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穿越四百年烟云——向南村

土生土长深圳人2018-03-12 21:44:17

来源:金岛联媒

向南


向南村现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山街道向南社区。下辖向南、丁头、大板桥巷、永福正街4个自然村,版图面积约0.8平方公里。因市政建设需要,辖区被桂庙路和南新路分割为两个片区,且在两路交叉处向西北、东南发散呈8字形。东南片区东起南光社区,以南山大道西为界;西至北头社区,以南新路东为界;南起北头社区,以海德二路北为界;北至荔芳社区,以桂庙路南为界。西北片区东起荔芳社区,以南新路西为界;西至阳光棕榈社区,以前海路东为界;南起北头社区,以桂庙路北为界;北至大新社区,以学府路南为界。


向南村位于南山街道中心地带,辖区道路纵横、楼宇林立,有多个住宅小区及多家写字楼,附近有多条商业街,人流车流密集,商贸经济发达,地理位置优越。

村名溯源

原向南行政村下辖向南、丁头、大板桥、向南东4个自然村。从合作社起,至大队、村委会历届管理机构均设在向南自然村,并冠以“向南”之称。



向南村

向南村建于明朝中叶,已有400多年历史。


据村里老人讲述,向南村东边原有一个墩头村,村里有个郑姓教书先生是珠光庵前村人,在墩头村教书时,每天傍晚都要出门乘凉。先生每每散步到此,阵阵凉爽南风,吹却一身疲惫,顿感心旷神怡,觉得这里风水好,适宜居住生息。于是在征得墩头村长老同意后,便在此建房立村。先生所建房子坐北向南,之后人丁兴旺,所建的房子也都是坐北向南,又面向大南山,村子因此得名“向南村”。


1996年,深圳考古学家在向南村沙堤上发掘出商代重要遗址。由此推算,向南村一带在3,000多年前就已有人群聚集。


丁头村

丁头村与向南村相邻一巷之隔,临近南新路,位于大新街之南500米处。原名墩头里,后更名丁头村。


丁头村主要姓氏为叶姓,为轩辕王之裔,至周文王为姬姓,其十子聃季,因受封于沈(即今河南平舆沈亭)故以地为姓。春秋后期,楚昭王封沈诸梁为叶邑尹,后因退老河南省叶县,子孙以邑为姓乃叶氏之鼻祖。元朝末期,禹山(三子秀松、秀柏、秀梅)迁来龟庙骑岭,秀松子孙后迁新乡、秀柏祖号名桂轩子孙世居骑岭龟庙(即今桂庙村),秀梅迁墩头拱北香山。


大板桥巷

大板桥村为一巷子,北起学府路,南至桂庙路。大板桥村因大板桥得名。


大板桥巷原由大板桥及周边巷子组成,居民较少。解放后,成为员工宿舍。四五十年代,在此居住的长工发展成村民,并在此繁衍生息。


向南东村

向南东村位于向南村以东,原为向南村村民耕种地,在70年代末,部分村民在这片土地上建房,集中居住,开始形成村落,因地理位置位于向南村东,故名。


姓氏源流

郑姓为向南立村之姓。郑姓出自姬姓,中原周宣王封同母弟于郑,是为恒公,其后子孙为姓相传,史记宗谱可考。南头郑姓始于河南省荥阳、郑州。先祖允中号柏峰,官封奉大夫,妣雷氏太夫人,原籍南雄府保昌县凌江,宋朝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偕太夫人迁至东莞县(东鉴),亦为开基一世祖。“帽庵”妣李氏太夫人,官封朝议大夫,为二世祖。“南莆”妣雷氏太夫人,官为宣教郎,为三世祖,始生五子:仁、义、礼、智、信,遂成“五大房”。昔日向南郑氏大宗祠联曰:“宗承一本,派衍五房”之美言。


