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我们的博物馆 | 沙山军垦陈列馆:在这里回望创业的足迹

兵团日报社2018-05-15 02:08:07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兵团日报社


沙山军垦陈列馆

在这里回望创业的足迹

 


沙山军垦陈列馆外景。


五师八十三团有一处地方,当地人习惯称为黄土梁,其实没多少黄土,这里曾是一片戈壁滩,呈现出铁色,真正的不毛之地。有段顺口溜让人难忘:黄土梁,土梁黄,黄沙漫漫好荒凉。而如今,那段历史已被军垦人改写,装进一座陈列馆中。



李祥是八十三团“沙山军垦陈列馆”的馆长,在团场无人不晓。他用自己收藏的文物,个人办起了一个军垦陈列馆的事,在当地广为流传。


因提前联系好了,李祥早早地在陈列馆里等待着,车一到,他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和我握手问好。他大约一米七的个头,国字形的脸,微微秃顶,不少头发已泛白,不笑时,满面慈祥,笑时,笑容绽得很开,腮处有两道深深的沟。


大厅。


在李祥的引导下,我走进了陈列馆,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铜质浮雕,“沙山军垦陈列馆”跃然其上。浮雕如一道墙,亦像老宅旧院中的“照壁”,上书“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格外醒目。另塑有8个人物,精神饱满,栩栩如生;在“照壁”右侧,是一幅素描绘画,画名为“永不转业的兵”,蓝天、条田、林带、厂矿以及兵团战士挥镐扶犁,再现了新疆早年开发建设的场景;再右行,在“照壁”的背面,陈列着旧军装、毡筒、灯具和脸盆、水壶等文物;在“照壁”的另一侧,是一个“图片墙”,展示的是“十大元帅”“十大将军”的照片。


陈列馆500多平方米,不算大,为了尽可能地多展示一些文物,几乎所有的空间都展示了文物,有沙盘、有图片,有书刊、有生产工具,有生活器具、有办公用品……琳琅满目。据李祥介绍,这些展出的文物,全部是他个人收藏的。他一共收藏了2000余件文物,陈列馆中展出的是其中的一部分。

各类缸、罐子。



说起个人收藏的事,李祥打开了话匣子。


李祥,1957年生人,老家在甘肃省武威市黄羊镇七里铺。1958年,兵团招人,李祥的父亲李培林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了新疆,落脚于哈密。两年之后,辗转来到友谊农场(今五师八十九团)。1960年,李祥的母亲带着他和姐姐,来新疆投奔父亲,分成两半的家又得以团圆。在李祥开始记事时,家搬到了现在的八十三团八连。他记忆深刻,当时住的是地窝子,和老八路连长杨振连的家门挨门。连队有几个孩子年岁小,还没上学,就成天在一起玩耍。这些孩子,大多是老兵后代,只有他父亲没当过兵。在玩耍时,有的孩子特别是杨连长家的孩子,时常把父母的旧军装穿在身上,上面有闪闪的红星、鲜红的领章,以此来炫耀。别的孩子都有旧军装、帽徽、领章,就他一人没有,眼馋得不行,十分想得到这些东西。可这些东西,不可能凭空得来。终于,他用一把弹弓,从一名医生的孩子手中换了一套帽徽、领章,他如获至宝,细心地珍藏了起来。


当时,李祥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得到一件旧军装,他把这个心愿透露给了父亲。父亲得知了他的心愿,只能回应他一声叹息,毫无办法。


令李祥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父亲下班回家,给他带回了一件旧军装。这是在劳动的过程中,父亲向一名老兵说了他的心愿,这位老兵便找出一件旧军装,上工时带给了父亲,说衣服虽然旧了,还可以挡挡寒,孩子喜欢,就让他穿吧。他得到军装喜出望外。军装肥大,穿在身上,就像穿了件袍子。此后,和其他孩子玩时,他也有军装、帽徽、领章了,再也不觉得比谁矮半分。


这件军装,李祥穿了好多年,后来,穿不成了,也没舍得丢弃,收藏了起来。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对旧物件产生了兴趣,无论得到件啥,他都会收好藏好。


1972年,李祥15岁,还没成年就参加了工作。此时,他对收藏的兴趣更浓了,心里想,这既是老一辈人生产生活的用品,也是兵团历史的见证,总有一天,这些东西可发挥作用。于是,他的收藏有了目的性,除了生产工具、生活用品外,书刊、文献资料、奖状证书、胸章像章、布票粮票、照片日历,能得一件,他都视若珍宝。从地窝子到土坯房,从土坯房到砖瓦房,再从砖瓦房到楼房,职工的住房几经搬迁,每一次搬迁都要丢弃许多旧物件,别人不要的东西,他都拿回家中,放入鸡窝中、存在凉棚内。再后来,旧东西越来越少了,他依旧念念不忘收藏,到处寻找,而有些人不愿把东西白送给他,他就用新物品和人交换,交换不成,他就掏钱买。


