田园,美在淳朴。”这实际上涉及到了乡村的艺术化问题。2013年3月,中央农办《农村要情》印发我的短文《“微田园”彰显农村特色》,里面再次把“微田园”作为乡村美的元素来分析,得到农业部长韩长赋的充分肯定。2015年3月,我参加汉源的梨花节,在开幕式的致辞中,我说汉源的乡村“一个产业就是一个田园景观系统”,并从时间和空间、宏观和微观的不同角度作了简要描述。2017年7月,我在《四川农村日报》发表《积极试点探索建设田园综合体》一文,提出田园综合体的“一体一魂两翼”构想,“两翼”中的一翼正是艺术。党的十九大之后,在学习乡村振兴战略时,我进一步思考了乡村艺术化问题,还与一些同志探讨过创办“田园艺术节”。为此,最近一段时间,我翻阅了一些美学、艺术、设计方面的书籍,兴趣越来越浓。

       乡村艺术化它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源于人类的天性。说起艺术,人们自然想到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往今来,思想家们都说,真善美是人们追求的崇高精神价值。按照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当基本需要大体满足以后,人们就会产生自我实现的需要,包括审美的需要。我国哲学家张世英把审美作为一种人生境界,认为它是欲求境界、求知境界、道德境界之上的最高境界。的确,一旦吃饱喝足,人们就会想到怎么去饱眼福、享耳福,比如看看电影、听听音乐、吟吟诗歌。从人类社会发展来看,通常在工业化、城市化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审美的动因就会形成,而且越来越强烈。19世纪,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曾兴起艺术与手工艺运动。20世纪70年代,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在《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中就指出,审美动因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动因之一。进入新世纪,法国学者奥利维耶﹒阿苏利专门写了一本《审美资本主义》,认为从20世纪末至今,发达国家发展的主要趋势是审美资本主义,审美动因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品味的问题涉及到整个工业文明的前途和命运”。有人甚至提出,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已经经历了农业经济形态和工业经济形态,正在形成审美经济形态,人类正在进入大审美经济时代。可口可乐、苹果的成功,其艺术设计功不可没。再看我国,2012年,人均GDP已经突破6000美元,据国际经验,社会生活开始向休闲型转变。党的十九大判断,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建设美丽中国,包括美丽乡村、美丽城镇,正是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特别是审美需要的回应。


       乡村艺术化在国内外已有一批批鲜活的案例,积累了许多成功的经验。英国人珍惜和保护他们乡村的自然景观、田园风光、传统文化,讲究村庄更新,建成全世界最美的乡村,被誉为英国的灵魂,是贵族们钟情的地方。对英国乡村,人们这样来描述:教堂、小酒馆、大农场、茅草顶的小房子、爬满植物的小村舍以及原汁原味的乡村公园,展示了英国人自盎格鲁-撒克逊时期以来慢慢形成的生活方式。难怪查尔斯王子宁舍王位,不舍乡村。德国的施雷勃田园源于19世纪中期,已有近140万个,被誉为童话世界,成为市民的乐园。在施雷勃田园,独门独院的“小木屋”各具风格,充满了浓郁的大自然情趣和文化气息,其中最美丽的景色是门前长满奇花野草的蔬菜田园。每到周末,德国人就走出喧闹的城市,举家来到郊区的施雷勃田园从事“山间劳动”,休闲健身,享受环境,陶冶情操。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始于2000 年,每三年举办一次。它以农田作为舞台,艺术作为桥梁,联系人与自然,承传地域文化,振兴农业地区,已经成为世界上大型的国际户外艺术节。再回到国内来看,近年来,随着美丽新村建设的推进,乡村艺术化开始迈开步伐。比如汉源县,以花海果乡为主题,让田园变公园、农村变景区,一个产业就是一个“田园景观系统”:“在时间上:一季一景,一月一景,到了花季、果季还是一天一景;在空间上:一山一景,一沟一景,一坝一景;在微观上:一园一景,一步一景,一树一景。冬天叶落了,但树枝通过撑、拉、吊、剪修整得很精致,仔细看,不亚于公园里的盆景。”我们耳闻目睹的,还有年画村、陶艺村、粮画小镇、黄瓜小镇等等

四川 汉源县

这说明,乡村艺术化大有可为。



2

什么是乡村艺术化呢?