向南村郑氏宗祠


现深圳与香港一带郑氏,多以南莆为开基祖。据《郑氏族谱》记载,“长子郑仁,子孙分布于塘朗、黄田大围、沙尾、花屋巷、厅巷、篁里、塘郎白虎头、定加朗、巷头、向南、湖吐、珠岗头、榕树角、庵前、隔田、西涌、庄边长房”。其向南村先祖是由福田上步村迁至塘朗、珠光,再由珠光迁至向南村。


海外有南头郑氏宗亲五大房宗亲会所,向南郑氏宗族为长房,二、三、四、五房在明朝时始分居于南头、奄前、塘朗、留仙洞、西坜王里、大冲、田下,深圳上步、梅林、莘塘、黎围(现罗湖水库新村)、西乡、东莞白沙、西冲、香山乡(今之中山市平岗三乡)、巷头上兴等村,现南山郑氏后裔遍布海内外。


向南村在数百年的发展变迁中,又不断接纳了其它姓氏族人一同居住,成为一个多姓氏村庄。目前,村里户籍居民达1,500户、4,480人,常住人口约3.8万人。


历史变迁

行政变迁

先秦时期,向南村地域为百越地。秦汉时期,向南村地域分属南海郡番禺县、南海郡罗县。


康熙《新安县志》载,明末,新安县行政区划为3乡7都57图509村,向南地域归属6都146村(今南头、深圳、龙华、香港新界一带)。


民国元年(1912年),沿袭清末乡镇自治,向南村地域属广东省宝安县。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向南村地域属宝安县莲城十约南屏人民联乡。


1958年10月,实行“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建置。向南村(分一、二、三生产队)、南园村(分东、南、北生产队)与南山村(分一、二、三、四、五生产队)、丁头村(分东、西生产队)、南光村、旧村(文化大革命改为红村)、新村、赤湾村及粤海门(旧称麻癞窝,文革时改红卫队)等18个生产队组成南山大队。


1979年3月,宝安县改为深圳市。1981年10月,恢复宝安县建制,辖深圳经济特区外的原宝安县地区。


1983年,向南大队分设为向南、南光两个行政村。向南村由向南、向南东、丁头、大板桥巷等自然村组成。同年10月,设立南山街道办事处,向南村隶属南山街道管辖。


向南·西海花园

1992年,深圳农村城市化,向南村委会、企业公司转变体制,组建向南居委会和向南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1年8月,向南居委会与墩头居委会合并设立向南社区居委会,管辖向南村、向南东村、丁头村、大板桥巷、永福正街(桥头以北)等城中村和老居民商业街。


2005年1月,设立向南社区工作站,与向南社区居委会合署办公。


社会变迁

向南村始祖于400多年前从珠光庵前村迁来前海湾,村民在海边修筑基围,开垦种地。祖祖辈辈生活在内陆的郑氏祖先,来到海边后,生产和生活方式发生巨大改变,由农耕为主转变为农、渔混杂的生产状态,既要种田,还要养蚝、出海打鱼。为求得风调雨顺、出海平安,村里建起侯王庙,祈求神灵保佑。


过去,由于生活困难,村民仅能满足小孩能识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能算数而已,因此村里有文化的人很少。


1938年,日军占领南头半岛后,有时会抢劫财物,骚扰、恐吓村民,激起村民愤恨。据村民讲述,曾有一名日军被愤怒的村民砍死后扔到海里,日军搜寻未果,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被村民所杀,最后只得不了了之。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村民得以扬眉吐气,生活稍有安定。


1951年,村里实行土地改革,将地主家的田地、蚝田分给各家各户,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人人有饭吃、有衣穿。之后,人民政府组织村民建立互助组、成立合作社,走上集体生产道路。


1958年,实行公社化,在高级农业合作社的基础上,成立南山生产大队,向南村为生产队。当时,向南村共分3个生产队。村民都是公社社员,社员个人所有的土地、耕牛、农具,以及果园、蚝田等全部无偿入社。生产队时期仍然以农业耕种及养蚝为主,虽提倡“以粮为纲,全面发展”,但受政治环境的影响,并没有发展新的经济生产。


