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建筑材料联盟

二龙湖记

岁月声声2018-06-19 13:09:03

 

二龙湖是吉林省第二大湖,规模仅次于查干湖,位于吉林三个地区的交界处,隶属四平地区。

初识二龙湖,是去年九月份,内弟在二龙湖修建了一座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的庄园,特邀我们梅河的亲戚前来作客,我们几家手足欣然前往。内弟是一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小小年纪,便成了当地知名的小企业家,而真正有说服力的,还是他自家修建的这座山庄和蒋氏家族的墓地。山庄气势恢宏,其豪华规格盖过所有的酒店宾馆。许多游客不明山庄的来头和气势,而对这座山庄望而却步。山庄的前院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全部用水泥灌注而成,院墙内有一排车棚,供旅客的私家车停放使用。

山庄主建筑分上下两层,一楼是餐饮有大厅,占据一半,另一半又分割成十多间小餐厅,每个窗口都是一整块偌大的玻璃。二楼是宾馆经理室,及若干寝室,地板砖一律是乳白色磁砖,每块一米二见方。其格调节器及档次绝对与星级宾馆相比美。在主建筑与厨房车库之间有一块长方形的空地,横穿山庄东西院墙。厚厚的田字格水泥地上,搭建了一座游廊式的凉亭,一半爬满了葡萄秧,一半覆盖着一张巨大的军用尼龙遮阳网。葡萄架下面是一方蓄水池,构成假山沟谷状,半池水塘里,放养着大小不一的鱼儿,大的有几十斤,小的只有一指来长,来二龙湖度假的人们,必须吃上一道具有山庄特色的柴火炖鱼及一盘纯野生山菜,菜价自然不菲,既然是来消费的,自然要物有所值的,不枉来山庄萧洒一回的。山庄的后院,占据了整个山庄的一半,院里长有众多的松树林,松林下的场地上,又构筑了养鹿场,鸡场,建筑材料堆放地,私家家吊车一台,水泥绞拌机摆在院墙外,看家犬两只,藏敖三只。大的藏敖关在一间小房子似的铁龙子里,其它的藏敖也各有各的铁笼子,藏敖只认一个主人,看见陌生人,就疯狂地叫着,吠声极具穿透力,让人魂飞魄散,铁链子若细,藏敖能一口咬断,有这样的守护神,哪个小贼敢拿自已的性命去冒险!


我们是稀客也是贵宾。在自家的山庄,自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在接受主人们的盛情款待之后,所有的亲戚酒气熏天地步入二龙湖游乐场。剪完门票,我们承包了一艘五十人的游艇,我们欢声笑语,从游艇的底层,登上顶层,边拍照边录相,边远眺天边的湖光山色,其间还有亲戚讲述二龙湖古城的传说。

游艇缓缓前行,象一把巨刀切开了一张大理石桌面,极目远望,水天相连处总是产生无边的遐思。

湖泊里的鱼有一二百斤重的,水质特别好,成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区。随着目光的移动,湖岸的山恋与林木显得那么诗情画意,美不胜收,令人叹为观止。二龙湖尚在开发当中,大有高山起平湖之势。听亲戚说,二龙湖底原是一座古城,进得二龙湖门口,便醒目地立着一块石碑,坐实了传说的可信度。解放之初,大坝截流,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湖泊,水闸下修建了一座水电站,还有漂流,滑索生态园等。水电闸门上,还有吴德先生的亲笔题字。

一小时的游程,只在湖面的一个犄角画了一个小圈就回来了。山角那边有多大,不得而知,听一位亲戚说,山角那片水域东西长八九十里,其壮阔只凭自己去想象了。


第二次游二龙湖采取的是分流进行的。亲戚们有的乘私家车,沿生态园的柏油路去大坝观光的,有的三五一伙,边聊天边游玩,尽享休闲时光。而我牵着自家的泰迪独立特行,直奔二龙湖水闸和东山凉亭。因为牵狗的缘故,工作人员误以为我是当地居民,没收我的门票放我进去,站在水闸门前,往峡谷的水道望去,总觉得有些晕旋,有恐高症的人,必定胆颤心惊。