收藏越来越多,他产生了一个想法,要是能开一个陈列馆,用于进行革命传统教育,那就好了。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兵团历史,了解团场历史,传承兵团精神。


李祥一直在寻找机会,创造条件,也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



“沙山军垦陈列馆”的展出,分为三个部分:解放新疆、兵团开发、农场建设。


在陈列馆中,缓步于纵深近40米的主展厅,使人仿佛融进了新疆和兵团的历史之中,那一件件文物都在无言地述说着一个个故事。


李祥讲述坎土曼的来历。


有一个坎土曼,在所有展出文物中,显得有些特别。它被一个玻璃箱罩着,被一块金丝绒衬垫着,亦被李祥精心地呵护着。这个坎土曼,他珍藏了几十年,为的就是留一分念想。李祥说,几十年来,每每谈及这个坎土曼,他母亲总会再三叹息,眼闪泪花。他母亲当年带着两个孩子来新疆寻找丈夫,历经坎坷辛苦,行到哈密,向人打听李培林,却被告知李培林不在哈密了。听到这话,她的心如同掉进了冰窟中,颤着声问:李培林去哪了?得到的回答是:去博乐了。于是,她带着孩子就继续西行。到了奎屯,住一夜,天亮后准备继续赶路时,却被一个人叫住了,向她展示了一样东西,问她要不要。这东西说圆不圆,说方不方,铁疙瘩一块,她不知是什么,摇头以示。那人紧追不舍,说: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刚来新疆的,刚来新疆,是缺不得坎土曼的。那人指着坎土曼对她说:看看,这是什么?她瞄过去一眼,见坎土曼上印着镰刀斧头的图案。这,她是知道的,是共产党的象征。见她眼光不再生硬,那人赶紧接上话头:这是从苏联买回来的,好东西。她想了一下,没有再犹豫,买下了这个坎土曼。


李祥说,当年母亲带着他和姐姐寻找父亲,跑了不少冤枉路,遭了不少罪。这一路上,母亲再累再苦,都没舍得丢掉这个坎土曼。后来,这个坎土曼确实发挥了作用,父亲用它开荒,母亲用它挖地,哥哥用它修渠,自己工作后,也用了几年……坎土曼早已不是原来的坎土曼了,在生产劳动中,一点点磨损,耗去了大半,且锈迹斑斑。但无论怎样磨损,那个党徽没被磨掉,依然清晰可见……


簸箕。


我在一个旧簸箕前,驻足了很久。簸箕十分普通,取材、造型、用途等和别的簸箕并无二样。不一样的是,如同给破旧的衣服补补丁一样,被缝补上去好几块布,除一块深蓝色和一块浅蓝色的布还能分辨出颜色外,其余的布都看不出原有的花色了。这些布上,浮满了岁月影子,述说着沧桑。李祥见我对这个簸箕感兴趣,便介绍说,这是他母亲用过的一个簸箕。在他小的时候,收获小麦还得靠人工。职工把麦子割回来摊晒在场院上,需要用石滚碾轧,然后迎着风头扬场。石滚碾轧难以精细,在风尾处,总会留下许多碾轧不充分的残穗。这些残穗需要再次捶打,才能收获干净。不记得连队是怎样得到这些簸箕的,发给几个妇女去做麦收的收尾工作。李祥母亲得到了一个,每日和大家一起来到场院,用木棍捶打麦穗,然后用簸箕簸,得到麦粒,一干就是半个多月。除此之外,居家生活,这个簸箕也发挥着作用,一年四季都没有闲着。总归,簸箕是用树条编的,韧性有限,经不住岁月打磨,几年后,簸箕破了个洞,李祥母亲心疼得不行,赶紧找块布给缝补结实。如同土堤溃口一般,松动难以阻止,又过些时日,簸箕又破损,李祥母亲就再次缝补,如此岁岁年年,一块块补丁补上去,它也就渐渐地失去了原有的模样。


在展厅的东南角处,放着几个用水泥做的水缸,憨实笨重。对于水泥缸,不用李祥讲解,我也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生活过的团场,就有这东西,我了解。当年,兵团人每到一处开发建设,并没有饮用水源,吃的是渠沟水、涝坝水,没有盛水的器具,就吃一桶挑一桶,费时费力。在冬季时,用水反倒方便了,人们把冰块运回连队,堆放在门前,用水时,取一块放到锅里融化。自从打了井后,水不成问题了,但依旧没有盛水器具,每家都想得到一只水缸。可水缸却无法得到,就算是有钱,也没有地方去买。但这难不住兵团人,他们想出一个办法,编一个大大的柳筐,把水泥糊在柳筐体上,再细细抹平、收光,凝实后,一个“水缸”也就成型了。