是年,向南村首次使用尿素等化肥,粮食产量陡增,为开办大食堂创造了条件。当时,200多村民集中在村中心的大食堂吃饭,全部免费。每餐有米饭、马铃薯、地瓜等。每个村民有一个固定盅碗,在碗底写有名字,放在同一个大锅蒸。开始成人每餐4两米,小孩3两米。但由于无节制的消耗浪费,不到半年,大食堂关闭,村民又回家开小灶。


公社化时期,生产队实行集体派工,村民每天从早上6点半左右劳作到11点半,下午1点半到5点半。下田的村民,主要种植稻谷、地瓜、马铃薯、芋头等;下海的村民,从事养蚝、捕鱼等。此外,村民还需支援生产队或大队的其他生产活动,如种植果树、修建水库等。生产队每天收工后,集中在荔枝园的平地开会,由生产队长给每个社员评工分。每个社员按劳力强弱和工种及劳动量计工分,最高12分,一个工分值3分~1毛钱。强壮的中年男子(一级劳动力)约有1.2元,女劳动力仅有7毛钱。此后发展到按工种(犁田、插秧、淋菜)来定报酬。同时粮食也开始按月分配:一级劳动力72斤稻谷、二级65斤、三级60斤、四级50斤、五级45斤。


1959—1961年,向南村与全国一样出现三年自然灾害。由于粮食不足,村民只好自己种点土豆、西红柿、空心菜、花生籽,以及芭蕉叶、红树叶等,以作补充。1963年后,经济略有好转,村民每月可分配约26斤米、半斤油。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当时,村民每天早早起床,学习政治文件,且必须有1小时用以读报、学报;经常在下午4点,劳作还没结束就集中在荔枝园开会;晚上又集中在娱乐室开会。饭前念毛主席语录,跳“忠字舞”等。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总辅导员、副辅导员,组织村民熟记“老三篇”、“老五篇”。干部有政治工分,他们每天到南山大队培训半天,下午回生产队培训村民。


据村民讲述,在那个年头,出现了很多荒诞的政策规定,如不允许村民多养鸡、鸭,但上缴公粮时,又要求村民交鸡、鸭等家禽家畜。


上世纪60至70年代,南山大队有一篮球场,加上周围平地约1万平方米,是向南村文艺活动场所。公社电影队、文艺宣传队定期下来放电影、进行文艺演出,醒狮队也经常在这里表演;夏收、秋收时,村民在篮球场晒谷。


向南村邻近香港,百年来两地居民交往频繁,甚至有不少村民长期定居香港。据1967年担任南山大队民兵营长的郑锦粦讲述,向南村有三次大的逃港潮。1962年,有10多个村民偷渡到香港。1968年是大逃亡的高潮,整个向南村八九成青年都逃到香港。第三次是1972年到1978年,基本上14岁以上的都游水逃过去,或撑着养蚝的木板划过去。


向南村曾发生过村民集体乘船偷渡香港的重大事件。当时,村民在香港上岸后,乘坐的船只被送回大陆。边防部队统一将船开到广州黄埔港。直到70年代末,由郑锦粦等村干部到广州黄埔港将船领回。那时,从香港遣返的村民,不会被罚款,也不会被送去坐牢。被送到深圳收容站后,村干部到深圳派出所开具证明,再到收容站把人领回来。


60年代初到“文革”时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有两三千外地青年到南头插队落户。其中广州、佛山的青年分别下放到向南、大冲。70年代后期,一部分知青开始回城,一部分留在当地,与当地村民结婚,在此落户。