       对于什么是乡村艺术化,有人指出它是指乡村因为发展的需要主动吸引艺术家前来或自发进行乡村的美化和改造,并且从艺术下乡角度描述了“暂居型”“居留型”“共振型”三种模式。这样的主张,对思考乡村艺术化有启发;但是,它把乡村艺术化主要看成艺术下乡,则至少低估了乡村自身的艺术资源和艺术追求。

当然,现在来给乡村艺术化下定义可能为时过早,这里避开抽象论道,简要用四句话来对乡村艺术化作一个形象的描述,就是:自然山水,艺术田园,农耕体验,诗意栖居。

       自然山水,是要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理念,在治理和恢复上下功夫,保护乡村环境,保护乡村生物多样性,让乡村天蓝地绿、山青水碧、风清气爽、蛙鸣鸟叫,还自然之魅,这是乡村艺术化的底色。安吉县余村是“两山理论”的策源地,也是浙江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践行“两山理论”的缩影。余村曾经是安吉县最大的石灰岩开采区,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凭借三座矿石山及一座水泥厂,成为当地有名的“首富村”,代价则是安全隐患、环境恶化、生态破坏。2003年,余村按照浙江建设生态省的战略部署,关停矿山及水泥厂,修复绿水青山。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余村考察,肯定了余村的做法,并在余村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述。在“两山”理论的指导下,余村以创建“生态旅游村”为目标,调整产业、规划村庄、美化环境、发展生态旅游,建设美丽乡村。目前,余村已建成3A级旅游景区,农家乐、民宿、漂流、蔬果采摘等休闲旅游产业有声有色,2017年累计接待游客50万人/次,旅游收入3500万元。如今的余村,“把树叶子变成了钞票子”,村民们自豪地说:“在千年古银杏树下,躺在竹椅上看星星,小溪流水潺潺,天籁之音绕耳,您会充分体验到被大自然怀抱的感觉。”余村展示的正是山水之美、生态之美。

浙江 安吉


       艺术田园,是要保护和建设农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种植农作物、饲养家禽家畜,并优化种植和养殖结构,注重种养循环,搞好创意设计,精耕细作,发展创意农业、精致农业,把一个产业建设成一个田园景观系统,景色随区域、季节而变幻,让田园变成乡村独特的风景线。以稻田为例,元阳县元阳梯田就是哈尼族世世代代留下的艺术杰作。唐朝初期,哈尼族在哀牢山区定居下来,用智慧和双手来挖筑梯田。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坡缓地大则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沟边坎下石隙也开田。元阳梯田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绵延整个红河南岸的红河、元阳、绿春及金平等县,仅元阳县境内就有17万亩。它是一个生态与文化的复合系统,在那里,每一个村寨的上方必然矗立着茂密的森林,下方是层层相叠的梯田,中间由古意盎然的蘑菇房组合而成。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和游客的青睐。1995年,法国人类学家欧也纳博士称赞:“哈尼族的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艺术,是真正的大地雕塑,而哈尼族就是真正的大地艺术家!”由此可见,用艺术的眼光看,路堰沟渠田这样的农田水利设施、农耕文化遗产本身就是农民群众创造的田园艺术;乡村艺术化应当把田园这篇文章做好。