倘若凭着半人高的围墙向湖面望去,大有浩浩汤汤,一碧万顷之感。我这次的主要使命是登山。工作人员穿了白色制服,象海鸥一样一字坐在旅行椅上向我行注目礼。

往山上攀缘,石阶恰恰构筑在山的陡峭处,通天一线,两侧有抚手,向上攀登的人是不敢往上看的,否则会感到裤档抽筋,很不舒服,或许工作人员就是如此刻意制造恐惧感的,正是有了这份恐怕,才使得登山者这项活动多了一份刺激,一份吸引力。

天梯叉出一枝是一处索道,有一队大学生模样的游客簇拥在一围栏内,索链一直伸向峡谷的对面,峡谷深处瀑布湍急,雷霆万钧,胆大的一个个坐着吊带冲下谷底,胆小的早已色变,迟迟往后延,工作人员一南再告诫有心脏病者回避,女生们普遍胆小,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冲下去的男生。男生们告诉工作人员,说自己还没谈过恋爱结婚呢!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之壮举,而工作人员叮嘱完一些要领之后,总是祝福他们一路走好,接下来便是杀猪般地冲向谷底。有的大学生怕有万一,临别留言,让后来者进行全程录相。

我牵着泰迪又步入了正途,泰迪不停地吐着结绸子似的舌头,我亦在露天的拐角处驻足,了望二龙湖。随着海拔的升高,二龙湖的视野渐渐地开阔起来,仿佛裁半片天空平展在山脚之下。

左攀右拐,眼前又一条通天梯,直通一座凉亭。台阶立陡,须得手把着上面的台阶沿。我不敢让小狗爬行,只能挽在胸前,否则一旦坠入山涧,定会粉身碎骨。小狗变得很温顺,不敢再争扎一下,可能意识到危险就落在自己的头上。

登上凉亭,四处竟破败不堪,这多少令自己有些失望。稍休片刻,走出凉亭,沿着弯曲的小径继续向上攀登,坡度显然变缓了,并且布满了松树林,视野也开阔了,非常适合夏令营及集会活动,一些角落依稀看见一些矿泉水瓶和香肠皮之类的垃圾。

离山顶尚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丛林里,阳光将腿脚伸进来,恍如隔世。二龙湖象一幅巨大的扇子履盖着大地,仿佛一直延伸到天际。

终于登上了山顶的最高处,四周坡度依然和缓。正中央有一处荒冢,荒冢的中央有一个不深的坑,可能是盗墓贼的杰作吧。翻过山顶,又往前行走了一段地,在一处伐掉的木桩之上,我了望到二龙湖东部的边际,山峦嵌在天涯,群山连拱成一围墙,而二龙湖的开发区,仅仅是整个二龙湖的一块边角,小得实在可怜。倘若将二龙湖完全开发出来,没有个一二百年的努力是绝对不行的。

带着种种的遐思,我和狗儿踏上了返程之路。一路上,上山的游客露出困惑的目光,问我离山顶尚有多远?我总是豪迈地回答:快啦,再爬五分之二就登上山顶了。游客一半绝望,一半用羡慕的目光望着泰迪,心想自己难道还不如一条宠物吗?

下山虽说节省了不少体力,但依然没觉得轻松多少!


我觉得二龙湖的神来之笔不在大坝的恢宏与壮观,也不在山体的险峻与挺拔,而在于二龙湖朝夕湖光的变幻。清晨立在码头之上,二龙湖还在沉眠之中,波平如镜,如一张巨幅的翼纱罩在上面。远方有几处养殖场,浮标圈出不规则的图形,仿佛女人身上的珠珍项链一样。湖畔的水是透明的,一两米深的砂底,粒粒可数。可能是船浆转动的缘故,沙地上散落着好多鱼头,和一些鳞片。我警奇地发现一条半尺长的鱼儿静静地停在身边的水中,好半天一动不动,我捡起一粒石子抛过去,鱼儿依然不动,于是我又捡起一块更大的石子,不偏不依,正中鱼儿的正上方,鱼儿一下子潜入了水底,我幻想鱼儿或许是二龙古城的精灵,让我再次绞了鱼儿的美梦吧。

傍晚的二龙湖,一切都肃静下来,二龙湖仿佛披上了一层白银,水银漫延开去,为二龙湖古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就是二龙湖,让我久久难以释怀的二龙湖。

 


Copyright ©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2017