80年代初,实行生产责任制,所有土地、蚝田承包给村民,生产积极性再次被调动起来。同时,深圳城市建设开始征用向南村大量土地。


1983年,实行了25年的人民公社撤销,向南大队分拆为向南村委会、南光村委会,实施村民自治。


1992年,农村城市化后,向南村基本上每家都盖上了一幢三四层的住宅楼,有的还率先在南山区盖起的统建楼里分得了楼房。家家有电话、摩托车、大彩电、电冰箱、空调等家用电器。


2001年8月,深圳推行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向南居委会与墩头居委会合并设立向南社区居委会,管辖向南村、向南东村、丁头村、大板桥巷、永福正街等城中村和新建的住宅小区花园、商务办公大厦等。


文化撷英

传统风俗

侯王诞祭典

侯王诞祭典是向南村的传统民俗活动,传承300多年。向南侯王古庙供奉明末诸侯陈忠勇,村里将农历四月二十三日定为侯王诞祭典。


在侯王诞辰日,村民将烤全猪、鸡鸭鹅、水果、糕点等供品,供奉于庙内,古庙周围则插满彩旗,张灯结彩,乐声阵阵,人头涌涌。祭典活动从四月二十二日晚11时左右开始,先由村中长老代表全村老少祭拜侯王,随后由村民祭拜。接着是“醒狮贺庙”、“狮子巡游”、“放生仪式”等。由本村的醒狮队拜侯王、拜古树,绕村外道路环行一圈,一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民俗气息十分浓厚。


侯王诞祭典

四月二十三日上午,附近各村前来祝贺,村里要进行醒狮表演,并摆上大盆菜招待各方来宾;下午,举行“放生仪式”,人们把笼中的小鸟放生,让其飞向大自然,象征着积德行善。傍晚,再次摆上大盆菜,全村父老乡亲济济一堂,畅叙浓浓乡情。晚上则举办民间文艺晚会,表演粤剧、杂技等节目。整个祭典活动场面盛大,充满浓郁的民间节日风情。


因为侯王诞祭典是一种民间信仰的传统习俗,所以多年来形成了以家族为活动组织者的特征。故历来是由家族德高望重的长者来负责组织,以利于各家各户服从安排,利于让青少年听从调遣,使活动能照传统的形式办得更好,并一代一代往下传。


侯王诞祭典

1964年“四清”运动时,侯王诞祭典活动被迫停止。1995年,在村委的重视下,侯王古庙得以重修,祭奠活动也得以延续,而庙前的大榕树也奇迹般地出现枯木逢春现象。


2008年3月,“向南侯王诞祭典”列为南山区第一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选郑建荣和郑笋容为祭典传承人。


2009年1月,深圳市将之列为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向南醒狮

清朝末年,向南村有一支麒麟队,善舞麒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将麒麟队改为醒狮队,开始舞狮。


按照传统俗规,凡新狮初舞,要举行庄重的“开光点睛”仪式,由村中德高望重的长者为狮子“点睛”。每次舞狮表演前,要选择一块空地,进行开张仪式,给狮子赋予“灵气”。


向南醒狮队

向南醒狮的基本步法注重马步,多以四平大马为主,配以跳跃步法、麒麟步法、交叉步法和弓步、丁步、虚步、靠步、反步、杂步等多种步法。狮头与狮尾协调配合,在鼓乐节奏的配合下,环环相扣,相映成趣。狮头在表演时还运用眼睛的闭合和口形的张合来表达喜怒哀乐的形态。舞狮含有“出洞”、“上山”、“巡山”、“采青”、“舞柱”、“入洞”等程式化表演套路,其中以“采青”和“舞柱”最为丰富。除继承传统舞狮套路外,向南醒狮的走梅花桩、高桩表演,也独具特色。


古建遗存

侯王庙

侯王古庙坐落在向南村西面与大板桥交汇处。过去,侯王古庙面临大海,后填海造地,周围已物是人非,四周围绕着居民楼。侯王古庙蓝色琉璃瓦门檐下挂着一副对联,上书“天青明照人间福,侯爷金口添丁财”。牌坊上是《十八罗汉图》和《松鹤长青图》,传递着向南村祖祖辈辈的美好祝福。