       农耕体验,是既要发展现代农业,让人们通过农业劳动与动植物生命过程打交道,把农业劳动变成农事体验,从观察、体验、分享中品味人生乐趣;又要保护农耕文明,挖掘传统工艺,培育民间艺人,改造提升传统特色产业,开发乡村美食,让人们分享耕读传家的农耕文化。台湾地区农业以具有观赏、食用、教育价值的农作物或畜禽作为造景的主体,以农业文化为线索,展现农业的资源、历史文化、种养知识、品种分类等,创造出有突出特色的主题景观。南投县埔里镇的丰年农场是台湾菇产业的上游农场,种植有鹿角灵芝、猴头菇、杏鲍菇、补血珍菇等菇产品。农场在菇产品生产的基础上,拓展菇产品关联业务,提供游客参观、菇类采摘、鲜菇品尝、菇衍生产品DIY等服务。南投县信义乡“梅子梦工厂”依托梅子种植产业,利用文化创意理念来延伸梅子产业链,由原来单纯的梅子种植产业发展成为包括梅子种植、梅子产品加工、梅子休闲观光和梅子文化创意在内的全产业链。在梅子梦工厂,梅子成了纪念品,梅子酒成为文化产品,厂区成为休闲游览区。台湾西岸的飞牛牧场以动物生活习性为基础,以动物活动和人类情感联系紧密的点来设计充满趣味性和知识性的项目,以达到对小学生的教育目的。这些,都给人以乡村艺术的体验。


       诗意栖居,是要在不破坏乡村肌理和保护乡村风貌、传承传统文化的前提下,科学规划设计村落,改善路水电等基础设施,改造民居功能和风貌,配套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组织好民间文化活动,让人们像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在诗中写的那样,“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荷兰的羊角村,最初的居民以采挖泥煤为生,在村里形成了一道道狭窄的沟渠。为让船只可以通行、运送物资,他们将沟渠拓宽,形成运河,与湖泊交织。羊角村生长芦苇,过去的居民们就地取材,以芦苇编织的席卷铺设屋顶,形成那里的建设风格。新一代羊角村居民是荷兰的高收入阶层,政府为保持羊角村的原始风貌,规定购买那里的房子必须是“第一住宅”,并不得随意更改房屋外观,古老的茅草房得到保留。村民们愿意与游客、路人分享他们创造的美丽,如果有一扇正对路边的窗户,窗台上的饰品一定是面向路人展示的;如果他的花园正对马路,那么从路边看到的花园景致一定很精彩。在羊角村,处处可见生机勃勃的绿树花草,以及掩映在树丛中的茅舍。有人说,那里鲜花簇拥的茅草屋、质朴的木桥和蜿蜒的乡间小路,让人们感到既新鲜又熟悉,仿佛有童年时故乡的影子。像羊角村这样充满诗意的乡村,体现了环境、文化、艺术的统一,实现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


荷兰 羊角村



3

建设美丽乡村过程中应注意哪些问题?

       乡村艺术化是一个新课题,更是一篇实践性很强的大文章,必须遵循乡村发展规律,处理好乡村与城市、艺术与自然、艺术与经济、艺术与科技、艺术与文化以及不同艺术之间的关系,彰显乡村自身价值。当前,在推进乡村艺术化、建设美丽乡村中,应当把握好以下五个问题:

        其一,要弄懂乡村之美,防止城市景观化。福建省住建厅曾经公布过一批美丽乡村建设负面典型,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其中一个突出表现是把城市美化的一些做法搬到乡下去,搞什么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结果是农村不像农村、城市不像城市。类似情况,全国各个地方都不同程度出现过,有的地方还在继续,反映出我们对乡村艺术和乡村美在认识上的误区。必须看到,乡村不同于城市,不能跟着城市去追求“高大上”,不能去打破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余村、元阳梯田、羊角村等国内外乡村艺术化的实践表明,乡村之美,离不开乡村的自然、经济、社会、文化,它美在山水、美在田园、美在农耕、美在体验、美在浓浓的乡愁。这样,美丽乡村才能与美丽城市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因此,乡村艺术化一定要体现乡村自身的特点,切忌照抄照搬城市美化的做法。