什么叫自力更生?水泥缸便是一种注解。


看到毡筒,仿佛又见到职工们在风雪中劳作的身影;


看到儿童车,似乎又听到幼儿呼喊母亲的啼哭;


看到军号,分明又有号声突起,响彻云霄。那是在提醒,是在激励,是在召唤——需要集合了,需要突击了,需要冲锋了……



李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他对那些日子,记得十分真切。2008年4月,八十三团党委决定,给李祥拨出房屋,让他建立陈列馆。房子是1958年盖的,苏式建筑,大门的上端塑有苹果、小麦、西瓜和天山的图案。这座房屋,曾是团场的办公场所。


接到通知后,李祥没有想象中那样激动,点头应时,眼却热了。


是年4月10日,他开始收拾老房子,他和儿子一道,另有团场派的一名机关工作人员,三个人全力投入到修葺房屋和布展中,用了整整三个月完成了布展工作。当年7月18日,陈列馆开始对外开放。


那一日,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李祥如同过年一样,穿戴一新,迎接着每一个参观者,细心地为大家讲解着。


10年来,陈列馆早已成了五师双河市的兵团精神教育基地、党风廉政教育基地、青少年教育基地。前来参观的人在接受教育的同时,也都被李祥的举动所感动。为了更好地发挥陈列馆的作用,让更多的人接受教育,2016年,八十三团投资建设新馆,2017年建成,进行了重新布展,加入了许多现代元素,极大地丰富了馆藏内容。


李祥讲述坎土曼的来历。


李祥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参观的人、那些参观的情景、那些流淌不止的热泪。


2009年,有一个来自北京的游客前来陈列馆参观,看到这些文物,听了兵团故事,让他很受感动。在参观的过程中,他一直在自言自语:没有想到,真是没有想到,兵团是这样建起来的,发挥着这么大的作用,如果没有兵团,真不敢想象,新疆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临走时,从衣兜里掏出了1200元,递向李祥。李祥错误地理解了他的举动,说藏品是不卖的,阻止了他。他说,他并没有别的意思,这点钱是给李祥个人的,是为他的收藏、为他的坚持表达一点心意。


那一次,也许是最为寂静的一次参观了。那一次,有一个单位组织了10余名老人前来参观,最大的已80多岁。老人们来到陈列馆,李祥便为他们讲解起来,很快,他就发现,老人们并没有听他讲解,突然悟到,自己走过的道路,沟坎起伏全都在心里装着,是无须多舌的。于是他停止了讲解,任老人们自己观来。老人们默着声,在一幅幅图片前伫立,在一件件工具前驻足,在一张张奖状前凝视,时不时地会抬起长满老年斑、筋骨兀立的手,擦拭浑浊的眼睛。


2017年7月30日,陈列馆迎来了26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当年的上海、天津支边青年,曾在八十三团工作过,这次是回到第二故乡,是来追寻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当他们听说团场建有陈列馆,就第一时间前往参观,当看到他们曾经操过的工具、用过的用具以及老照片中他们的身影,都激动不已,流下泪来。在解说中,李祥说:当年,你们从大都市来到边疆,给团场带来了科学、带来了文化、带来了文明,把最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兵团的发展事业,在此,我想以陈列馆馆长的身份,代表全团的职工群众,对你们的付出贡献表示感谢……话未完,有一位女性老支青,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哭出声来,在她的感染下,26人全都哭了,一时间,陈列馆被哭声覆盖了。


……


让人流泪的事,太多太多,述说不完。


据不完全统计,“沙山军垦陈列馆”建馆以来,已累计接待参观者近10万人次。


对一个团场的陈列馆来说,10万人次参观人数,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我想,不论是老军垦,不论是支边青年,也不论是在职干部职工,还是外地游客,他们能自愿走进陈列馆,说明在他们的心中,还始终惦念着初心,牢记着使命。(姜继先)


(本文图片均为资料片,由兵团日报常驻记者 袁水河 摄)



 继续阅读


二师渤海教导旅纪念馆:在这里倾听马蹄声碎


六师五家渠市博物馆:在这里聆听亮剑之声


来源丨兵团日报

编辑丨王艳乔

责任编辑丨李雪 陈兰



让世界了解兵团 让兵团走向世界
www.bingtuannet.com

微信ID:兵团日报社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