侯王庙

从正门可见两棵苍翠的古榕,一棵卧如蟠龙,一棵坐如神钟。树旁有口古井,庙前两尊金狮横眉怒目。进入庙里,左侧是土地公,右侧是门神。穿过一道雕花门庭入正厅,侯王居于正中,身侧有四尊文武大将佑护,太岁爷、金花夫人分列左右侧。


向南村侯王古庙供奉的侯王,为南宋十二诸侯之一的陈忠勇。陈公出身庶民,为民请命,官至大将军,并被封侯,死后被封为民间庇佑之神。向南村郑氏族人早年生产方式为半农半渔,为求得风调雨顺,出海平安,村民便建侯王庙,敬奉侯王,求神保佑。


南山街道地域内桂庙村、北头村、墩头村皆建庙同奉侯王。后向南郑氏立村,族人便入乡随俗,亦建侯王庙,并从桂庙村侯王庙借真身供奉。久之,向南侯王古庙香火鼎盛,延续至今。


建庙时,庙前栽有两棵大榕树,现经深圳市园林部门鉴定,此树有300年以上树龄,故证向南村侯王诞祭典习俗已有300多年。上世纪60年代中期,祭典活动被迫停止。侯王古庙也因年久失修,几近倒塌。1995年重修侯王古庙,恢复祭典活动。2013年,向南村侯王古庙被列入南山区文物保护点。


郑氏宗祠

郑氏宗祠位于向南村西街,始建于明代中叶,历代均有修葺,现存建筑为清代重修,亦有局部改造。宗祠建筑坐北朝南,砖木结构,为三间三进布局,建筑四周用清水砖墙承重。祠前原有大月池,有一鱼塘,约22亩,1999年修桂庙路时被填。


郑氏宗祠

郑氏宗祠供奉先祖牌位。向南郑氏一世祖郑柏峰,二世祖郑帽奄,三世祖郑南莆。郑南莆有五个儿子,分别以仁、义、礼、智、信五字起名。这五个儿子的后裔,最终发展成枝繁叶茂的“五大房”,称南头郑氏五大房。每年农历九月初七,不论气候变化怎样,全族人必到西丽光前和宝安黄田隆重举行大祭祖,并以家乡传统风俗在宗祠内开大盆菜一起聚餐,以示有赖祖先得以繁荣昌盛。同时,每月逢初一、十五,必以香火祭品在宗祠拜祭郑氏历代祖先。


郑氏宗祠面阔12.4米,进深45米。有前堂、中堂、后堂和前后两天井及其左右廊等。大门两侧有塾台,门额石匾刻“郑氏宗祠”。左右廊为穿斗式梁架结构。中堂保留有明代八角石柱及柱础各三对,为前后檐步五架抬梁式梁架,有简单壁画、雕花檐板和梁架雕刻等。后堂保留有明代石柱和柱础一对,为前后檐步五架抬梁式梁架,有简单壁画、檐雕和梁架雕刻,正中石嵌“荥阳堂”。宗祠墙体为夯土墙,现代水磨石地面,琉璃瓦屋面,琉璃剪边,灰塑脊饰。前左右两侧有明代古井两口,已被水泥板复盖。


郑氏宗祠一直由郑氏家族管理。解放前郑氏宗祠作为私塾,为培养村内少年提供了良好的场所;郑氏各房有喜庆事都要到宗祠拜祭祖先。20年代土地革命时期,这座宗祠曾被用作农民自卫军训练的大本营。解放后曾作为小学使用。50年代后,作为生产队的公共建筑,由向南生产队管理使用。80年代中期,向南村郑氏家族及海外华侨、港澳同胞等捐资对其维修。