元阳梯田


       其二,要着力张扬个性,防止千村一面。我们下乡调研,特别是参观各地打造的一些样板村的时候,走到一村又一村,每一个点孤立起来看似乎都像模像样的;但是一对比起来都差不多,看得越多越给人以单调乏味的感觉,让人产生审美疲劳。问题在于缺乏个性,张三把旧猪圈改成猪圈咖啡,李四没有猪圈先建个猪圈再改成猪圈咖啡。事实上,不同的村庄,其自然条件、经济条件、历史文化都不一样。在四川,人们经常提到的巴山新居、乌蒙新村、藏区新居、彝家新寨都各具特色。乡村艺术化必须体现各自的地域特色、产业特色、民族风格、民俗风情和民居风貌,村与村之间一定要有不同的个性,同一个村庄也应当让户与户之间有所差异。乡村艺术化,必须尊重差异性、用好差异性,下功夫做出各自鲜明的特色来。这样,乡村艺术化才能绘织出多姿多彩的村庄“脸谱”,各美其美。

       其三,要发展美丽经济,防止中看不中用。根据网友反映,我们曾就“新村变鬼村”问题做过专题调研,发现有的新村聚居点确实入住率不高,缺少人气,甚至空心化。我们看到,那些地方也有一些艺术性,有些方面看上去也很美,问题就在于没有处理好艺术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没有把乡村艺术化融入经济发展,而是把它变成乡村摆设,产业没有发展起来。从国内外诸多成功案例来看,那些真正的美丽乡村,都凭借他们的艺术化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老百姓人人有事干、有钱赚。总结吸取现实的经验教训,在推进乡村艺术化过程中,必须转变观念,打开眼界,把美丽、艺术化作为乡村经济发展的宝贵资源,并使之变成资本,发展观光农业、休闲农业、体验农业、民宿经济等乡村旅游产业,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推动产业大升级,实现产业兴旺,让农民群众共同富裕起来。



       其四,要注重乡村设计,防止建设性破坏。如果说美丽乡村建设规划仍然滞后的话,那么设计就还没有真正起步。一些村子到处都堆满仿古建筑、长廊、亭子、假山、雕塑、名贵树木等“艺术品”,墙上也画了很多东西,投入巨资,结果只是热闹一阵子,昙花一现,与它们缺少设计、不伦不类有很大的关系。没有设计或不讲科学的设计,通常会带来建设性破坏,有的把两三百年的老房子拆了、把成百上千年的老村子推了,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实践告诉我们,乡村艺术化离不开艺术设计,必须注重设计,强调设计在前,坚持用科学设计去提升乡村艺术化水平。当然,设计是一们学问,现在懂这门学问且有丰富设计经验的人还比较稀缺,那些区位优、条件好、文化底蕴深、个性特色鲜明的村,一定要请高水平的专业人士,在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听取意见的基础上,整体进行科学设计。

        其五,要坚持分类指导,防止化妆运动。一轰而起是我们的老毛病,新农村建设中的风貌改造,就曾经在许多地方的场镇和主要公路沿线变成粉墙运动、化妆运动,刮了一阵又一阵,地方政府甚至不惜血本、负债改造。乡村艺术化一定要吸取教训,从实际出发,分步实施,注重实效,有序推进。首先要考虑区位、资源、经济、文化等条件好,美丽乡村建设有基础,干部群众积极性高的地方,从那些地方入手实施乡村艺术化。在实施过程中,应当充分考虑现有基础,精心设计,不能脱离现实基础,更不能借此机会大拆大建。同时也要处理好局部和整体、当前和长远的关系,不能顾此失彼、因小失大,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条件暂不具备的地方,切不可盲动;当然也要有乡村艺术化发展的意识,在规划设计和建设过程中,注意并学会“留白”,为今后的提升留下空间。 

来源:美丽乡村公众号



主        办: 天心镇党委政府

编        辑:曾翀宇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