2013年,郑氏宗祠被列为南山区文物保护点。


叶氏宗祠

叶氏宗祠外门比其他显得高些,所谓深宅大院。门前照壁雕工精致,上方有几个遒劲的大字:万古流芳。院内书香气和文化气息较重,墙面上有叶挺将军、叶剑英元帅等历代叶氏名人的配图详细介绍,还有叶氏家谱世系图。其中一副为叶高标画像。叶高标,广东海丰吉康都(今陆河县)人,为明朝礼部少卿,是明末一位廉洁忠介、敢于谏诤、殉身职守的清官,被时人誉为“谏议名卿”;崇祯帝亦给予“职任最为清要”的很高评价,并特赠他为太常寺少卿。


叶氏宗祠


贞洁坊

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新安县志》卷之七·建置略·坊表载,向南村贞节坊为廪生郑经天妻邓氏立。现已毁。


大板古桥

大板桥建于1688年,位于向南丁头村,为单拱石拱桥,是深圳古桥之一。大板桥是三拱带栏杆的石桥,中拱大,两侧拱小,均用花岗岩石砌成。桥中面宽3.8米,下宽4.2米,长17.4米,距地面高4米,桥孔跨度5.5米,桥两侧带石栏杆。



大板桥古桥

据清代《新安县志》记载:“大板桥,在墩头里,乡人郑可言建。”大板桥经历300多年风雨浸蚀,现桥身还坚固如初,仍在使用。大板桥附近有一南头古渡口遗址,是古代内河航运码头。明清时,从南头开往佛山、东莞、省城的商船、客船都在此停泊。大板桥巷因大板桥而得名。


2003年2月26日,南山区政府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向南村遗址

向南村遗址为商时期遗址,位于向南村的沙堤上。东距深圳湾1,000米,西离南头湾1,600米。遗址面积约1万平方米。1996年深圳博物馆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030平方米。出土大量文化遗物,分陶片、石器和骨角器三大类。陶片约4万余片,均属灰陶系,夹砂陶占85%。出土石器64件,石料有石英岩、砂岩和花岗岩,器类有锛、戈、镟、环、网坠、杵等,磨制精良的有肩有段石锛是这时期的典型石器。骨器12件,其中骨镞1件,角锥2件,其它为饰件。


逢源书室

位于向南村一坊24号,建于民国十二年(1923年)。是一座三开间二进二层带天台建筑,大门向南,额匾题“逢源书室。民国十二年岁次癸亥季冬吉立。李口八十书”等字。其上有灰塑。


木楼梯开在一层东侧。一、二楼均为水泥彩砖铺地,天花板上绘花卉图案。两次间有精致的木雕花格。二层原有铁梯通向天台,现已毁。天台设栏杆,绿釉葫芦形栏柱。外墙四周有女儿墙,正面中部凸起,灰塑八卦图案。


古树名木

向南村有两株百年古榕,位于侯王庙前两侧。60年代,其中位于东侧的古榕树干基本枯死,村民立柱撑起树干,又给树干抹上厚厚的黄泥,终于使古榕复活。1995年5月,村民立柱保护古榕,柱上镌刻“辉煌台”字样,形似“腾龙”,庆贺古榕“枯木逢春”。另一株位于西侧的古榕有300年树龄,每逢节假日,村民都在树上张灯结彩。这株古榕虬干横展,仿佛巨臂,村民在枝干下立柱,形似“虬龙”,上书“古榕神风”四字,一为枝干加固,二为古榕扬名。


[注]本文节选自《深圳村名大全·南山村名志》。该志由南山区委宣传部、金岛出版事务中心编纂,陈军、胡爱民主编,责编为王德恩。

土生土长深圳人
土----地之根本;
生----地之血脉;
长----地之希望;
我----深圳人。
我的先祖藏于此地,
我的今生益于此地,
我的儿孙旺于此地,
我是土生土长深圳人。
微信号:tstzszr0755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